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港警協會譴責示威者投擲汽油彈,威脅將發射實彈

【反送中】港警協會譴責示威者投擲汽油彈,威脅將發射實彈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警隊指引,「為控制局面,警員使用的武力程度可以比對方高一個層次」。

(首圖為8月25日反送中警民衝突時,警員在荃灣進行驅散活動時向示威者拔槍指嚇)

(中央社)香港警隊員佐級協會今(16)日發表聲明,首次警告「反送中」示威者,警員可能會使用實彈對付他們。

警隊員佐級協會是警方4大協會之一,現有約2萬名會員,主要是警隊裡最低級的警員。

香港警方的4大協會包括警察隊員佐協會、警務督察協會、海外督察協會,以及警司協會。

針對昨天「反送中」遊行後再有警民衝突,協會今天發表聲明,譴責有示威者襲擊持不同意見的市民,並且有組織地以汽油彈攻擊警員。

聲明表示,汽油彈是致命武器,「現場警員很有可能會將之視作對自身或他人的致命武器,使用相應武力或武器,包括以實彈槍械制止」。

協會並呼籲警員執勤時如遇上突擊事件,自身或他人生命安全受到即時威脅,警員應果斷使用合理、適當的武力保護自己及其他人。

而根據警隊指引,「為控制局面,警員使用的武力程度可以比對方高一個層次」。

「反送中」運動自6月發生以來,示威者不斷與警方爆發衝突,多個警察協會已先後就事件發表聲明,譴責示威者堵路及挑戰警方執法,但此前都沒有提及警員可能使用實彈一事。

而今日自員佐級協會發表聲明以來,反修例示威民眾對此不以為意,指警方早前已開實彈示警;另有人嘲諷員佐級協會再次針對示威者發聲,質疑「員佐級警員是否比處長更大」、「員佐級協會主席說得比處長還要多」。

915港島行街再爆警民衝突

香港網友昨發起的「港島行街」行動,再次演變成警民對峙,聚集在政府總部周邊的示威者,傍晚遭警方採取水炮車搭配催淚彈強力驅離後,轉至灣仔、銅鑼灣一帶。

較之政府總部一帶的正規對抗,另有2個「亂鬥」衝突點是「福建幫」聚集的北角,與港鐵砲台山站附近,親北京的建制派傳統根據地北角與港鐵砲台山站附近,晚間出現被指為「福建幫」的白衣人毆打黑衣人以及白衣人持刀上街事件,防暴警察趕赴現場戒備,期間有救護志工與記者受傷,同時也有白衣人遭黑衣人圍毆濺血。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峰則以擴音器要求警方放人不要濫捕,遭警方以阻礙警員執行職務罪名拘捕。他是首名在示威現場被捕的立法會議員。

香港醫院管理局晚間發布統計表示,截至15日晚間9時,收到8人受傷送院報告,其中3人嚴重、3人穩定、2人已出院,傷者分別在瑪麗、律敦治及伊利沙伯醫院留醫;傷者年齡介於18至49歲,包括5男3女。

綜合香港媒體報導,至截稿前,上百名防暴警察仍部署在港鐵北角站周邊,晚間9時許,曾出現持長刀者現身恐嚇在場市民與記者,並打翻兩桶疑似汽油的液體後逃逸;警方隨後逮捕一人,並在附近巷弄追查其他嫌犯。

晚間10時30分許,警方在明園西街先後帶走7男2女,過程曾用圓盾遮擋眾人容貌,第3個人上警車時仍在打電話;第5人身穿白衣,懷疑是早前持刀向人群揮舞的男子,他自己持警方盾牌遮擋容貌上警車。

RTX732FZ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北角晚間的衝突較為零星,更多是個別意見或立場不同者的口角爭執、推擠,且多有街坊或朋友介入拉開;僅有少數不聽勸告者,最後遭警方帶走調查。

至於銅鑼灣與維多利亞公園一帶,晚間10時後已無對峙場面,警方改採地毯式巡邏策略,超過100名防暴警察先在銅鑼灣軒尼詩道周邊巡邏,後分成小隊進入巷弄內,伺機追捕「可疑者」。

不過,從港媒的現場直播畫面可發現,港警遭不少市民稱「黑警」,有其必然。以北角晚間10時40分為例,一名灰衣中年人情緒激動咆哮,現場防暴警察僅是「好言規勸」,最後「護送」上警車帶走。

較之此前同一地點附近,一名白短袖短褲年青人曾遭防暴警察「懷疑」是示威者,喝令蹲跪拿出背包所有物品,身旁員警舉著警棍準備伺候,後查無違禁品還要查驗身分證。

《端傳媒》報導,香港電台報導警方消息,指昨日示威中兩警一度拔槍,驅散近距離投擲汽油彈的示威者。警方說,昨日下午,近20位激進示威者在灣仔告士打道襲擊兩名警務人員,並向他們近距離投擲汽油彈。在生命安全受到嚴重威脅下,兩警拔槍示警,成功驅散示威者。

警方嚴厲譴責激進示威者,暴力程度不斷升級,行為目無法紀,並強調警方必定嚴正執法,堅定維護香港公共安全,會對違法行為追究到底。

警務處處長:警隊是香港最後防線

《立場新聞》報導,警務處處長盧偉聰也在今天向警務人員發表通告,形容過去100日「是他在警察生涯中最難忘的一段日子」,也將會警隊歷史上留下「不能磨滅的印記」。他又安慰同僚,管理層會採取一切可行措施,照顧同事的福利及家庭需要,「力求讓大家能夠在無後顧之憂的環境下履行職務」。

盧偉聰又向前線同僚表示體諒,指他們面對極大的危險與及承受巨大壓力。他明白前線警員長時間工作未能照顧家庭而感到沮喪,付出大量體力而疲累,執行職務期間被無理謾罵而感到無奈,無理指控及惡意中傷而感到委屈。

盧偉聰保證「警察在這艱難的道路上從不孤單」,他與管理層將從各方面採取一切可行措施,例如在行動策略上或後勤支援中,「全力與大家一起並肩完成任務」;同時亦會照顧同事的福利及家庭需要。

他也重申,香港警察是香港「最主要的執法部隊」,也是「最後的一道防線」。無論任何情況,警隊都會「努力奮戰,恢復社會秩序,令香港重回正軌」。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