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大風吹】民主開放反遭外力滲透,美澳怎麼防堵?

【國際大風吹】民主開放反遭外力滲透,美澳怎麼防堵?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強調言論與新聞自由的民主社會,如何抵擋境外勢力操弄輿論?在2016大選吃虧的美國,最近頻頻祭出外國代理人登記法;澳洲則是趕在2018年中的大選前,連續通過兩部法案,希望讓外國影響力現形。

《國際大風吹》用生動影音帶你穿越國界,每週探討一個最有意思的國際話題。建議全螢幕觀看!

隨著網路時代來臨,資訊傳播、交換的速度來到歷史新高,拿起手機就可以瀏覽全球各地的消息、使用各種社群平台,或者跟親朋好友即時通訊。不過各國發現,正是這樣的便利性,加上法律保障的言論自由,讓國內的輿論和政治,很容易受到外國勢力的有心操弄。例如,美國情治單位就指出,在2016總統大選中,俄羅斯透過網軍在社群媒體散播惡意訊息,激化選民之間的對立情緒,影響投票結果。

除了在媒體和社群網路上帶風向,外國勢力也可能透過熟悉國內政治的掮客,散播影響力。同樣以美國為例,總統川普的競選幕僚和國安顧問,就因為刻意隱瞞跟俄國政府的往來,遭到起訴定罪。為了防範境外勢力干預,美國近期越來越常動用一部《外國代理人登記法》 (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簡稱FARA)。澳洲也在去年強化相關的國安法規。這些法規是怎麼來的?怎麼運作?又引發哪些爭議呢?

納粹滲透美國 催生外國代理人法

其實輿論戰、宣傳戰的概念,早在網路時代以前就有了,我們先從美國一段歷史故事講起。1933到1941年間,也就是美國還沒加入二次大戰之前,德國納粹特務就在美國散播反猶太人、反美國政府干預歐洲戰爭等宣傳,影響美國輿論。其中有一名特務,表面上是記者,但是私下卻拿著德國的資金,積極在國會遊說,成功讓幾位議員發表親納粹的言論,再把這些講稿大量印刷,透過反參戰團體的郵件清單,寄給大量美國民眾,而且用的還是議員提供、由美國公款補助的郵票和信封。另外,他也成立出版社,發行親納粹立場的期刊。在那個沒有電視和網路的時代,觸及數百萬美國人,對民意的潛在影響力相當驚人。

圖片_009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為了防堵境外勢力滲透,美國國會在1938年通過《外國代理人登記法》,要求為外國政府進行遊說、宣傳的個人或團體必須向美國司法部登記,並每半年申報一次工作動態和財務狀況,包含收了誰的錢、彼此的關係、打算傳遞怎麼樣的訊息,都得揭露,由政府設立公開資料庫,供社會大眾檢視。如果沒有依法呈報,可能會面臨罰金甚至是牢獄之災。

這套法規是為了防堵納粹而生,但後來卻很少派上用場,從1966到2015這50年間只有7起相關案件,但近幾年卻頻繁被美國檢方引用。首先是兩家被美國情報單位認定,受到俄國政府支持和控制的媒體、RT電視網美國分部和俄羅斯衛星通訊社Sputnik,由於參與干預2016大選的行動,遭到當局要求登記為外國代理人,收回採訪國會的權利,以及公開公司內部活動和收支狀況。儘管兩家媒體都否認自己受到俄羅斯政府影響,但最後都乖乖登記。除此之外,中國的新華社和環球電視網,今年也在當局要求下登記為外國代理人。

2018大選前 澳修法護國安

除了美國,澳洲也在2018年6月通過「國家安全立法修正(間諜活動及外國干預)案」和「外國影響力透明化法案」,規定包含為外國政府從事政治遊說工作的人,必須向澳洲當局申報財務與活動內容。除此之外,修正過後的法案還加重了竊取機密、秘密集會等間諜活動的刑責,同時將破壞電網和交通系統等重要基礎建設視為刑事犯罪。澳洲的司法部長表示,這次的修法是1970年代以來最重大的反間諜修法,之所以要趕在去年7月的大選前通過,是為了盡快減少國內民主秩序受到的外力干擾。

雖然當局表示沒有針對特定國家,但許多分析認為,促成這兩個法案通過的主因,是中國資金對澳洲內政的干預。很多報導指出,中國政府的相關組織曾捐獻超過490萬美金給澳洲政黨,其中,更有工黨議員收受和中國政府關係密切的企業捐款後,在中國的南海議題上,發表過和工黨立場不同的意見。即便中國當局否認介入澳洲內政,但這些議員與中國政府若有似無的特殊關係,還是讓澳洲當局與社會憂心。

對外媒祭代理人法 執法標準惹議

這些防範境外勢力滲透的法案,打著國安大旗,但在保障自由的民主社會,還是引來不少質疑。

RT電視網雖然選擇配合登記,但總編批評美國當局的要求有歧視意味,且不符合美國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美國重量級媒體期刊、哥倫比亞新聞評論,也有作者認為,遊說團體或政治掮客跟媒體不同,當局近幾年來利用外國人登記法管制國際媒體並不恰當,因為評判標準並不清楚,一旦被貼上「外國代理人」的標籤,媒體公信力也等於破產,畢竟RT和半島電視台之類被質疑有官媒性質的媒體,也做過很多高品質新聞,甚至得過幾座美國新聞獎項。

RT_總編AP_18021500325911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RT總編輯Margarita Simonyan不滿美國當局的指控。

至於澳洲的相關立法,除了被中國政府解讀為仇外,也引發國內不少人權團體與學者的辯論,認為過分限縮資訊傳播和集會,會侵蝕言論和結社自由,反而對民主制度有害。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的澳洲負責人則說,目前澳洲對「國安」的定義太過廣泛,有的時候媒體揭發政府機密對民主社會有幫助,如今卻可能背上有害國安的罪名,說不定會引發寒蟬效應。

另外,這些法案也有選擇性執法的疑慮。美國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誰該登記完全由司法部專責小組評估;澳洲也允許司法部長單方面將某人列為外國代理人。

那些支持把新華社、RT等媒體列為外國代理人的美國國會議員認為,中國和俄羅斯等專制國家一方面在國內嚴格控管外來的資訊和文化,另一方面又利用民主制度的開放性,來滲透顛覆西方世界,是一種利用不對稱優勢的競爭戰略。然而,負責審核的單位,用什麼樣的標準來評估這些新聞媒體,本身並不透明,所以很難擺脫主觀意識太強的批評。另外,替外國政府進行政治遊說的中間人,跟立場可能偏向外國的媒體,兩者的性質是否不同,應該用同一套法規來規範嗎?或許也值得進一步思考。

看更多《國際大風吹》

監製:李漢威
企劃:丁肇九、彭振宣、李漢威、羅元祺、劉冠伶
主持:李漢威
拍攝後製:鄭宇軒
核稿編輯:李漢威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