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地方選舉:普亭黨浮現「體質虛弱」病徵,所謂「穩贏」的選戰已不存在

俄羅斯地方選舉:普亭黨浮現「體質虛弱」病徵,所謂「穩贏」的選戰已不存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在本次地方選舉中,統一俄羅斯黨在12個地方議會選舉的11處拿下了過半的壓倒性優勢,但由莫斯科、聖彼得堡乃至哈巴羅夫斯克的選情來看,對普亭和執政黨來說所謂「穩贏」的選戰早已經不存在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比俄羅斯地方選舉甫於9月8日畫下句點,今(2019)年在各地均有示威遊行的情況下,共有16個聯邦主體的行政長官、12個地方議會和一個聯邦直轄市展開選戰。儘管塔斯社(TASS)和俄羅斯衛星網(Sputnik)稱,本次選舉對普亭(Vladimir Putin)的「統一俄羅斯黨」(United Russia,以下簡稱俄統黨)是一次顯著的勝利,但從整個競選過程到結果來看其實已經透露出執政黨「體質虛弱」的端倪。

莫斯科、聖彼得堡兩樣情,但魔鬼藏在細節裡

首先,莫斯科市杜馬選舉無疑是全球注目的焦點。除了因為莫斯科為俄羅斯的首善之都,更因為這是自7月一連串示威行動以來的第一個選舉。在多位反對派獨立參選人遭取消參選資格後,莫斯科市民憤而走上街頭。其中,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甚至透過網路鼓吹支持者採取所謂「聰明投票」(Smart Vote),即將選票投給區域內最有可能擊敗執政黨的候選人,無論是共產黨或是俄羅斯自由民主黨。同時,他更在網路上揭露某些無黨籍的獨立參選人其實是俄統黨的人馬。

這樣的策略似乎得到了相當的成效。在莫斯科市杜馬的45席中,反對派取得了19席,最大的贏家為囊括13席的俄羅斯共產黨,俗稱「蘋果黨」的統一民主黨(Yabloko)和公正俄羅斯黨(A Just Russia)各獲得三席。統俄黨較上一屆損失了三分之一的席次,僅贏得26席,就連某些原本看似穩贏的候選人都中箭落馬,例如該黨莫斯科黨部領導人安德烈・米特爾斯基(Andrei Metelsky)。雖然仍佔了莫斯科杜馬的半數席次(換言之可決定預算案的通過與否),但這樣的選舉結果確實值得執政黨警惕,納瓦尼則將之稱為「絕佳的勝利。」

但同時舉行於俄羅斯第二大城——聖彼得堡的市長選舉就沒有獲得外界過多的關注,因為由俄統黨派出的參選人、代理市長貝格洛夫(Alexander Beglov)一如既往地橫掃對手,在第一輪選舉中就以64.46%勝出。然而,如果我們把各方的得票率和名導演弗拉迪米爾・博特科(Vladimir Bortko)突然退出選戰造成的影響一併列入考量,我們會發現執政黨贏得一點也不輕鬆。

在代表共產黨的博特科退出之後,貝格洛夫的對手僅剩下來自「公正俄羅斯」的蒂哈洛娃(Nadezhda Tikhonova)和「公民論壇」(Civic Platform)的阿莫索夫(Mikhail Amosov),這兩人在選前的民調分別僅獲得3%和4%,但選舉結果出爐後卻各自得到16.85%和16.01%的選票。這象徵著兩件事:其一,「策略性投票」在聖彼得堡也是存在的,決定不投給統一俄羅斯的選民平均地將選票分散到了另外兩名候選人的身上,至於是投給誰對他們而言並不重要,但響應的選民仍不足以幫助反對派扳倒執政黨;其二,本次聖彼德市長選舉的投票率僅有極低的30.08%,若博特科參選到最後,把選戰逼近第二輪並非不可能。

AP_19251365783341
反對派領袖納瓦尼在投票|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克里姆林宮在哈巴羅夫斯克全軍覆沒

本次選舉中,克里姆林宮最不願面對的選區無疑是遠東地區的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Khabarovsk Kray)。除了該邊疆區的地區杜馬選舉外,本次各級選舉還包含哈巴羅夫斯克市杜馬、阿穆爾河畔共青城(Komsomolsk-na-Amure)市長和杜馬選舉,以及國家杜馬一席的補選。而統一俄羅斯黨在這裡可說是全軍覆沒。

在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共24個單一選區中,俄羅斯自由民主黨(Liberal Democratic Party of Russia)56.12%的總票數幫助他們囊括了22席,共產黨得到一席,而得到總票數12.51%的統一俄羅斯黨卻在地區杜馬中一席都沒有。更不用說自民黨在市杜馬和阿穆爾河畔共青城杜馬選舉幾近壟斷的表現(統一俄羅斯黨在這兩個選舉中一樣一席未得),連國家杜馬補選都是由自民黨候選人彼賴耶夫(Ivan Pilyayev)勝出。

這是俄羅斯選舉史上執政黨首次對一個區域完全失去控制。從去(2018)年的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行政長官選舉來看,自民黨的福爾加爾(Sergei Furgal)在第二輪投票中擊敗時任行政長官、俄統黨的什波爾特(Vyacheslav Shport)似乎象徵著一股區域力量的產生。而克里姆林宮為了殺雞儆猴,更在行政長官選後將哈巴羅夫斯克拔除遠東聯邦管區(Far Eastern Federal District)行政中心的地位。此決定一出立刻激起當地居民的反彈聲浪,本次各級選舉的結果一方面展現了人民對中央政府的不滿,一方面彰顯了他們對福爾加爾和自由民主黨的支持。

因為和納瓦尼一樣,對哈巴羅夫斯克而言,福爾加爾代表的就是不同於建制派的變革。本次的選舉更證明了反對派的勝選絕非曇花一現,只要他們拿下一場勝利,人民在未來也會更有信心地用選票繼續做出改變,這對執政的統一俄羅斯黨來說絕對不是好消息,但卻是它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RTS2M2T6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統一俄羅斯」成為沉重招牌,2021年國家杜馬選舉前途茫茫

目前在國家杜馬占有過半席次的統一俄羅斯日前強推了提高退休年齡、提高增值稅率等法案,又擬對長途貨車加重課稅,在近幾個月對各地的示威遊行更進行大規模鎮壓與逮捕。

跟過去各方積極爭取俄統黨提名與支持的狀況不同,本屆選舉——無論是在莫斯科或其他地區——有許多統一俄羅斯黨員選擇以獨立參選人的身分競選,為的就是避免背負這塊沉重的招牌和選民的不諒解,本次選舉過程中在莫斯科更看不到統一俄羅斯候選人的大型宣傳布條,據稱是歷史首見。

如今,統一俄羅斯「體質虛弱」的特徵已逐漸浮現。學界時常有人將俄統黨戲稱為「普亭黨」,換言之該黨嚴格說起來只是一個「權力黨」,因為從它籌組的過程來看,它確實是因為普亭而壯大,普亭執政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實踐俄統黨的黨綱,相反地是黨來為普亭的理念服務。因此,普亭的聲望將嚴重左右著俄國人民對統一俄羅斯的支持。過去普亭多次利用對外事件(如敘利亞戰爭、烏克蘭危機等)轉移國內注意力,使自己的聲望維持在高點,幫助俄統黨在選戰上戰無不勝。但今天普亭面對的是國內支持度的歷史新低點(雖說如此仍有64%)和較以往更艱難的國際處境,在缺乏外交著力點的情況下,統一俄羅斯已沒有過多的政治籌碼可以揮霍(在普亭於2024年卸任後,俄統黨能否繼續順利運作亦是值得探討的議題)。

導致該黨被人戲稱為「騙子與小偷」(Party of crooks and thieves)的另外一項原因,就是與建制派政治人物和官僚難以切割的關聯。貪汙腐敗是俄統黨最被俄羅斯人民詬病的地方,該黨的現任黨主席其實並非普亭,而是有多起貪汙疑雲纏身的總理梅德韋傑夫(Dmitri Medvedev)。或許普亭在特定事件中的卓越領導力能讓整個黨「雞犬升天」,但當他表現四平八穩時,在和其他黨內人士醜聞不斷的一加一減之下並不會讓俄統黨討到便宜,人民也將逐漸把對普亭的支持與對俄統黨的選票進行切割。

面對即將到來的2021年國家杜馬選舉,強勁的統一俄羅斯黨預計仍能掌握大量的席次,但能否單獨過半就是一個值得玩味的問題,日前更傳出克宮有意修改選舉方式,減少比例代表並增加單一選區的佔比。儘管在本次地方選舉中,統一俄羅斯黨在12個地方議會選舉的11處拿下了過半的壓倒性優勢,但由莫斯科、聖彼得堡乃至哈巴羅夫斯克的選情來看,對普亭和執政黨來說所謂「穩贏」的選戰早已經不存在了。

參考資料
  • 許菁芸、宋鎮照,〈俄羅斯的民主抉擇與統治菁英權力結構變化〉,《東吳政治學報》第29卷第4期(2011年10月),頁117-175。
  • 「俄自由民主黨贏得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各級選舉」,俄羅斯衛星網,〈http://big5.sputniknews.cn/society/201909091029515390/〉(2019年9月9日)。
  • 白樺,「俄執政黨招牌失色民意支持創歷史新低」,美國之音,〈https://www.voacantonese.com/a/russia-ruling-party-supporting-rate-hit-historical-low/5000841.html〉(2019年7月15日)。
  • Davlashyan, Naira,“Local elections, high national stakes: what you need to know about Russia’s vote on Sunday,”euronews,〈https://www.euronews.com/2019/09/06/local-elections-high-national-stakes-what-you-need-to-know-about-russia-s-vote-on-sunday〉(September 8, 2019).
  • “Единыйденьголосования - 2019. Феноменявки, стабильныерезультаты и отпорфейкам,”ТАСС,〈https://tass.ru/politika/6862217/amp?fbclid=IwAR26UVf6o-XPSOeWjOGpdYsxxx42BS_TOzQC_jOmFDegk1maktUI_XDoU_E〉(September 9, 2019).
  • Orlov, Dmitri, “Региональныевыборы — 2019: ростполитизации и новое качествоконкуренции,” REGNUM,〈https://regnum.ru/news/polit/2713679.html〉 (September 10, 2019).
  • Pertsev, Andrey, “Чтовластьвыиграла и проиграланарегиональныхвыборах,” Carnegie Moscow Center,〈https://carnegie.ru/commentary/79804〉(September 9, 2019).
  • Anton Mukhin, “Проценткак у Путина. Чтопроизошлонавыборах в Петербурге,” Carnegie Moscow Center,〈https://carnegie.ru/commentary/79811〉 (September 11, 2019).
  • “ЛДПР выигрываетвсевыборы в Хабаровскомкрае,” РИА Новости,〈https://ria.ru/20190909/1558468174.html 〉 (September 9, 2019).
  • “Reports of Voting Irregularities In Russian Regional Elections,” Radio Free Europe,〈https://www.rferl.org/a/russia-moscow-vote-protest-elections/30151991.html〉 (September 7, 2019).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