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筆金心》:李志清把《笑傲江湖》畫得比小說更細緻

《漫筆金心》:李志清把《笑傲江湖》畫得比小說更細緻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李志清所做的,無非是展示個人看法,任何人同意與反對,也同樣是個人看法。但無可否認地,李志清在沒有更改原著故事的情況下,讓漫畫比小說多了一點點不一樣的地方。

文:邱健恩

李志清《笑傲江湖》

李志清的《笑傲江湖》於2002年創刊,每月一本,到2005年5月第26期完結篇,前後出版逾兩年時間。

對於刻畫細緻的小說而言,要成功改編,就要刻畫得比原著更細緻。因此,在思考「怎麼畫」之前,其實還要先問「怎麼看」?每個讀者對原著小說都有看法,漫畫家是讀者,當然也有自己的看法。但漫畫家不只是讀者,還是作者,他「需要」的看法不應只是能夠感動自己的個人經驗,而是必須能夠傳達給漫畫讀者的普遍經驗。

簡單一點說,就是改編經典作品的漫畫家,必須比一般讀者有更獨到的看法。「獨到」不等於「特別」,只是容易被人所忽略,漫畫家就要能夠找出來,並且傳達給讀者。當讀到小說中的各種人物、情節、動作,甚至對白時,他們是如何看待這些元素在故事推進與發展中的角色與功能?而且,還須再思考,這些元素是否已經充分發揮功能?改編的人必須準確地捕捉小說中還有哪些尚未充分發揮的,從而選擇適合自己的角度來「添加」小說所欠缺的部分(有些漫畫家善於寫情,有些則善於寫打鬥場面)。

漫畫家把小說改編為漫畫時,還要時刻思考:把文字變為圖像時,會多了什麼?少了什麼?而讀者從圖像獲得的閱讀經驗,又是與小說更接近(讓讀者更了解原著故事),還是更遠離小說(故意營造陌生感,從而產生新鮮感)?而這「接近」與「遠離」,又是漫畫家所要達到的效果?

李志清就是這麼一位有自己看法的畫家,而《笑傲江湖》也正好示範了如何「畫」得比小說更細緻。

就以前面提及的劉正風金盆洗手一段情節為例。一般讀者從小說中讀到的,不外乎兩種訊息:嵩山派的人手段凶殘,而其餘的所謂正道人士,不是腦袋過於閉塞,就是假仁假義,這兩點可以歸納為「人性」。透過小說,讀者更深刻地體會到何謂「人性」。陸柏等人手段狠辣,表面上是為了對抗魔教,但其實行為與魔教並無兩樣。所以,劉正風的女兒劉菁才會怒吼:「奸賊,你嵩山派比魔教奸惡萬倍!」

同樣一段故事,李志清用了約二十頁的篇幅來寫(逾九十個圖格),與之前白金龍、莫君岳二人只用了三十個圖格就把情節說完,差距甚大。圖格多了,自然可以畫得更細膩,如劉家眾人死相慘烈,屍體橫陳,可以讓劉芹更嚇破膽。小說中只說劉芹嚇得腿軟,站不住,李志清為他多添了一泡尿。

又如劉菁對嵩山派怒吼,李志清多送了她一句對白,除了「萬倍」多加「千倍」兩個字,還說出「你們連禽獸都不如」。但這句多送的對白,只是要突顯嵩山派下手實在太快,因為劉菁說到「你們連禽獸都──」時,頭已經被砍,「不如」兩個音節是隨頭顱飛出去的。

P363-2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有人加對白,也有人的對白被刪減。在原著中,劉正風問兒子怕不怕死,兒子回答:「孩兒聽爹爹的話,孩兒不怕!」但在漫畫中,劉公子只說了四個字:「孩兒不怕!」很顯然,李志清不太認同劉公子在這個時候說「聽爸爸的話」。他有自己的看法。那到底是什麼呢?看原著小說的人,每次讀到這裡,相信都會提出同一個問題:這批人為什麼不怕死?與魔教相交的人是劉正風,而他的門人、子女、老婆為什麼又要因為劉正風「錯誤」的行為而賠上性命?

故事的後面,魔教長老曲洋來到,帶走了劉正風。兩人在演奏完《笑傲江湖曲》後,曲洋說:「只是愚兄未能及早出手,累得你家眷子弟盡數殉難。」而劉正風回道:「我們肝膽相照,還說這些話幹麼……」這兩句話對讀者來說,無疑火上加油,一個遲到誤時,兩人肝膽相照,卻害得其他人全數畢命。

小說指出了人性,卻未能盡人情。李志清卻可以。

在漫畫中,李志清利用劉正風夫婦的眼神與內心獨白,補足了小說所欠缺的一個理由。在小說中,劉夫人是死得最沒有價值的,「劉夫人大叫一聲,撲向兒子屍身……狄修手起劍落,又是一劍刺入劉夫人背心。」然而,身為劉家的主母,劉夫人不應該沒有任何功能,李志清為她安排了最重要的一個眼神,不帶懼怕地看著劉正風,想要從丈夫的眼神中尋求最後的確認。劉正風遙看著老婆,用眼神回應:「若然我背叛曲大哥這個知交,我做人又有何意思?生既無益,死亦何損!夫人,你明白我的心情嗎?可是,就因為我而連累一家人,我對不起你們……」

P363-4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劉正風這句話實在太重要了,金庸沒有寫出來,而李志清寫出來了。把「我」與「曲大哥」去掉,「若然背叛知交,做人又有何意思?」這不就是江湖中人人念茲在茲的「義」嗎?如果這是劉正風至死也不願意放棄的價值,他教導的弟子、他愛護的妻子,以及他養育的女兒與兒子,也必然會在耳濡目染下體會到這種比生命更重要的意義。

漫畫中,劉夫人死前最後一個眼神說:「正風,你的心情我明白。」她對陸柏說:「不明白的是你們這些人,你殺死我吧。」因為明白,所以認同;因為認同,所以她願意與劉正風「來世再見」。這也正好解釋了,為什麼李志清不讓劉公子說「聽爹爹的話」,因為,劉公子不只是「聽從」,而是「明白」。有了劉氏夫婦這段內心戲,再接回曲洋與劉正風的對話,就自然得多了。

說李志清加這麼一幕內心交流戲,不是想指出李志清比金庸厲害。李志清所做的,無非是展示個人看法,任何人同意與反對,也同樣是個人看法。但無可否認地,李志清在沒有更改原著故事的情況下,讓漫畫比小說多了一點點不一樣的地方。前面提到,要把寫得細緻的小說改編得好看,方法是「加」不是「減」。「加」的地方不一定是複雜的理念與劇情,簡單至一個表情、一個動作,也可以深化小說神髓,進而達到比細緻更細緻。

李志清先後改編過《射鵰英雄傳》與《笑傲江湖》,兩書原著故事同屬四冊裝的長篇小說,但改編的結果,《射鵰》38冊,《笑傲》只有26冊。在敘說情節上,李志清《笑傲江湖》的後期確實簡化了原著故事,但對於故事的主軸理解與情懷詮釋,比《射鵰》更優秀,又是不爭的事實。

相關書摘 ▶《漫筆金心》:韋小寶「連挑了三指甲藥粉」要怎麼畫出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漫筆金心:金庸小說漫畫大系》,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邱健恩

特蒐!史上第一部金庸漫畫全紀錄
驚豔!生動炫目的金學圖像故事書

「漫筆」指畫家畫筆,「金心」即金庸創意,「漫筆金心」就是漫畫家筆下的金庸小說。

如果說,金庸小說構築了一個波瀾壯闊、馳騁想像的武俠世界;而漫畫,就是讓玄奇的想像有了落實的模樣。如果說,金庸以萬鈞筆力寫下無數扣人心弦、蕩氣迴腸的故事情節;而漫畫,就是跨界創作人以各自的敏銳心靈,重新用畫面節奏凝鍊或延伸出經典的姿態萬千。

透過一張又一張的珍貴圖片(近兩千幅),一頁又一頁的創作揭密,開啟了炫目迷人的時光隧道,六十多年來、一百五十餘種金庸小說漫畫的演變軌跡、版本圖像,盡收眼底。從漫畫「尋找失落的舊版故事」,窺探金庸的原創奇想;從「漫畫家說故事的方式」,提取有意思的切面,盡覽各家特色。唯有豐富的文獻收藏、扎實的研讀細究,才能將圖像所勾勒的金庸偌大江湖,信手拈來、娓娓敘說。

這是史上第一部金庸小說漫畫全紀錄,也是最「好看」的金學圖像故事書!

漫筆金心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