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魔法」殺人事件:印度村莊對女性的大獵巫行動

「黑魔法」殺人事件:印度村莊對女性的大獵巫行動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據印度時報中刊載的警方資料,在2016年5月到2019年5月間,賈坎德邦發生的獵巫事件就奪走了123條人命。根據印度國家犯罪資料局,2016年在全印度就有134人因為被指控使用「黑魔法」而被殺害。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Anumeha Verma
譯:Wenyu

2019年7月20日,印度賈坎德邦古姆拉地區(Gumla District)有四名年長者因為被控施行巫術而遭暴民處以私刑。根據報導,受害者被指控造成一名男子死亡,而在村民大會Panchayat中被判定施行巫術。受害者被一群蒙面男子拖出家中,以棍棒毆打致死。警方隨後逮捕了攻擊者中的八人

根據印度時報中刊載的警方資料,在2016年5月到2019年5月間,賈坎德邦發生的獵巫事件就奪走了123條人命。根據印度國家犯罪資料局,2016年在全印度就有134人因為被指控使用「黑魔法」而被殺害。

長久以來的弊病

「獵巫在賈坎德邦並不新鮮。」賈坎德邦免費法扶協會( Free Legal Aid Committee,FLAC)創始主席錢迪(Prem Chand)在一次電話訪問中表示。FLAC一直在努力推動立法禁止賈坎德邦的獵巫行為。該組織於1991年開始在這個區域工作,當時一名女子被指控造成鄰居男孩的死亡。一群盛怒的暴徒攻擊了她並殺害了她的丈夫及兒子。她本人則嚴重受傷。

當錢迪和他的同事到監獄中探視犯事者時,遭遇到了蔑視:「他們告訴我們,他們的行為是有理由的。他們也認為,當被認為女巫的女性的血流到地上之後,她就失去了她所謂的魔力。」

錢迪表示,這種看法在當地影響著特定人群:「通常,是社會地位較低以及經濟較弱勢地區的女性會被針對。受害者大多是阿迪瓦西人(Adivasis)、賤民階層(Harijans)和達利特人(Dalits)。這是一項對女性尊嚴的攻擊,違反了憲法中所保障的人人均有權享受尊嚴生活。」

社會與政治現實

行動人士表示,在偏遠地區普遍存在根深柢固的迷信,是獵巫行為的主要原因。缺乏教育、衛生條件不佳以及經濟發展遲緩都是獵巫行為盛行地區的特色。

截至目前為止發生的案件顯示,通常謠言會從足以把事情鬧大的人口中傳出。儘管印度某些邦制定的法律已規定獵巫行為非法,這些案件的參與者認為這是一種自衛形式。

這也在掠奪女性所擁有資源、復仇以及對女性施行性剝削時做為理由。根據錢迪:「前提是,你若將女性貼上巫婆的標籤之後,你就可以對她進行任何處置。然而,重要的是,要注意這種行為被用於做為了剝削合理化的理由,而並非本身的原因。」

AP_00070202508
Photo Credit: AP IMAGES/達志影像

諷刺的是,村民大會就算未通過對被指控者的處罰為何,通常也會默許將一個人貼上巫婆的標籤。

除了被選出的村民大會之外,在印度特定地區亦存在有私自組成並未有法律強制效力的氏族大會。這些團體會進行審判,施行懲罰,且大多未受反對。據報導,2017年在拉賈斯坦邦的阿傑梅爾(Ajmer)地區,就有一起氏族大會私自審判造成一名40歲女性死亡的事件。

從法律上來看,法院能夠採取行動推翻這類民選或氏族議會的判決。然而,受害者鮮少有機會能夠在成為暴民目標之前得到法院協助。

受害者及倖存者

人們責怪那些被指控的「女巫」造成一連串的不幸:人類或動物的死亡、旱災、作物歉收等等。對於這些女性(以及部分男性)的攻擊既兇殘又無人性。有時,這些指控及懲罰還是家人所為。

有些受害者倖存了下來,闡述了他們的故事並開始抗爭。賈坎德邦的楚特妮(Chutni Mahato of Saraikela)是其中一人。來自該地區的人叫她「母老虎」。她在1995年被指控施行巫術。從那時起,她就變身為行動人士,在非政府組織的幫助之下,投身對抗以獵巫之名讓女性成為受害者的行徑之列。

楚特妮表示,缺乏相關資源常會讓對抗獵巫變得困難。「我期待相關單位以及政府能夠對我們在這裡做的工作提供更多支持。然而,因為這些工作,我實際上承受了許多責任。當有人來找我幫忙時,我總是會陪在他們身邊。」她在一次電話訪問中表示。

調節大眾意見

倖存者及行動人士都感覺到了社會上普遍缺乏支持終結獵巫行為的大眾意見。本報導所採訪的行動人士表示,目前社會上缺乏政治意願以及智識普及的投入,以提供這項對抗陳腐行徑行動所需的動力。

在這片烏雲當中仍舊存在著一絲希望,對抗獵巫行為的人們認為情況能夠有所改變。根據錢迪:「終結獵巫行為,可以用政府解決諸如識字任務等其他社會問題的同樣原則。此外,知識份子應該要出力,來支持形塑反獵巫的大眾意見。」

本文經全球之聲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