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議員消費亡國感,這與「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其實相去不遠

網紅議員消費亡國感,這與「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其實相去不遠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網紅太習慣將政治公共事務娛樂化或脫口秀化,然而這種淺碟型政治文化雖然使網紅成了另類的意見領袖,但也形成許多相信自己不用作功課就可信手拈來針砭時政的人。

最近有個網紅議員也在嘴亡國感,聲稱伊拉克、中國、邪教與恐怖組織與民進黨現在販賣的模式都很雷同,其成分都具有高度的危害性。

直白說,這樣的類比根本把因果關係相互倒置,在邏輯上豈有成立的可能?諷刺的是,這位網紅在「六二三反紅媒」活動中曾大聲批判,以他個人經驗驗證中國透過金錢收買台灣各方知名人士,結果被害的一方政府所採取的防禦性民主作為,以及年輕世代對於反送中的恐懼,卻成了此人嘴中的消費亡國感,這與藍營人士常常出現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其實相差不遠。

深入觀察,這就是一種無知所產生的歸納謬誤,對於自己類比的性質欠缺認識,說穿了這就是網路世代典型的問題,只掌握事件的「關鍵字」做為表達工具,去歷史脈絡導致陷入另一種「最大簡單化」的陷阱中;乍聽之下振振有詞,但剖開一看卻空無一物。

娛樂化之後的「公共事務」,是降低門檻還是看得太簡單

因為這類網紅太習慣將政治公共事務娛樂化或脫口秀化,相信這也是為了追求流量最大化的策略考量,然而這種淺碟型的政治文化卻得到受眾的反饋,使得網紅成了另類的意見領袖,最終相信自己不用作功課就可信手拈來針砭時政,不客氣地說,這類人顯然把國際政治、兩岸關係、公共政策或是民主政治的知識門檻看得異常的低。

威權體系往往透過民族主義或宗教信仰成為政權正當性的基礎,這與民主國家的憲政主義精神全然違背。官方由上而下的群眾動員以及由下而上的自發批判力量明顯不同,更別提黨國體制與政教合一的制度完全欠缺與權力對抗的社會力量。

在台灣最擅長以情緒勒索與道德綁架的恐怕還是國民黨,國族主義、保守價值與道德倫理是藍營論述的核心,近期國民黨31位黨內大老刊登「團結奮鬥、捍衛中華民國」的連署信則是最佳詮釋,這些深具「後設敘事」的意識形態的內容,遠勝於公民社會或公民國族主義的意義,也是卡爾巴伯口中的「開放社會的敵人」,兩者關係豈能混為一談?

韓國瑜新北大造勢(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每個國家的「亡國感」都不一樣,隨意類比其實是一種無知

要瞭解伊拉克的問題,恐怕先把海珊的行為放在歷史脈絡來思考,這包含巴比倫與波斯的文明衝突、回教世界的什葉與遜尼派的鬥爭、以色列與阿拉伯世界的仇恨、兩伊戰爭與海灣戰爭的影響,如此才能理解海珊為了「亡國感」動員群眾的社會能量。

同樣道理,要瞭解中共所兜售的亡國感,也必須要從其官方灌輸的「洗刷百年恥辱」、習近平高舉的中國夢主張、兩個一百的時程規劃、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急迫感、中共對台銳實力攻勢與三戰作為,得到一個宏觀與整體性的認識。雖然伊拉克與中國兩者之間的政經時空與歷史情境多有不同,但是意圖改變既有的區域權力格局卻是類似的,兩國領導人也都享有有壟斷性的政治權力並以大規模毀滅武器作為後盾。

民主國家的政治人物必須面對國會民意以及輿論的監督,因此必須在民意政治與責任政治的基礎上行使權力,這與威權體制的宗教領袖或獨裁者有這巨大的差異,簡言之,亡國感是黨國與政教合一制度遂行統治與控制社會的工具,在民主台灣是一種批判性的社會力量與群眾意識,若要將兩者進行廉價的類比,本質就是一種無知的嫁接與邏輯的謬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