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收縮外交戰場,波頓「被辭職」是為了換取阿富汗撤兵

川普收縮外交戰場,波頓「被辭職」是為了換取阿富汗撤兵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川普現在全球點火,同時跟伊朗、北韓、阿富汗跟中國打制裁經濟戰,美國還要兼顧壓制俄國勢力,在歐洲東擴,要在波蘭跟烏克蘭建立美軍橋頭堡。這麼大的戰線,川普需要收攏,同時也要回防美國國內選舉。川普的心思,波頓沒有揣摩到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和平從來不是靠協議維持,只有軍事武力可以維持平衡。

美國距離從阿富汗撤兵越來越近了。阿富汗這個國家,嚴格說不在世界政治的熱區當中,在近來二十年,阿富汗之所以躍上國際政治版面,最主要因素還是因為:塔利班政權(Taliban)。而這次美國撤兵,與其說是脫離阿富汗這個泥沼,不如說是阿富汗地緣威脅消失,美國是把兵力轉向去壓制伊朗。伊朗在阿富汗當中,也扮演一定角色,如果比起伊朗現在對美國的威脅,阿富汗的確微不足道。

塔利班是美國介入的開始,也是結束

阿富汗雖然有中央政權,但是這次美軍要撤兵從頭到尾,阿富汗中央政權都被晾在一旁。美國特使哈利勒扎德(Zalmay Khalilzad)與談的對象是塔利班,塔利班是目前阿富汗內勢力最大的地方武力。美國當初之所以會進軍阿富汗,主因是塔利班庇護2001年9月11日世貿恐攻案的基地組織(al-Qaeda),基地組織的前領導人就是大名鼎鼎的賓拉登(Osama bin Laden),當時的美國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再三要求塔利班交人,雙方談判無解之後。美軍開始進兵阿富汗。

美軍選擇跟阿富汗北方聯盟合作,北方聯盟是阿富汗當地各個反對塔利班的軍事武裝聯盟,它們的共同敵人是塔利班,但是彼此其實也不是盟友,聯盟相當鬆散。北方聯盟既然名為北方,當然成員也都來自北方,許多成員都是來自塔吉克跟烏茲別克。隨著美軍持續的支援,北方聯盟成功將塔利班壓縮到到南部,之後組成阿富汗中央政權,但始終無法將塔利班徹底消滅。尤其在2011年基地組織領袖賓拉登被美國特種部隊殺害之後,美國就亟欲撤出這塊燙手山芋,講白了,重建阿富汗從來都不是美國的目標,美國唯一的目的就是復仇。

塔利班政權並不是靠純粹恐怖統治起家的,塔利班是建立在阿富汗基層當中,打著反對軍閥割據與重建國家的旗號開始,可惜最後依然走上伊斯蘭教基本主義。塔利班一直都被巴基斯坦、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跟沙烏地阿拉伯所支持,塔利班也因此可以在阿富汗跟巴基斯坦邊界遊走,在美國一連串清剿之後,塔利班的勢力卻逐漸復甦,幾乎從2017年之後,美國跟政府軍就再也沒有辦法取得主導權。2018年連續幾次的恐怖攻擊,政府軍死亡都在數百人以上,目前塔利班幾乎占據一半以上的阿富汗領土,塔利班代表團更公然拜訪俄羅斯、伊朗及中國,按照目前的戰爭局勢,塔利班如果要打回首都喀布爾,唯一的障礙是美軍,而不是阿富汗政府軍。

RTS1XEW0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那美國為什麼跟塔利班談判,而不跟阿富汗政府談判?因為美國需要塔利班壓制ISIS(伊斯蘭國),ISIS出自基地組織,但是比起基地組織跟塔利班,伊斯蘭國更加兇狠,對西方國家也更加仇視,伊斯蘭國在2014年跟基地組織分道揚鑣,塔利班更是從2015年就已經宣布ISIS是非法武裝組織,對ISIS進行清剿。ISIS的重要活動地區原本在伊拉克跟敘利亞,現在不斷遭到聯軍圍剿,一路被往東壓縮,阿富汗的動亂正好是最好的掩護,ISIS也希望能在阿富汗取得立足之地。可想而知,一旦ISIS站穩腳步,很可能就會恢復對西方的報復行動,因此美國在談判中絲毫不諱言,美國撤兵交換的就是塔利班要持續壓制伊斯蘭國,並且防止它對西方國家展開突襲,對於凶狠的伊斯蘭國,阿富汗正規軍根本束手無策。

這個協議會不會有用呢?川普(Donald Trump)依然天真地樂觀其成,但是從當初越戰的經驗就知道,1973年南北越南跟美國簽署了巴黎和平協議(Paris Peace Accords),南北越停戰,美國撤出作戰部隊,作為交換,美國承諾一旦北越打破合約,對南越進攻,美國將全力還擊(The United States would respond with full force),結果很清楚,美國從此再也沒有派出大規模部隊,也沒有真正強硬回擊北越的軍事行動,美國國會更是一面倒地拒絕給予南越更多經濟跟物質資助,美國基本上袖手旁觀南越的消滅,除了讓13萬南越人撤到美國之外,美國對這個過去的盟國就是一腳踢開。當川普執意要撤出阿富汗,美國就將徹底離開這塊「帝國的墳場」,剩下的問題是,誰要來取代這塊權力真空?

短期之內,阿富汗應該會繼續維持派系共治,維持原先各自的地盤。俄羅斯跟中國的影響力將會增加,但是更為關鍵的還是巴基斯坦跟伊朗的動向。中國因為跟阿富汗也有關鍵的瓦罕走道相連接,肯定會增加邊界這邊的雙邊互助,防止東突勢力串連,但是阿富汗的地緣政治太複雜,中國會持續以經濟跟援助來維持跟阿富汗的互動,不會實際介入阿富汗內部政務。

川普收縮外交戰場,犧牲波頓換阿富汗撤兵

國際政治都是連動的,尤其是美國這樣的超級大國。美軍撤出阿富汗之後,下一個目標到底是誰?其實就是伊朗。而這也是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下台的最主要因素。

波頓是個大鷹派,在美國右派當中,要找到鷹派的學者或政治人物並不難,這也就是美國總統川普可以一再換人的最大原因。波頓是個強硬派的學者,而且早在雷根(Ronald Reagan)跟老布希(George H. W. Bush)時代就已經入閣為官,這兩任總統都是對外強硬派。早在小布希任內,波頓擔任國務次卿,當時就對伊拉克薩達姆政權極為強硬,並且公開對伊朗跟北韓金正日嗆聲,認為聯合國對這兩個國家都太過軟弱。

波頓在被任命為國安會顧問後,主掌美國國家安全與外交政策,波頓不改強硬立場,尤其對中國更是毫不手軟,也因為其一貫立場,反對川普跟塔利班政權談判。但是就是這個關鍵導致他下台,對於川普來說,「硬」(軍事)或「軟」(談判)根本都不重要,只要對美國跟自己有利可圖,塔利班也可以從過去的恐怖份子,忽然搖身一變成為白宮的貴賓,這種商人性格跟波頓的學者性格有著極大的互斥。

波頓反對跟阿富汗塔利班政權談判,反對對伊朗放鬆制裁,堅持北韓金正恩要完全去核,但他忽略了一件事情,這些強硬政策都需要美國內政跟財務的絕對支持,尤其美國明(2020)年馬上就要總統大選,在大選年動武是非常冒險的事情,老布希1991年發動波斯灣戰爭,讓自己的聲望衝上高峰,但是在隔年總統選舉中,依然大敗給民主黨的柯林頓(Bill Clinton)。川普現在全球點火,同時跟伊朗、北韓、阿富汗跟中國打制裁經濟戰,美國還要兼顧壓制俄國勢力,在歐洲東擴,要在波蘭跟烏克蘭建立美軍橋頭堡。

這麼大的戰線,尤其是美中貿易戰,川普需要收攏戰線,同時也要回防美國國內選舉。川普的心思,波頓沒有揣摩到位。

川普一向採取兩面手法,硬軟交相,既然已經對伊朗已經揚言動武,同步就是要求跟伊朗談判。波頓見獵心喜以為可以重兵消滅伊朗,這其實跟川普的先威脅再談判的手法牴觸。因為波頓的反對,阿富汗已經壞了談判時機,導致談判停止,如果連伊朗都弄到真的兵戎相見,壞了關鍵談判,那可能禍延美國總統選舉,至此為止,波頓已經不能不下台。

RTS2Q0VW
前美國國安顧問波頓|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結語

在大國政治來說,阿富汗到底算不算是一個戰略要地非常難說,如果沒有基地組織,阿富汗可能根本不是國際政治上的亮點。當伊斯蘭恐怖組織在各國遭到壓制之後,阿富汗的戰略地位的確下降,對美國來說也不是重點,撤兵其實只是時間問題。

美國現在會把重點放到伊朗身上,主要是伊朗所支持的葉門青年軍,已經讓沙烏地阿拉伯越來越招架不住,尤其又傳出無人機攻擊沙烏地阿拉伯的煉油廠跟油田,導致油價大漲。但是關鍵還是在於戰爭規模跟時程部分,現在的美國無法負荷另一場大型戰爭,尤其不能是在選舉年即將到來的時刻。

最後,不用擔心川普找不到外交軍事人才,因為就算是梅特涅(Klemens von Metternich)在世,川普也只是把他當作手上的木偶,只要聽話就行了。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