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大風吹】入選世界遺產,是福還是禍?

【國際大風吹】入選世界遺產,是福還是禍?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新一批聯合國世界遺產名單,近兩星期來陸續公布。這樣的「國際級認證」,實質上有什麼好處?又會帶來什麼意想不到的負面效應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國際大風吹》用生動影音帶你穿越國界,每週探討一個最有意思的國際話題。建議全螢幕觀看!

號稱世界肚臍的澳洲艾爾斯岩、超過兩千年歷史的義大利羅馬競技場、以「海中鳥居」聞名的日本嚴島神社,這幾個觀光景點之間,有什麼共通點呢?其實它們都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選出的世界遺產。

而最新一批的29個世界遺產,在過去十幾天來陸續出爐,包含伊拉克的巴比倫古城、冰島的瓦特納冰川國家公園和日本百舌鳥及古市古墳群等自然、文化景點,不只成為當地政府和民間的驕傲,也讓全球世界遺產總數突破1100個。但你有想過嗎?除了被聯合國蓋章認證的光環,入選世界遺產有什麼實質意義和好處?另外反過來說,獲選為世界遺產而聲名大噪之後,其實也有一些地方反而受到衝擊,帶來意想不到的負面效應。

合作保護人類歷史 世界遺產制度

世界遺產制度來自1960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努比亞行動計畫」,當時是為了協助埃及政府遷移尼羅河谷的古蹟,以避免在興建大壩之後滅頂。這個成功案例讓世界其他地區想要跟進,也凸顯全球文化與自然遺址受到的威脅不斷升高。於是在1972年,教科文組織發起《保護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公約》,全球193國簽署同意,一起保護全人類的珍貴遺產。

公約簽訂至今40多年,目前全世界列管的世界遺產共有1121個,主要分布在歐洲、北美洲和亞洲,可以分為自然遺產、文化遺產和複合遺產三種,其中大多數是文化遺產。世界遺產是怎麼選出來的呢?簡單說,要具有超越國界的重要性,值得全人類共同保護。具體來說文化和自然遺產各自都有幾項標準,至少要符合一項以上才行。在自然遺產方面,需要具有生物多樣性、自然美景的美學重要性等特質,而文化遺產則必須是文化傳統存在的重要歷史證據或是呈現人類歷史的建築等等。政府單位自我推薦之後,需要經過世界遺產委員會的審查和一連串的調查評估,才能正式入圍,最終要表決通過,前後最少得花上18個月,申請手續也相當繁複。

國際認證 防禦與人氣加乘

好不容易「申遺」成功,有什麼樣的好處呢?除了國際光環之外,當然最直接的就是觀光財。來自世界各地的觀光客,可以帶動當地旅業發展,活絡地方經濟。

另外,為了協助保存,教科文組織會撥款提供少許維護經費。入選的景觀和遺跡還將成為日內瓦公約和海牙公約等國際法保護的對象,就算戰爭中也不得破壞。當然,可能造成生態與遺跡受損的開發案也會禁止。

泰國北邊碧差汶省的居民,因為反對石油公司在擁有千年歷史的詩貼歷史公園附近開挖,向政府請願,希望替詩貼歷史公園申遺,永久阻絕開發可能性。泰國當局送審之後,順利在今年委員會入選。雖然還沒有正式獲得認證,但至少在審理期間,這座古蹟將不會面臨開發的威脅,也讓抗議居民獲得喘息。

發財之後 失衡的觀光與保育

名列世界遺產之後,通常會帶來人潮和錢潮,但過度發展觀光卻會帶來副作用。舉個例子,馬來西亞的檳城首府喬治市,因為殖民與移民歷史和多元文化景觀,在2008年列入世界遺產。

18世紀的喬治市曾經是 商業重鎮,相當繁華,但在1960年代檳城自由港政策被取消之後,喬治市走向沒落,人口大量遷出,直到2008年申遺成功才再次活絡起來。當地閩南移民聚集的海上橋狀木屋區,原本即將淪為貧民窟,在觀光業發展之下重新獲得活力,但反過來說,原本平靜的生活被大量遊客干擾,居民也有種被當動物看待的感受。發展已久的漁業,開始被紀念品和小吃攤取代。所謂古城風光,漸漸變成千篇一律的商業化場景。即便有些居民對觀光化並不反感,也樂於搭上世界遺產的名氣賺觀光財,但這套制度的初衷在於保護自然與歷史寶藏,而不是觀光景點的認證。

紀念品AP_17318431369486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原為傳統閩南聚落的海上橋狀木屋區,開始出現宇在地文化無關的紀念品攤。

今年5月,祕魯政府以發展觀光和增加就業的理由,計畫在世界遺產馬丘比丘神廟附近蓋國際機場,就引發專家學者與當地居民強烈反彈。其實,當地在2017年的旅客人數已經達到150萬,遠超過教科文組織建議的參觀人數上限。如果還要蓋機場,維護古蹟的壓力肯定會增加。另外,機場工程對周圍環境和水源的影響也都備受關注。

馬丘比丘觀光2_AP_070707025865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馬丘比丘遊客眾多,造成古蹟維護壓力。

反過來說,世界遺產表面上看似能夠賺大錢,但其實維護成本和源源不絕的遊客,卻可能會加重財政負擔。西班牙就有15個擁有世界遺產的城市,雖然吸引不少觀光客帶動經濟,但為了維護這些遺址所增加的花費卻高於收入。這些遺址可能不只是一棟古建築,而是一整個聚落,在有人居住的情況下,地方政府的城市規劃與建設反而會受制於古蹟維護的高標準,顯得窒礙難行。

世界遺產制度的初衷是為了保衛全人類共有的珍貴遺產,但實際的管理執行上,往往出現意料之外的困難。因此,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2017年訂為「國際永續觀光發展年」,希望協助全球政府和民間單位,在生態環境、古蹟遺址和居民福祉之間找到平衡,讓這些自然與文化的無價之寶可以永續傳承。

看更多《國際大風吹》

監製:李漢威
企劃:丁肇九、彭振宣、李漢威、羅元祺、劉冠伶
主持:李漢威
拍攝後製:鄭宇軒
核稿編輯:李漢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