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燃煤電廠持續走低:煤炭資金只剩下中國能當作財源

全球燃煤電廠持續走低:煤炭資金只剩下中國能當作財源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9年截至目前,共有八個國家提案新建煤電廠,總容量約12.7GW,集中在中國、印度、印尼、菲律賓和孟加拉,同時,2019年也有132GW的新規劃容量被取消,主因是缺乏需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美國能源研究團體Global Energy Monitor研究員席瑞(Christine Shearer)博士撰文指出,2019年全球燃煤電廠雖然持續增加,但籌備中、興建中的案源(pipeline)則持續萎縮,並集中在少數幾個國家;整體觀之,總運轉容量可望今年達到頂峰。

目前籌備中、興建中的燃煤電廠,90%集中在15個國家,每個國家都面臨著不同的政治、經濟、社會壓力、獎勵措施和趨勢。席瑞的專文說明這15個主要國家的狀況,並根據全球能源觀察組織(Global Energy Monitor)最新開發的全球煤電廠追蹤工具,概述全球發展情形。

若單就2019年來看,截至目前為止,這一年新規劃的煤電容量為12.7GW,僅比退役容量10GW高出近3GW。這表示全球燃煤容量即將開始走下坡,因為自2010年以來,規劃中容量最後只有三分之一會實現

即便案源正在萎縮,但實際蓋起來的也夠多了,和其他化石燃料基礎設施加起來,已經足以消耗掉升溫1.5°C的整體「碳預算」。因此,現有燃煤電廠營運的時間和退役速度,是決定能否實現全球氣候目標的關鍵。

燃煤電廠氣候變遷碳排放美國能傭政策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新開發的正在萎縮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呼籲全球2020年後停止建新煤電廠,以幫助實現全球氣候目標。不過,即便煤電案源正在萎縮,古特雷斯的呼籲看來不太可能實現了。

2019年截至目前,共有八個國家提案新建煤電廠,總容量約12.7GW,其中五個國家已經動工。這些容量集中在中國、印度、印尼、菲律賓和孟加拉。在中央政府的限制下,中國還重啟近9GW的施工。

相對地,2019年也有132GW的新規劃容量被取消,主因是缺乏需求。取消容量最多的是中國、印度、緬甸和土耳其。

整體而言,2019年上半年開發中的煤電容量總計為538GW,其中興建中227GW(下圖深藍色塊),初始階段311GW(淺藍色塊)。總容量比2018年底下降了6%,自2015年以來下降了62%。

1

儘管開發中煤電容量萎縮,但全球煤電容量在扣掉退役容量後,2019年上半年仍增加了17GW。新容量仍然高度集中:2019年投產的27GW中近85%(23GW)位於中國(17.9GW)或印度(4.8GW)。

其他11個在2019年投產的國家,每個增加不到1GW。同時,在美國(6.4GW)和歐盟(2GW)的帶動下,2019年超過10GW的容量退役。目前為止,2019年可望成為美國煤電廠退役容量第四高的年份。

電廠開發趨勢

全球目前開發中的總煤電容量有90%(486GW/538GW)集中在約15個國家。中國和印度佔總量一半以上(281GW,即52%)。

這15個國家及其在全球總容量中的占比列於下表。該表包括「執行率」——2010年起已開始興建或已投產容量比例與擱置或取消的容量比例。

2
2019新建電廠的容量9成集中在15個國家。實現率則是取各國2010年以來的數值 | 表格來源:Carbon brief

上表中的執行率數字差異很大,從埃及(尚未開始執行任何計畫)的0%到韓國的71%。全球平均水準為35%,這表示自2010年起,每規劃3GW的新煤電容量,只有1GW會被執行。

中國持續推展過去延宕的煤電廠。然而,新規劃腳步正趨緩,現有煤電廠平均運行時間僅為2015年以來的50%左右,顯示容量過剩。

印度未來的煤電計畫大幅縮減,轉而支持低成本的再生能源。土耳其有34GW的煤電在開發中,但自2010年以來實際投產率僅12%,照這個比例,34GW中只會有4GW完工,實際數字最終可能更低。

日本、韓國和台灣都減少了規劃中煤電容量,2015年以來沒有新的大型提案。同時日本和韓國也面臨公民社會削減國際煤炭融資的壓力,加上超過100家金融機構正在限制煤炭融資,全球煤炭資金只剩下中國能當作財源。

越南、印尼,泰國和巴基斯坦未來的國家能源計畫中,煤電都有所減少,其中許多是因為有煤炭相關重大金融問題。

波蘭目前的煤電計畫面臨政治和法律壓力,似乎不太可能再擴大。南非國營的煤電廠仍在繼續開發中,但其煤電獨立電力生產商(IPP)計畫發生許多財務問題,導致許多電廠開發時程延後,新提案也暫停。

埃及、俄羅斯和蒙古的絕大多數規劃中容量來自國家級的大型煤電廠,三座都依賴中國融資。

只有孟加拉和菲律賓在2019年維持或增加了新煤電容量規劃。兩國都需要昂貴的新建或擴建基礎設施來為這些發電廠進口煤炭。菲律賓總統杜特蒂最近呼籲加速再生能源發展,以減少該國對煤炭進口的依賴。

最後,儘管經濟不佳,澳洲新當選的親煤政府也在尋求新的煤電廠。

煤電集中

和規劃中煤電容量一樣,運轉中的發電廠也是高度集中。如下表所示,全球總容量的91%來自15個國家(1,845GW/2,027GW)。

3
運轉中燃煤電廠容量佔全球前15名的國家,以及電廠的平均年齡 | 表格來源:Carbon brief

全球半數煤電廠來自中國(49%),總容量987.4GW。其次是美國,佔13%(254.3GW),印度佔11%(225.6GW)。這些國家煤電廠的平均年齡從9年(越南)到51年(烏克蘭)不等。

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去年10月報告指出,要將暖化控制在巴黎協定理想值1.5℃內,2030年生煤產電量必須下降55-70%,並在2050淘汰。

隨著規劃中煤電容量縮水、舊容量退役,全世界相對年輕的煤電廠的壽命和運作時間將成為能否實現全球氣候目標的關鍵。

參考資料

本文經環境資訊中心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