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激化種族仇恨,拉丁裔總有一天將選出「自己的」美國總統?

川普激化種族仇恨,拉丁裔總有一天將選出「自己的」美國總統?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於拉丁裔合法選民數量增加到2018年的2900萬,因此成為川普連任選戰主要的策略目標。川普雖一再用自己的種族主義撩撥支持者的種族主義,但也因此激發了拉丁族裔投票的意願,以期中選舉拉丁裔投票率為例,支持民主黨的從57%增加到63%。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向駿(致理科技大學國貿系教授、拉丁美洲經貿研究中心主任)

9月15日是中美洲哥斯大黎加、薩爾瓦多、瓜地馬拉、宏都拉斯與尼加拉瓜五個國家的獨立紀念日。1988年美國總統雷根(Ronald Reagan)將原本一週的慶祝活動延長到10月15日,並稱之為「西語裔/拉丁裔傳統月」(Hispanic / Latino Heritage Month)。今(2019)年活動主題為「Hispanic Americans: A History of Serving Our Nation」。諷刺的是從去(2018)年底的中美洲「移民大軍」(migrant caravan)到7月川普(Donald Trump)攻擊「國會四人幫」(the Squad)到8月艾爾帕索(El Paso)以「西語裔移民入侵德州」(the Hispanic invasion of Texas)為訴求的槍殺事件,川普似乎一直在否定拉丁族裔對美國的貢獻。

拉丁族裔漸成主流

在美國一向飽受歧視的墨西哥裔,到1960年1月甘迺迪(John F. Kennedy)宣佈參加總統大選後才開始受到重視。身為首位天主教候選人,甘迺迪透過教會尋求墨裔團體支持,墨裔美人因此在美國西南部成立「甘迺迪萬歲社團」(Viva Kennedy Club)。至1968年3月3日,墨裔美人占多數的東洛杉磯威爾遜高中(Wilson High School)以「走出」(Walkout)抵制教育種族主義後,「奇卡諾運動」(Chicano Movement)開始快速擴展。《洛杉磯時報》認為罷課行動是「棕色力量誕生」(The Birth of Brown Power)。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IMF) 2015年公佈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除非能對科技創新和基礎建設擴大投資提高生產力,否則全球經濟受已開發國家人口老化拖累,可能陷入「長期成長停滯」。1960年美國白人占總人口數85%,2000年降至69%。2012年底的人口普查結果比例再降至64%,估計到2044年前「非拉丁裔白人」(non-Hispanic whites)將成為美國的少數族裔。到2050年,相較於德國和中國均將陷入老齡化,美國則因拉丁族群的高生育率人口平均年齡僅為41歲。

川普連任策略目標

由於拉丁裔合法選民數量從1990年的810萬增加到2018年的2900萬(詳見圖1),因此成為川普連任選戰主要的策略目標。川普雖一再用自己的種族主義撩撥支持者的種族主義,但也因此激發了拉丁族裔投票的意願。以期中選舉拉丁裔投票率為例,2014年僅27%,2018年增加到40.4%(詳見圖2),其中支持民主黨的則從57%增加到63%。(詳見圖3)

圖1:

圖2:

圖3:

由於種族怨恨是川普在共和黨初選中唯一的最強勝選預測因素,今年6月18日川普在佛羅里達州正式啟動連任競選造勢時重施故技,他說「我認為我們的國家應該是守法公民的庇護所,而不是外國罪犯的避難處」,墨西哥因此再次成為替罪羊。

川普當然不會放過期中選舉後在美國政壇掀起旋風的「四人幫」(the Squad),包括紐約州的歐加修-寇蒂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明尼蘇達州的奧馬爾(Ilhan Omar)、密西根州的特萊布(Rashida Tlaib),和麻塞諸塞州的普萊斯利(Ayanna S. Pressley),4位民主黨新科國會議員因為都是年輕女性、加上少數族裔的背景和進步派的政治主張成為美國政壇當紅新貴。7月14日川普表示國會「四人幫」該「滾回去」她們的國家。7月17日川普在北卡羅萊納州萬人造勢大會更細數「四人幫」罪行,重複「若不愛美國,就請趁早離開,滾回祖國」,把民主黨說成是社會主義黨,全場狂喊「趕她回去!趕她回去!」川普則陶醉在他一手打造的種族歡慶中。稍後川普雖受批評,但他的選戰策略目的已達到。

RTX739OO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種族主義的根源

美國耶魯大學哲學教授史丹利(Jason Stanley)去年出版的《法西斯主義是如何運作的?》(How Fascism Works)書中,從幾個國家的實例探討為何法西斯主義不僅仍然存在,且將再起。這些國家包括川普就任以來的美國。紐約大學猶太裔的歷史學者露絲班吉特(Ruth Ben-Ghiat)認為,川普的造勢與過去法西斯主義的風格有相當多的類似之處。她指出川普創造了一批瘋狂的死忠粉絲,他們將川普最新的種族歧視言論轉成一個團體的儀式,如反覆的誦讀或是口號,同時跟著川普恨他要他們恨的人,而這些都與法西斯政權的領袖與追隨者的關係是一致的。

種族主義言論之一是白人「身份專制主義」(identitarianism),它反對多元文化主義,但又不承認這是「白人民族主義」(White nationalism)。以艾爾帕索「國內恐怖攻擊」為例,槍手在開火前曾刊登了2300字的反移民宣言隱含了對「拉丁裔入侵德州」(the Hispanic invasion of Texas)的警訊。川普雖然沒有直接支持白人至上主義者的論調,但他曾公開質疑美國的多民族國家身分,如鼓勵北歐國家的移民,且排斥拉丁美洲的移民。

川普主導的種族主義當然也有經濟因素。哈佛大學諾里斯(Pippa Norris)和密西根大學英格哈特(Ronald Inglehart)去年底共同出版的《文化反擊和民粹興起》研究發現,與外來勞動力競爭中失業的美國選民往往會非常支持川普,而在上世紀70年代的文化戰爭中失去地位的年長白人男性群體也是如此,特別在涉及到改革與種族、性別和性取向等有關價值觀的議題時。貧富差距下的白人因此成為支持種族主義最重要的群體。

8月12日川普政府宣佈自10月15日起收緊合法移民資格與條件;該政策擴大「公共負擔」(public charge)條款的定義範圍,更多的綠卡和移民申請人將因為長期使用美國的食品券、住房補助等福利而被移民機構認定為美國社會的「公共負擔」,從而失去獲得綠卡或美國國籍的資格。此一新規當然又引發了國內外關於川普的排外主義、美國的白人民族主義和反移民情緒的諸多論述。

結語

2009年歐巴馬(Barack Obama)就職前夕,非洲裔牧師賈克森(Jesse Jackson)曾說「那些摘棉花的手(非洲裔)可選出美國總統。」(Hands that picked cotton, can now pick Presidents)。美國著名的西班牙語電視主播羅慕斯(Jorge Ramos)早在2004年出版的《拉丁族裔浪潮》(The Latino Wave: How Hispanics are Transforming Politics in America)一書中曾指出「在激烈的選戰中拉丁裔選票可決定勝負,」更露骨的是他把該書獻給「確定已經出生的第一位拉丁裔美國總統。」

從1968年威爾遜高中抵制教育種族主義超過40年後,「棕色力量」在總統選戰中應可再度扮演關鍵的角色。正因如此,川普連任選戰重要策略就是防止「那些摘萵苣的手(拉丁裔)」選出他們心目中的美國總統。「拉丁裔傳統月」明(2020)年的主題或許可以訂為《讓棕色力量再偉大》(Making Brown Power Great Again)。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