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銘的企業家直覺,讓他看透這場「關公變財神爺」的爛局

郭台銘的企業家直覺,讓他看透這場「關公變財神爺」的爛局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民黨大老只打算拿郭董當可以拜的財神爺,需要壓制韓的氣焰時跪求出巡,需要團結黨內時就求個發財金,西線無戰事時則恭請財神爺先回廟靜候佳音,因此,他做了一個面子裡子一起掙的決策。

文:段雅馨

9月17號晚上11點,郭台銘辦公室發出了不參與連署競選總統聲明,引發外界一陣嘩然。然而會有這樣的聲浪,無非都是以政治解讀郭董的一舉一動,從商業角度來看一切合情合理,而特別註明不參與聯署競選總統,無非是想增加獲利機會。

9月17號以前的台灣政壇,是一場結局眾人皆知的困獸之鬥。

韓國瑜和蔡英文看似穩紮穩打,實則隱憂重重

以韓國瑜為首的韓營,積極製造出能整合藍營的唯一人選,以行動破除換瑜的可能性。用動員、大老團結等傳統藍營手法,嘗試掩蓋各種不利選情的新聞。雖然救得一時火,藍營表面團結,實則處處裂痕的現象卻也因此展露無遺。韓的支持者與過去國民黨群眾的相異性被放大、黨中央各大老的嫌隙躍於台上、地方諸侯的不合作運動、過度動員以及過早動員的成本,都將成為未來一百多天的隱憂。而積極針對可能影響選情的操作,也在中間選民心中留下了印象。

而以蔡英文為首的綠營,雖作壁上觀看走向選戰節奏的正軌,但事實上卻是茶壺裡的風暴,不但自身問題未解,更是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雖然總統局看起來變化不大,但區域立委、政黨票以及地方組織戰,當屬民進黨2020的最大心魔。2018的慘敗,除了一向難打的組織戰,連擅長的空軍都被打到面目全非,府院黨如何同步協同作戰,也是這段時間民進黨苦惱的問題。

除了黨必須要與非國民黨陣營積極交涉,面臨了第三勢力小黨的挑戰,民眾黨的政治效應仍在發酵,目前雖還看不出有明顯重疊性,但不積極追蹤動向,就有可能在區域立委上造成傷害。

民進黨的隱憂說到底,就是當年總統和區域立委贏得太輕鬆,覺得一切無慮。不認真經營,現在迫在眉睫,才來求爺爺告奶奶,哭得合情合理,卻沒見檢討過去的經營不慎,而是理所當然的要求支持,可謂笑話。

蔡總統陳其邁高雄為李昆澤站台(1)
PhotoCredit:中央社

王柯郭:結義與不結義的八點檔式劇情

以王金平為首的王營,當屬各大陣營中,最「Chill」的團隊。2020是王金平所有人情債業力引爆的一年,對王來說,走過這麼一輪才是他內心的重點。王的態度很簡單,若沒有努力過,何來對天下蒼生與社會大眾的交代,所以,無論是由親民黨推薦還是自己連署,王的態度就是該幹嘛就幹嘛。而,該還的就要還,還沒還的我通通記得。

以柯文哲為首的民眾黨,看似遊走四方,與郭、王有說不清的結盟關係,然而說穿了,卻是四處不討好。外部來看,成立政黨後就代表了與各黨派正式分手,不會再有綠白合作、更沒有親民黨推薦、當然更加在政黨票上會直接踩到時代力量、親民黨、綠黨的底線。而內部來說,人事問題,更加凸顯了民眾黨「沒人」的重大問題,除了讓大量政務官入黨,包含連民眾黨早期相關資訊揭露的記者會都是在台北市市政府舉辦,此等貌似堂而皇之之舉,在台灣民主化之後,過去民進黨、國民黨都不曾做過。

不過唯一不變的,是柯文哲選定策略一樣是在2014年擅長的寄生蟲選法,時至今日,也該重新命名為「寄生上流選法」以跟上時事。

柯透過與郭、王的結盟,想要郭的資金、資源挹注,渴求透過王的人情網絡發展組織,空戰成果則由三方共享,看似公平,實際上卻是癡人說夢。此等坐享其成的美夢,在聲勢大好的時候或有可為,然而現在,郭、王,有柯無柯差別又在哪裡?有民眾黨無民眾黨差別何在?

以郭台銘為首的郭營,當屬當前政壇的關鍵。郭具有取得中華民國派選票的實力,更是經濟藍、菁英藍的首選,但在無法取得國民黨推薦成為候選人時,就決定了這次國民黨支持者的成分,也定調了這場大選的主軸。郭更是以退黨表達對國民黨「用完即丟」的不滿,也引爆了藍綠之外的政治風暴,之後的郭柯王結盟更是讓國民黨如坐針氈。但這些雷聲大雨點小之舉,尚看不出政治實力的結盟,只看到這些渴求男子氣概的各大候選人扭捏作態。

柯文哲高雄三鳳宮參拜(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企業家決定不選,或許是因為看出這局爛透了

從退出連署競選總統可以看出,郭台銘心中擅長的企業家開始做主,剛萌芽的政治家人格成為輔助。而讓郭打算自己玩自己的關鍵點就在於,柯的民眾黨是否有能力組織動員,協助郭的連署過關正式成為獨立的參選人。

從結果來看,兩方似乎只剩下若即若離的曖昧關係,原因在於現行的總統候選人連署必須要在45天內募集28萬份連署書(業內人士基本都建議30萬份起),聽起來對於參選總統而言,30萬份連署書該是輕鬆寫意,實則不然。30萬份連署書除了每50份必須裝訂成冊外,還必須同步提供影本查核,也就是至少要有60萬份整理過的連署書(含身分證正反面影本)要提交中選會,如果是沒有整理過的連署書,則屬不符送件規則,依法是可以拒收的。

從邏輯上來看,民眾黨表面上是郭的最大支持者,但實際上並沒有完成連署競選總統的實力,除此之外,民眾黨更可以趁這個機會大肆發展自己的組織,並在連署過程中取得大量的潛在支持者。

郭董這樣商場上的成功企業家,在幾番交涉後必能看出這樣的假象。因此郭董果斷退出這樣必輸的賽局也是仰賴於他多年的商業訓練,薑還是老的辣。

有人說,郭董此舉無非是為了換取入閣籌碼,甚或是坐等換瑜。

然而,以郭董多年經商的經驗肯定已發現,國民黨大老只打算拿郭董當可以拜的財神爺,需要壓制韓的氣焰時,就來跪求財神爺出巡;需要團結黨內時就向財神爺求個發財金;西線無戰事時,則恭請財神爺先回財神廟靜候佳音,凡事心誠則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