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難民與正義:從「台灣國際民族誌影展」看見主權

氣候、難民與正義:從「台灣國際民族誌影展」看見主權
Photo Credit: 劉彥甫|民族誌影展團隊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臺灣國際民族誌影展(TIEFF)是亞洲同類型影展中率先創立,舉辦歷史最悠久的影展,今年以「看見主權」為主題,在最後入選的35件作品中,不僅包含柏林國際影展得獎作品,也再現了原住民與土地議題的連動、女性身體與主權關係的互文,期待與觀者一同摸索何謂多元「主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你關注的人,決定了你看到的世界。」如果你曾關注亞馬遜雨林、國際難民地位,甚至是各國轉型正義的現在進行式,台灣國際民族誌影展將在大螢幕上回應你,其實你並不孤單。

台灣國際民族誌影展(TIEFF)是亞洲同類型影展中率先創立,舉辦歷史最悠久的影展,在即將走過廿年的此刻,今(2019)年以「看見主權」為主題,吸引來自99個國家、超過1190位的紀錄片導演,競逐影展創辦以來最激烈的海選。在最後入選的35件作品中,不僅包含柏林國際影展、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國際電影節得獎作品,影片再現了原住民與土地議題的連動、女性身體與主權關係的互文,期待與觀者一同摸索何謂多元「主權」。

誠如哲學家霍布斯(Thomas Hobbes)所言:「國家長期以來被視為一個巨人,我們所關注的往往只是位於巨人頭部的國王或其他統治者。」那藉由觀看本屆入選影片下的主軸「看見主權」、「地方、他方與何方」、「我們的身體、我們的自己」、「歷史與記憶」以及「傳統與儀式」等多元脈絡,重新使觀者的焦點回歸,細究巨人身體中各自獨立的故事,如何適應、挑戰、甚至改變主權的本質,就是一種突破景框與思想侷限的力量展現。

本屆台灣國際民族誌影展的開幕影片,分別由國內外焦點導演所執導。紐西蘭紀錄片導演黑沛利・米達(Hepi Mita)所拍攝的《梅拉塔:母親的解殖電影》(MERATA: Mum Decolonised the Screen),透過導演黑沛利回憶自己已故的母親梅拉塔(Merata)及其友人口述,建構梅拉塔在20世紀70年代,突破了種族,階級和性別的障礙,成為紐西蘭第一個編導長篇電影的毛利女性。影片記錄了梅拉塔在執導生涯中處理高度爭議的社會正義與原住民議題,雖然飽受騷擾與暴力,但仍堅持不懈成為紐西蘭最知名的電影製作人之一,更成為全世界原住民的一位代言人。同時,Merata也是聖丹斯學院(Sundance Institute)的長期顧問;一項原住民藝術家獎學金也以她的名字命名頒授。

另由國內新生代紀錄片導演Uki Bauki(潘昱帆)所拍攝的《天・地・人首部曲—Mainay﹒男人》,描述了2011年台東縣政府為要開發觀光,將卡大地布部落世代疊葬的祖墳遷離,如同消滅了部落信仰核心。部落發起「悍(捍)衛祖靈」行動,其中巴拉冠會所在長期的抗爭行動中,成為主力,抵擋祖靈之地開挖、遷移,並要求政府與部落進行對等協商。當男孩成長至13歲準備進入「巴拉冠」,必須立誓「mainay ku(我要成為男人)」,這個成為「mainay(男人)」誓言與價值該如何被彰顯?

至於為何挑選視覺藝術作為敘述的文本,Uki Bauki認為:「影像有它的力量,有別於文字或其他的傳播工具,她覺得影像比較容易吸引人,想用影像對更多人訴說原住民到底是什麼,尤其這幾年的抗爭頻仍,應該要有人去傳達,而且是用年輕人容易接受的方式。」

而本屆台灣國際民族誌影展的入選作品,試圖從看見主權的觀點環繞地緣政治衝突,回應全球議題下的每個困境。例如亞馬遜雨林、西伯利亞森林的延燒背後,暗藏著資本挹注農產出口導致的「草原化」危機,亦或厄瓜多境內雨林,過去遭到德土古(TEXACO)石油公司,違法傾倒石油廢物的事件「亞馬遜的車諾比」,都一再提醒觀者,跨國資本所進行的「空間修復Spatial fix」,從未停止以經濟發展主義的美名壓榨弱勢族群。

在秘魯導演Alvaro Sarmiento所拍攝的紀錄片《亞馬遜的綠色靈魂》(Green River. The time of the Yakurunas),就是一場進入亞馬遜深處的詩意之旅。這部由死藤(ayahuasca)聖歌引導,探討聚集在亞馬遜流域的三個小村莊的時間概念,讓觀眾沉浸在薩滿的住居和典型的當地社群情境。這種混合敘事的形式體現了當地老者的樣貌,喚起對十九世紀末橡膠殖民主義者的記憶;古老原住民文化的存續,正因資本主義全球化的入侵而逐漸消失。

GREEN RIVER. THE TIME OF THE YAKURUNAS - trailer from HDPERU on Vimeo.

自地緣政治衝突所產生的歐洲難民營人權不彰,主因在於非洲極端組織活動頻仍、中東兩大戰事敘利亞與葉門內戰僵局持續,難民經由北非入境義大利及西班牙的嘗試並不會中斷,美、俄、土、伊朗、阿拉伯等國仍在敘利亞境內從事軍事行動之外,歐盟與土耳其難民協議的談判雙方都有各自盤算,導致難民營的現況,短期之內不會有太大的改善。

由導演Alessia Foraggio等人所執導的《卡拉的難民營紀事》(Notes from CARA),進入義大利境內最大的卡拉米內奧難民收容中心(cara di mineo),試圖呈現音樂家、裁縫師、LGBTQ倡議者、非法商販、美國耶和華見證小隊,勾勒難民營中獨立個體的各自角色與新生,看似毫無生機的困窘,其實充滿了多樣的差異性。

如果追尋正義的過程與自己家庭發生衝突,那打破階級與年齡差序的主權能動性是否存在?保加利亞導演Bojina Panayotova所執導的《我的赤色家人》(I See Red People),提供一種令人玩味、並在家庭內爭奪主權的一種另類想像。我的赤色家人聚焦蘇聯鐵幕瓦解時的保加利亞小家庭,從國內舉家搬到了巴黎。二十年後,導演Bojina帶著家中獨有的禁語與大時代更迭的困惑,獨自返回保加利亞,意外挖掘出自己的雙親曾與極權特工秘密接觸。隨著導演深入一步步了解家族歷史與之爭執,激盪出更多後共產主義的傲慢,以及是否有權利挖掘自己歷史的爭論,創造了一個多層次錄像時而幽默、時而誇張的拼貼畫,突顯個體在看見主權的過程中,為局限性的敘事觀點畫下句點,並為自身創造一個不曾見過的明亮視界。

I See Red People Trailer from Syndicado on Vimeo.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