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當選總統,對美國而言不是「恐懼」而是「祝福」

川普當選總統,對美國而言不是「恐懼」而是「祝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伍德華供職的《華盛頓郵報》以及《紐約時報》等左派媒體仍然發動了一場歇斯底里的獵巫行動,一廂情願地將川普描繪成一個「潛在的俄羅斯特工」,有多少美國人相信這種誹謗之詞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班農與馬提斯之爭:戰略中心是歐洲還是亞太?

有人曾經是英雄,但英雄當久了,就自以為是上帝。《華盛頓郵報》副總編輯鮑勃・伍德華(Bob Woodward)就是如此。早在一九七零年,伍德華因為勇敢揭發「水門案」,導致當時總統尼克森(Richard Nixon)黯然下台,而榮獲普立茲獎。此後,在長達近半個世紀的政治記者生涯中,他撰寫過九位美國總統的相關書籍,他有十三本著作是榮登排行榜第一名的超級暢銷書。

伍德華的新書《恐懼:川普入主白宮》,上市幾個星期就銷售超過百萬冊,是所有關於川普(Donald Trump)的著作中是最暢銷的。「恐懼」一詞取自川普接受《華盛頓郵報》記者訪問時說的話,川普說:「真正的力量是——我根本不想用這個字——恐懼。」伍德華用此做書名,顯然有意傳達川普入主白宮後,對政治事務的不熟悉,不按牌理出牌的行事作風對大家所造成的恐慌。

這是一本全面否定川普的著作,作者顯然抱有如同當年將尼克森拉下馬的雄心,但靠這本書能將川普轟下台嗎?媒體評論說:「這是一本只有伍德華才能寫出來的川普總統內幕故事。歷經尼克森至歐巴馬(Barack Obama)八任總統淬鍊出來的權威報導,普立茲新聞獎得主伍德華以前所未有的細節揭露川普入主白宮的慘烈真相,並以還原現場的方式描繪川普如何針對國內外重要政策做出決定。」然而,作為川普的支持者,我卻從中找到更多支持川普的素材。川普當選,對美國而言,不是恐懼,而是祝福;對美國的敵人——比如中國和伊朗——來說,才是真切的恐懼。

書中繪聲繪色地描述了川普的白宮激烈的紛爭,比起一潭死水或一團和氣的歐巴馬白宮,確實是作家和記者下手的好題材。權力的遊戲、觀念的分歧、意志的抗衡,讀者會像看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戲劇或者馬丁(George R. R. Martin)的《冰與火之歌》那樣如醉如癡。但在我看來,爭吵沒有什麼不好,至少說明川普沒有「定於一尊」。川普讓手下官員和智囊們充分發表意見,在比較和碰撞中找出正確道路。

比如,班農(Steve Bannon)與馬提斯(James Mattis)等將軍們的分歧,是川普執政後遇到的第一個難題。分歧的根源在於,當下美國應當選擇何種國際戰略?首先,美國的戰略重心究竟是歐洲和中東地區,還是亞太地區尤其是中國?其次,美國應當優先推動全球民主化,還是必須顧及自身的國家利益、將戰爭或對外干預當作一項商業活動來看?川普和班農傾向後者,而馬提斯等高級將領仍然執著於前者。班農直率的批評國防部說:「你們根本沒有想到太平洋。你們也沒有想到中國。沒有深度分析。你們太陷在中央司令部了。」馬提斯曾擔任中央司令部總司令,其執掌範圍包括中東和南亞,班農認為馬提斯將舊思維帶到國防部長新職上面。他提醒馬提斯,中國更危險,中國利用全球貿易、一帶一路削弱美國。

馬提斯回答說:「我是支持全球貿易的一個人。我認為所有這些貿易事務都不錯。」班農驚歎說:「這些將軍根本不懂企業和經濟,他們也從來不注意任何東西的成本代價。」川普早就意識到這個問題:「這些軍人,他們不懂生意。他們曉得如何當軍人,曉得如何作戰,但是他們不了解價錢、成本。」比如,針對阿富汗,川普說:「那裡一團亂。它絕不會成為有效運作的民主政府。我們必須全面退出。」川普和馬提斯對全球局勢及美國的使命的看法大相逕庭,這就是川普讓馬提斯提前辭職的原因所在。

另外,部分軍方將領的左翼傾向也跟川普、班農產生了矛盾。比如,川普在推特上發文,宣佈禁止跨性別者在美軍中擔任任何職務:「我們軍隊必須專注在果斷、全面的勝利,不能背負跨性別者在軍中服役將帶來的極大的醫療費用之重擔以及擾亂。」然而,將領們暗中抵制這一禁令。班農曉得,將領們雖然在國防事務上是強硬派,在社會議題上卻已變成進步派。「陸戰隊是個進步組織,鄧福德(Joseph Francis Dunford,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凱利和馬提斯是三巨頭。他們比起科恩(Gary Cohn)和庫許納(Jared Corey Kushner,川普女婿,白宮高級顧問,美國創新辦公室主任)進步派的色彩都更濃。」

RTSSFDA
馬提斯(右)與川普|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納瓦羅與科恩之爭:貿易赤字是好還是壞?

伍德華在書中也描述了川普的經濟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與曾任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的加里・科恩的激烈爭論。

納瓦羅讓川普深信,全球化使眾多美國人失去工作,來自中國、墨西哥等國的廉價商品造成巨大的貿易赤字,損害了美國經濟。在競選期間,川普對美國貿易協定的抨擊和對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的一樣猛烈。在他看來,美國的貿易協定允許廉價的外國商品湧入美國,從而奪走美國工人的工作機會。他痛批「希拉蕊和她在全球金融領域的朋友們想要嚇唬美國,讓我們不要高瞻遠矚。」

幾乎所有經濟學家都不同意川普的觀點,但他找到了一位和他一樣痛恨自由貿易的人。川普把這個經濟學家帶到白宮,任命他為貿易和工業政策主任及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這個人就是納瓦羅,擁有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這是總統的願景,」納瓦羅在公開場合說,「作為一名經濟學家,我的職責就是提供基本的分析來證實他的直覺。在這些問題上,他的直覺總是正確的。」

比納瓦羅官階更高的民主黨人、華爾街投資家科恩是國際貿易的支持者,他相信貿易逆差是無關緊要的,而且可能是一件好事,讓美國人購買更便宜的商品。因為價格具有競爭力,來自墨西哥,加拿大和中國的商品湧入美國。美國人在那些進口商品上節省了開支,從而有更多的錢用於其他產品、服務和儲蓄。這就是全球市場的效率所在。

於是,科恩和納瓦羅發生了衝突。在橢圓形辦公室的一場會議上,科恩當著川普和納瓦羅的面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九的經濟學家都同意他的看法。納瓦羅毫不示弱,稱科恩為「一個華爾街的白癡」。納瓦羅的論點核心是,美國的貿易逆差是由中國等國家強加的高關稅、貨幣操縱、智慧財產權盜竊、血汗工廠勞動力和鬆懈的環境控制等因素推動的。

科恩多次到川普面前告狀說:「納瓦羅在製造麻煩,他製造出這些問題。他向總統撒謊。他完全不聽節制。他是這棟大樓裡所有亂相的源頭。」納瓦羅則反駁說:「科恩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他只是個全球主義者。他沒有效忠總統。」

當貿易赤字逐月增高時,川普變得越來越焦慮。科恩卻認為,「這是一個好的跡象,不是一個壞兆頭。」川普回答說:「我去了賓夕法尼亞州的一些地方,那裡曾經是大型的鋼鐵城鎮,而現在卻荒無人煙,沒有人在那裡有工作可做。」科恩毫不在意地說,「但是請記住,一百年前有很多城鎮專門生產馬車車廂和車鞭,現在也沒有人有那種工作。他們必須重塑自己。」伍德華的看法與科恩一樣,他諷刺川普說:「總統無法放下他過時的觀念,他眼中的美國應該有火車頭、頂著巨大煙囪的工廠以及忙於裝配線的工人。」

科恩收集了所有可用的經濟資料,表明美國工人並不渴望在裝配工廠工作:「我可以坐在有空調和書桌的漂亮辦公室裡,或者每天站著工作八小時。在同等薪水下,你願意做哪種工作呢?」他補充道,「人們並不想站在兩千度的高爐前,也不想下到煤礦中然後得黑肺病。拿著同樣數額的美元,他們會選擇其他職業。」他的這個說法是站著說話不腰疼——鐵鏽地帶的普通工人能得到白領的工作機會嗎?同時,科恩也嚴重侮辱了美國勞工的勤勞與智慧,顯示出東岸知識精英不知民生疾苦的傲慢與自戀。與之相比,川普和納瓦羅才真正與工人階級「同呼吸,共命運」,他們知道美國工人的痛苦和艱辛,他們要努力幫助美國工人改變其因全球化造成的厄運。科恩與納瓦羅的爭端,以科恩被趕出白宮而告終,納瓦羅則繼續在川普開啟的與中國的貿易戰中扮演關鍵角色。

川普與希拉蕊之爭:「通俄門」是真還是假?

本書出版之時,穆勒(Robert Mueller)報告尚未公之於眾,民主黨炮製的、子虛烏有的川普團隊「通俄門」鬧劇尚未畫上句號。因此,伍德華在書中用最後一個章節講述這個似乎可以將川普不名譽地趕下台的「醜聞」,並將充當黨派鬥爭工具的司法部特別檢察官穆勒塑造成一名孤膽英雄,卻並未提供任何讓人信服的證據,伍德華只能含糊其辭地說「穆勒可以串連起某些看來齷齪的東西」——實際上,並沒有什麼「齷齪的東西」,真正齷齪的是他的這句話。這種「未審先定罪」、記者取代法官來定罪的做法,玷污了美國司法制度中「無罪推定」的原則以及新聞記者客觀中立的職業道德。伍德華從昔日抓鬼的鐘馗淪為今日謊言的製造者,其晚節不保,讓人遺憾。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召開新聞發佈會,詳述總結穆勒報告內容。巴爾再次強調,川普團隊同俄羅斯「沒有勾結」,同時也決定不起訴川普妨礙司法。然而,包括希拉蕊在內的不少人顯然不願意承認這個結果,不想讓此事川普所說的那樣「遊戲結束」。

五月二日,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報導,希拉蕊在「The Rachel Maddow Show」上討論川普「通俄門」調查結束一事。即便司法調查已經終結,希拉蕊依然聲稱俄羅斯干預了二零一六年的大選,川普才能勝利。這個輸不起的政客提出一個奇怪又大膽的想法:「既然俄羅斯明顯支持共和黨,我們為什麼不找中國支持我們民主黨呢?」她接著發表狂言説,希望中國駭客侵入美國國稅局的資料系統,偷出川普的稅表給美國媒體曝光。希拉蕊輸了選舉後,一直處於情緒失控狀態,居然在電視上公然發表赤裸裸的賣國言論,已然超過言論自由的範疇。可以設想,如果當初這個情不自禁要勾結中共政權的無良政客勝選,美國或許就真的就淪為中國的「北美殖民地」了。

無論伍德華將穆勒主持的「通俄門」調查寫得如何正義凜然,跟他本人當年揭發「水門事件」一樣光芒四射,也無法掩蓋民主黨人使用卑劣手段、浪費數千萬美金民脂民膏之後一無所得的失敗。前眾議院議長、共和黨資深政治家金里奇評論說,穆勒和反川普的「深層政府」(Deep State)不會善罷甘休,他們對新聞媒體的操縱讓左翼人士著迷。金里奇反問說:請問有必要將一名美國人在候審期間每天隔離二十三個小時嗎?穆勒就是這樣對待保羅・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的。請問有必要確保電視報導全副武裝的FBI在黎明的突襲嗎? 穆勒逮捕羅傑・斯通(Roger Stone)時就這樣邀請CNN同步報導。

然而,即便擔任過聯邦調查局局長的穆勒施展了十八般武藝,仍然無法證明川普與俄羅斯有任何勾搭。事實上,川普對俄羅斯的態度比歐巴馬強硬得多。從制裁俄羅斯到推動北約的軍事建設,再到重建導彈防禦系統和在巴爾幹半島的前沿定位,再到為烏克蘭提供進攻性武器,川普都比歐巴馬更加強硬,而非軟弱。然而,伍德華供職的《華盛頓郵報》以及《紐約時報》等左派媒體仍然發動了一場歇斯底里的獵巫行動,一廂情願地將川普描繪成一個「潛在的俄羅斯特工」,有多少美國人相信這種誹謗之詞呢?

穆勒的背後是希拉蕊和歐巴馬,他們的所作所為讓這場調查聲名狼藉。我贊同金瑞契(Newt Gingrich)的看法:穆勒的調查最終將被正確地審視,並將導致嚴肅的司法改革,以限制司法部內部失控的「深層政府」的威脅。美國人民將逐漸認識到,這一切都是一場政治騙局,是對川普總統的抹黑,是對國家的削弱,是對法治的破壞。

RTX70VN8
穆勒|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美國與中國之爭:白頭鷹與大紅龍誰更厲害?

伍德華在書中記載了川普下令飛彈攻擊敘利亞阿薩德(Bashar al-Assad)政權的經過。這是川普上任後第一次重大軍事行動。五十九枚戰斧式飛彈命中目標,只有一枚在發射後落入地中海。

當時,川普正在招待來訪的習近平晚宴。甜點上桌時,川普告訴習近平:「由於他們動用毒氣瓦斯,我們正在轟炸敘利亞。」

習近平透過翻譯問:「請你再說一遍。」川普再說了一遍。

習近平問:「打了幾顆飛彈呀?」川普說,五十九顆。

習近平再問:「五十九顆?」川普確認是五十九顆沒錯。

習近平說:「OK,我了解了。好呀,他活該。」

這段對話顯然是伍德華虛構出來的,書中有很多類似的對話,他根本不可能知曉,便以小說家的想像來替代。習近平是阿薩德的盟友,他怎麼可能說出「活該」這個詞來呢?川普給他的這個下馬威,他的反應只可能是驚恐和沉默。伍德華如此美化習近平,不知居心何在。

伍德華寫這本書的時候,中美貿易戰尚未開打,川普還在觀察和準備階段。伍德華和大部分美國左翼知識分子一樣,充滿對中國的失敗主義情緒,認為美國已經離不開中國,無法反抗中國的蠶食鯨吞,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乖乖等死。他反對川普拿關稅作為對付中國的殺手鐧,嘲笑川普「對關稅有最僵硬的觀點」,「也可能對美國及世界經濟造成最大的傷害。」

伍德華迷信建制派經濟學家的判斷。經濟顧問委員會是由經濟學界泰斗組成的正式顧問團體。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二日,十五位前任主席聯名上書川普,籲請川普不要「啟動課徵鋼鐵關稅的程序」,因為它將傷害美國與關鍵盟國的關係,並且「實際上也傷害美國經濟。」這些簽名者當中,有聯準會前主席、諾貝爾經濟學家得主等聲名顯赫之人。不過,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手寫一封信給川普說:「總統先生,這份名單上諸位人士的建議造成我們的貿易赤字。我們再也經受不起他們的政策。」正是這些人造成今天美國面臨的嚴峻危機,他們不具備解決危機的智慧與能力,沒有資格對正在幫他們收拾爛攤子的人指手畫腳。

伍德華卻認為,美國已經被中國「鎖定」了,川普不可能打贏這場戰爭:「如果美國對中國課徵新關稅,中國也將祭出他們的關稅措施作為報復。中國人曉得如何精準製造經濟和政治的疼痛。美國還在幼稚園階段,相形之下,中國已經是博士。中國人曉得哪一個國會議員選區生產什麼產品,譬如黃豆。他們曉得哪一個搖擺選區將攸關到眾議院的控制。他們可以鎖定這些選區、或甚至某個州的產品徵關稅。中國人可以鎖定麥康諾(Mitch McConnell)老家肯德基州的波本酒和保羅・萊恩(Paul Ryan)老家威斯康辛州的乳製品下手。」這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這樣的論述,常常出現在中國民族主義小報《環球時報》的社論中,難道伍德華跟胡錫進是同等水準嗎?

伍德華做夢也想不到,僅僅一年多以後,中美貿易戰就打了幾個精彩回合。川普在貿易戰中過關斬將,勢如破竹,頗有「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之氣度;而習近平不知所措,節節敗退,露出外強中乾之真面目,中國經濟也陷入三十年來未有之嚴重衰退之中。被伍德華看作是「幼稚園孩童」的川普,居然勝券在握;被伍德華視為「戰爭博士」的習近平,卻只有招架之功、而無還手之力。伍德華若還有起碼的真誠,就當寫一本續集來向川普道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余杰』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