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移民台灣:摘下觀光客濾鏡,學著接受「真實的台灣」

港人移民台灣:摘下觀光客濾鏡,學著接受「真實的台灣」
Photo Credit: Steffen Flor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摘下觀光客濾鏡,學著去接受「真實的台灣」,「現在習慣了,會覺得在這裡住比香港好,原來我在台灣也可以創一片天。」

(編按:文章標題經編輯重新審視後曾作修改,原標題為「移民台灣的香港人:『現實沒有這麼美好』」)

文/圖:蘇蔚

一個人投資移民到台南的90後女生、80後的「台灣媳婦」、為了三個孩子選擇「教育移民」的70後爸爸,這些香港人移民到了台灣後,都經歷了一段「破滅與重建」的時期,他們如何克服移民的「水土不服」?又有什麼意見給到因為「反送中」事件而萌生移民念頭的香港人?

「店兩年就倒了,而且有虧錢」

「不能用自己想像來美化人家的國家,你如果越美化,你會越辛苦,所以我前兩年很厭世……」移民台灣至今第四年的Selina說。

selina
從事服裝設計的Selina在台北開了一間小店,但兩年就倒了。

現年31歲的Selina,27歲時和台灣老公結婚,老公在2015年結束在深圳的工作後,Selina就揮別家人,隨著老公到台灣定居。她一開始就打定主意要經濟自主,不要靠夫家養。

從事服裝設計的她,在香港時,每天穿著正裝(「都要有牌子的衣服,至少要是ZARA!」她說)、擠著地鐵到辦公室上班。來到台灣後,她很快就在離台北車站不遠的中山區開了一間工作室性質的小店。她直言,因為不了解台灣人的消費習慣,沒有做好市場研究,就以香港人的思維模式經營店舖,「兩年就倒了,而且我有虧錢,雖然我有其他的投資把錢補回來,不過光是那個店面,我是虧滿大的。」

還未定居台灣時,她多次跟著老公回台北,自認對台北並不陌生,但她當時戴著「觀光客濾鏡」看台灣,「人家都說台北東區租金很貴,但我覺得以香港的標準來說不算什麼。」她最後選定租金相對東區低廉的中山區開店,但因為商品定價太高,生意不如預期,「那時候我的店面邀請很多香港的設計師來寄賣,有賣才抽成,香港租金高所以商品定價貴,可能一小對耳環就要2000台幣(約500港幣),台灣人一看就嚇到了,他們怎麼會買呢?」

在她眼中,香港經濟發展到目前都很好,雖然未來發展很難說,但她目前在香港的朋友們,開餐廳、開服飾店、開車行做老闆……只要肯努力賺錢,生意都能做得風生水起,她感覺「沒有人很為錢苦惱」,相反地,台灣勞工的教育水平、工作時間和他們應得的薪水不成正比。對於一些想移民台灣的朋友,Selina表示:「我有跟他們解釋,年輕人在台灣生活很辛苦,很拼命去工作但薪水很低。」Selina透露,有朋友因為喜歡台灣,想調來台灣的分公司,但薪水馬上少三分之一。

她以香港人的眼光看台灣:「我覺得這裡的人太安於現狀,外資公司少,你經濟上只能賺本地的、花本地的,其實這樣是很封鎖自己。大家賺少少的,花少少的,小確幸,什麼都小小的時候,就流動得很慢。」

「頭兩年真的很想回香港!」Selina回憶,除了開店不順利之外,香港與台灣雖然只有一水之隔,她卻因水土不服不停生病。加上與老公家人同住,來自基督教家庭的她,因為不熟悉台灣民俗、聽不懂台語,造成一些相處上的摩擦。「沒有朋友可以講,又不敢跟老公講,沒有娘家可以靠,晚上睡覺有時候會偷哭。」

selina漫步在住處附近
Selina褪去香港人的功利、急躁,又摘下觀光客濾鏡,她學著去接受「真實的台灣」。

苦撐兩年後,Selina把店收掉,專心經營手作設計的網店生意,假日時會去實體市集擺攤,她和老公從與公婆同住的老區搬出來,住到離機場捷運近的新式公寓大樓。從穿衣風格、生活步調再到國語口音,她都漸漸褪去香港人的功利、急躁,變得比較「軟」。開始經營網店生意後,她學會了一句台語「奧客」,指的是無理取鬧的客人。摘下觀光客濾鏡,她學著去接受「真實的台灣」。「現在習慣了,會覺得在這裡住比香港好,原來我在台灣也可以創一片天。」

「一個人來比較沒有包袱」

不同於「台灣媳婦」Selina,現年28歲的陳筱瑜,在2017年,香港主權移交20週年前夕,靠著自己在香港當補習老師、咖啡師的積蓄,加上家人資助,花了600萬台幣(約150萬港幣)投資移民到台灣,在台南開了一家小咖啡廳。

陳筱瑜一個人負責店裡所有的營運
陳筱瑜一個人負責店裡所有的營運

兩年前,她在電話上和記者說起想移民的原因,是因為覺得「在香港工作得再辛苦也買不起房子,在台灣舒服一點,比較能生活。」而且曾經因為雨傘運動上街頭的她,對於香港「大陸化」的未來感到悲觀,不希望自己的下一代成長在「越來越像大陸的香港」。

兩年後,記者第一次踏進陳筱瑜的咖啡廳,一進店就看到一份《蘋果日報》被當成裝飾品掛在牆上,白底上印著「港臺同行,唇亡齒寒」。店裡有一個小角落,寄賣著有香港小巴車牌、維他檸檬茶元素的文創商品。咖啡廳沒有用餐時間限制,書架上的書歡迎客人自由翻閱,何韻詩的《接近獨行》、林一峰的《半滿 半空》、柏楊《醜陋的中國人》……每本書都貼有陳筱瑜自製的標籤貼紙。

陳筱瑜的咖啡店一隅
陳筱瑜咖啡店的牆
陳筱瑜咖啡店的牆

在粵語歌的背景聲中,她一個人在廚房和僅有十個座位的用餐區穿梭。為了節省成本,她沒有請員工。在點餐時,她會用帶台灣腔的國語提醒客人:「餐點現點現做,要等比較久喔。」

週末的下午,看起來學生樣貌的客人三五成群地進店,原本獨自坐在大桌前的婦人,在店裡開始忙碌起來後先行離開。

「剛坐在那邊的是我媽媽。」陳筱瑜在送餐的空檔和記者說。她透過投資移民,已經取得台灣身分證,他的父母則是在今年以依親的方式移民台灣,他們已經在台南近郊買了房子。

頭兩年,咖啡廳的二樓就是她的住家。房子租約到期後,陳筱瑜會轉做網店,「畢竟開實體店的成本還是太高了。而且台南的咖啡廳競爭很激烈,轉成網店不單能服務到台南的客人,還能宅配到全國。」

陳筱瑜工作照
咖啡廳住家租約到期後,陳筱瑜會轉做網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