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爪夷文教學爭議:是馬來文字,還是伊斯蘭藝術?

馬來西亞爪夷文教學爭議:是馬來文字,還是伊斯蘭藝術?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國政府因決定在華文小學國語課本增加爪夷文書法藝術課程,而在民間引起相當大的反彈,在政府與民間溝通不足,以及各族群間對爪夷文的文化背景不了解的情況下,更加劇了馬國脆弱的族群關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今年7月底,馬來西亞教育界發生了華文小學「國語」(馬來語)教科書的文字書寫爭議。教育部擬在2020年華小四年級的「國語」課本增加六頁爪夷文(Jawi)書法藝術(khat)的内容。此舉引起部分馬來西亞華人群體的反彈,反對黨、執政黨、華人社團和學者反對此項舉措,以致書法藝術内容從六頁減爲三頁。然而,華人民間教育組織董總和教總仍反對教育部的作法,要求撤回爪夷文書法藝術課程內容。

教育部的這項舉措不僅影響華小的「國語」課程,淡米爾文小學也受影響。部分馬來西亞淡米爾人(南印度裔)反對政府在淡小「國語」課本增加爪夷文書法藝術。淡米爾裔首相署部長瓦塔慕迪(Waytha Moorthy Ponnusamy)曾是興都教權益行動委員會(HINDRAF)的創辦人,他並不認同教育部的做法,認為會增加學生的負擔。非政府組織「淡米爾之聲」(Tamilar Kural)甚至想在8月底舉辦反對爪夷文書法藝術內容的示威。

雖然政府這一舉措難以讓多數華人和淡米爾人接受,但部分馬來政治人物、組織和學者支持爪夷文和其書法藝術。有些基於政治因素,要安撫馬來人情緒,或趁機激發馬來民族主義;有些則基於文化因素,認為爪夷文是馬來世界文化的重要部分。不過,馬來人、華人和印度人內部也非鐵板一塊。

行動黨領袖林吉祥和國防部副部長劉鎮東並未反對學習爪夷文書法,他們稱自己分別在監獄和大學學過爪夷文。而馬來學者Azly Rahman則指出爪夷文書法藝術(khat)與爪夷文(Jawi)的不同,前者帶有伊斯蘭元素,後者則是馬來語文字的一種,故不應藉助書法藝術來介紹馬來文化,因其涉及伊斯蘭化。

由上可以看出爪夷文爭議的複雜性。其從爪夷文書法藝術(khat)的問題,上升到爪夷文和馬來語地位的爭論。華人和淡米爾人反對爪夷文書法藝術的理由,是政府伊斯蘭化的意圖、爪夷文沒有經濟價值,以及小學生課業負擔加重。馬來人支持的理由,是爪夷文乃馬來文化遺產和馬來人「主人意識」的維護。

馬來西亞路牌上的jawi
Photo Credit:彭成毅
馬國柔佛州新山市市區内的路牌路名所使用的文字,是羅馬字母組成的馬來文和爪夷文。
回溯馬來語文字的發展

爪夷文作為其中一種書寫文字(script),有六百多年的主導地位。馬來語發源自原始南島語,跟菲律賓他加祿語、台灣原住民語同屬一個家族。馬來語在「馬來世界」的馬來半島、婆羅洲、蘇門答臘和泰南等地開始萌芽發展,當時「馬來世界」是流動的,國界概念不明顯。這個區域最早受到印度文化的影響,所以他們採用了南印度文字——帕拉瓦(Pallava)、南蘇門答臘的仁聰(Rencong)和爪哇島的卡維(Kawi)作為書寫方式。

伊斯蘭教傳入「馬來世界」後,馬來語才開始採用以阿拉伯文字為基礎的爪夷文(Jawi)。最早的爪夷文石碑在馬來半島東北部登嘉樓州發現,設置年份約於1303年。

爪夷文與伊斯蘭教密不可分,「馬來世界」伊斯蘭化後的蘇丹國將爪夷文用作馬來語的書寫文字。不過,由於15世紀的馬六甲王朝是國際貿易中心,馬來語的定位並不只局限於伊斯蘭世界,而是成了東南亞當時重要的通用語言(lingua franca)。馬來民族的文學經典《馬來紀年》(Sulalatus Salatin/Sejarah Melayu)在16世紀中期就用爪夷文寫成。就連1849年出版的「馬來文豪」文西阿都拉(Munshi Abdullah)自傳《阿都拉傳》(Hikayat Abdullah),也是以爪夷文作為書寫文字的。

馬來語真正全面使用拉丁字母,要等到1924年馬來文學家札峇(Za'aba)對馬來語拉丁字母的系統化改造。當時的馬來知識分子認為爪夷文阻礙馬來人的現代化,無法有效轉錄科學用語。這種思潮,其實受到土耳其國父凱末爾的土耳其文拉丁化所影響。回望近代中國,札峇等人的改革跟當初的白話文運動和漢字拉丁化無異。因此,拉丁化的馬來語雖然起源於英殖民政府的推廣,但成長於1930年代馬來人的現代化思潮。

與此同時,馬來半島對岸的印尼開始推廣馬來語作為印尼人的通用語。荷蘭統治下的印尼(荷屬東印度)並沒有以荷蘭文為通用語,各島嶼的語言分明,如爪哇人說爪哇語(Basa Jawa)、巽他人說巽他語(Basa Sunda)等。只有自三佛齊(Srivijaya)通用的馬來語是幾百年來各島人民溝通的中介。印尼人使用的馬來語,最初由荷蘭范歐普豪伊森(Charles van Ophuijsen)於1901年建立拉丁化書寫系統,後來在1947年印尼獨立後被共和拼寫系統(Ejaan Republik)所取代。

釐清爪夷文爭議的誤解

首先,爪夷文(Jawi)是一種書寫文字,不是一種語言。它既不是阿拉伯文(Arabic),也不是爪哇語(Basa Jawa)。次之,馬來語的拉丁化,並非馬國首相馬哈迪所說,是為了照顧非馬來人學習馬來語,而從爪夷文改至拉丁字母(Rumi)。這是源自1930年代馬來人的文化改革運動,而不是馬來西亞各族之間的社會契約。再者,華人早期的商店,也曾用爪夷文書寫馬來語招牌(如下圖)。這說明非馬來人並沒有抗拒使用爪夷文作為馬來語的書寫文字。

馬來西亞商店招牌上的jawi
Photo Credit:彭成毅
許多馬來西亞早期的華人商店招牌也用爪夷文書寫店名。

那本次問題的癥結究竟在哪裡?政治上,應承認政府與民眾溝通不良。在增加華小和淡小四年級「國語」課程的內容時,當涉及敏感的族群議題(即爪夷文宗教屬性爭議)和「可能增加小學生課業負擔」的問題,教育部並未事先咨詢華人和淡米爾人的民間團體,就貿然做出決策。即便教育部聲稱該課程早在2016年已修訂,為上屆政府所制定,也不能因此推卸其治理責任。可見非馬來人在政府內部的聲音頗弱(源於非馬來人不願進入公務員體系,或是非馬來人被政府排擠),政府又不主動與非馬來人民間團體接洽,才釀成這一錯誤的決策。

文化上,非馬來人和馬來人對爪夷文有不同的理解。如今的非馬來人認為爪夷文是伊斯蘭化的象徵,或是一種「過時」的文字,不具經濟價值。馬來人認為爪夷文是馬來文化的重要元素,部分保守派將之與「伊斯蘭化」掛鉤。可見雙方都有認知偏差——爪夷文雖源於阿拉伯地區,且由於伊斯蘭教的傳播而鞏固為馬來語的文字,但並不代表它屬於穆斯林或馬來人。只要不是以「伊斯蘭化」或「馬來人至上」為目的,非馬來人和非穆斯林都未必反對爪夷文的推廣。至於「不具經濟價值」,這是部分華人勢利短視的觀點,且帶有雙重標準。懂得爪夷文,有助於學習阿拉伯語。唯是否應在小學推廣新的文字,加重學生的負擔,需由教育界討論。若爪夷文「不具經濟價值」,華人又應否放棄學習漢字書法、古文和方言?

最後,政府應澄清本爭議的性質、釐清其已混淆的屬性——是關於爪夷文(Jawi)、爪夷文書法(calligraphy),還是爪夷文書法藝術(khat)?正如前述Azly Rahman的視角,如果課程內容是帶有「伊斯蘭化」性質的書法藝術(如上圖),非馬來人的反彈並不無道理。若只是純粹地學習爪夷文(透過書法),沒有涉及宗教元素,這既沒有違反憲法對非穆斯林宗教自由的保障(聯邦憲法第3和11條),亦符合不禁止爪夷文的使用(1963/67年國語法令第9條)。當然,這要視乎小學生能否承擔這六或三頁爪夷文學習的課業壓力了

延伸閲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