美國親台鷹派國安顧問博爾頓下台,將如何影響美外交政策?

美國親台鷹派國安顧問博爾頓下台,將如何影響美外交政策?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特朗普從未真正喜歡波頓,兩人除了個性不對盤,對政策也時常意見不合,波頓曾在決策後破壞政策,令特朗普大為憤怒。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美國總統特朗普昨(10)日宣布撤換白宮國安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震撼華府政壇。博爾頓友台立場鮮明,《紐約時報》報導,他與特朗普在阿富汗、北韓與伊朗等外交政策上意見不合,是遭免職的導火線。

特朗普昨日透過推特宣布,已於昨晚要求博爾頓離開白宮,「我和政府其他人士都很不苟同他的許多建議,因此我要求約翰(博爾頓)辭職,辭呈已於今早遞出」。

博爾頓不久之後在推特發文,對去職經過的描述與特朗普略有出入。博爾頓寫道:「我昨晚主動請辭,特朗普總統說『我們明天再談吧。』」博爾頓以簡訊回應《紐約時報》提問表示,辭職是他主動提出,而非應特朗普要求去職。

波頓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特朗普推文提到,下週將任命接替博爾頓的人選。這將是特朗普上任近3年來任用的第4位白宮國安顧問。

弗林(Mike Flynn)是特朗普入主白宮後首位國安顧問,就任僅24天就因與俄羅斯官員聯繫引發質疑而丟官。繼任的麥馬斯特(H.R. McMaster)遭部分人士批評未認真執行特朗普政策,特朗普去年3月透過推特宣布由博爾頓接替麥馬斯特。博爾頓去職後,由白宮副國安顧問古柏曼(Charles Kupperman)暫代職務。

特朗普核心幕僚討論中的博爾頓接班人選,包括白宮代理幕僚長穆瓦尼(Mick Mulvaney)的國安顧問布萊爾(Rob Blair)、美國駐德國大使格瑞尼爾(Richard Grenell)。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也是「親台派」

今年3月底,中共兩架軍機越過台海中線,博爾頓(John Bolton)隨後在推特發文力挺台灣,指中國軍事挑釁不會贏得台灣民心,只會使各地珍惜民主的人們決心更加堅定,「《台灣關係法》與我們的承諾更加清晰」。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李大維5月訪美期間會晤博爾頓,為台美斷交後雙方國安顧問首度會面。

美方7月批准售台M1A2T戰車前,《華爾街日報》報導,特朗普政府內部意見分歧,博爾頓等官員認為有必要對台軍售,強化美台聯盟並反制中國強勢作為。

博爾頓小檔案
生日:1948年11月20日
立場:強硬鷹派,向來友台,曾主張美台應該復交

經歷:
1988-1989年:司法部助理部長
1989年5月-1993年1月:助理國務卿
2001年5月-2005年7月:國務次卿
2005年8月-2006年12月:駐聯合國大使
2018年3月-2019年9月:白宮國家安全顧問

對美台關係重要主張:
一中魔咒已過時
應「建設性釐清」一中政策
支持蔡英文致電特朗普
恢復台美邦交「中國反應不會太嚴重」
中國擴張南海主權,美可打「台灣牌」反制
強硬鷹派作風,博爾頓為什麼惹惱特朗普?

《紐約時報》報導,特朗普從未真正喜歡博爾頓,兩人除了個性不對盤,對政策也時常意見不合。特朗普政府內部不滿博爾頓的人士透露,博爾頓曾在決策後破壞政策,令特朗普大為光火。

近幾個月,特朗普與博爾頓在重大外交政策路線上的分歧日益明顯。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拒絕放棄核武且持續試射飛彈,特朗普仍持續向金正恩示好,兩人6月底在南北韓非軍事區會面時,博爾頓未隨行。6月稍早,伊朗據稱擊落美國一架無人偵察機,特朗普最後關頭取消以空襲反擊伊朗的計畫,與博爾頓立場相左。

報導指出,博爾頓認為北韓與伊朗等令美國頭痛的國家不值得信任,特朗普卻與這些國家尋求外交突破,令博爾頓等政府內部鷹派人士十分苦惱。過去一週,博爾頓極力阻止特朗普與阿富汗民兵組織塔利班簽署和平協議,特朗普最後關頭取消原訂在大衛營舉行的會談,核心幕僚不滿博爾頓從中作梗。

《華爾街日報》引述未具名知情人士說法報導,特朗普9日赴北卡羅來納州造勢場合前,與博爾頓為了阿富汗激烈爭論,博爾頓當場開口請辭。博爾頓曾支持美軍逐步撤出阿富汗,卻反對特朗普和塔利班與阿富汗政府締結和平協議,令特朗普對博爾頓日漸灰心。

而對於博爾頓的離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昨日在記者會上表示並不意外,但他解釋,這並非針對博爾頓離職一事,而是因為他和財政部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與特朗普合作密切,十分清楚特朗普的思考方式。

外傳蓬佩奧與博爾頓在外交政策上看法迥異,對此,蓬佩奧並未否認。他表示,他與博爾頓多次意見分歧,但他和很多人都有這類情況。他與財政部或總統幕僚共事,確保美國在外交上取得良好成果。

至於在哪些議題上意見有所分歧,蓬佩奧則避重就輕指出,不要以為美國政府的某人離職,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就會有重大改變。

蓬佩奧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左)、財政部長姆努欽(右)10日於白宮記者室回答記者提問,問題多聚焦於博爾頓離職ㄧ事。|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博爾頓走後,可能影響美哪些外交政策?

博爾頓的請辭,也使得美國在與其他國家的政策問題,再度浮上檯面。

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的顧問艾希納(Hesameddin Ashena)就推文表示,美國總統特朗普開除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顯示華府對伊朗「最大施壓策略」失敗。艾希納說,博爾頓遭邊緣化、隨後去職,並不是意外,而是美國面對伊朗有效對抗下,施加「最大壓力策略」失敗的明確跡象。

在博爾頓的協助下,特朗普去年退出了與伊朗以及其他大國之間的核協議,並以經濟制裁的方式企圖迫使伊朗退出石油市場,而博爾頓的離職讓人們認為美伊緊張局勢或能緩解,增加了伊朗石油回歸市場的可能性,國際油價10日紛紛下跌

另外,在阿富汗駐軍問題上,博爾頓強烈反對美軍在年底前撤兵阿富汗,與支持美國與塔利班簽約的國務卿龐佩奧立場尤為不合,使白宮白熱化的路線對立。

雖然上周末,在911周年紀念日的前2天,特朗普放棄與塔利班領導人舉行會談的計畫,特朗普聲稱是因本月5日一名美軍死於塔利班的攻擊,不過知情人士將特朗普取消會談,歸為博爾頓的全面勝利之一。《衛報》也指出,這反映出國防部日益不安,總統要在沒有任何保護計畫、在阿富汗政府合法舉行選舉之前,將阿富汗拱手交給恐怖組織。

報導也指出,特朗普特立獨行的處理方式,包括他願意直接與美國宿敵打交道,包括俄羅斯總統普亭、北韓領導人金正恩,以及最近與阿富汗的塔利班會談,這與博爾頓堅信軍事力量的立場,越來越不一致。博爾頓的離職,也將影響美國日後對於委內瑞拉(博爾頓支持出兵委內瑞拉、推翻馬杜羅政權)、俄羅斯(博爾頓向來對俄羅斯沒有好感)、與北韓(博爾頓認為金正恩拒絕放棄核武、以及北韓持續試射短程導彈是不可靠的)的外交政策。

報導指出,博爾頓的辭職,可能使未來美國國家安全機構之間的重大政策協調,更一致的交給一個經常被低估的總統。

波頓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新聞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