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親愛的孤獨者》:跨界嘗試值得鼓勵,但駱以軍的「存在」有加分嗎?

《致親愛的孤獨者》:跨界嘗試值得鼓勵,但駱以軍的「存在」有加分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致親愛的孤獨者》是個鎖定小眾市場的跨界作品,在形式上有些趣味。就藝文電影的市場考量,這個嘗試大概沒什麼商業效益。但是就文化界與知識分子圈的輿論來說,是可以獲得一些討論度。那最後做出了怎樣的成品?

在日漸低迷的台灣土產電影市場,自《海角七號》帶起的幾波億萬票房,到現在常僅有千萬票房的成績。去年也僅有《角頭2》、《花甲大人轉男孩》有一億出頭的成績而已。對於動輒數千萬的製片成本來說,台灣電影想要賺錢已是難事。

一方面,由於台灣電影在10年前的本土高票房刺激下,有著高額的製作資金挹注,紛紛朝向「類型電影」發展。但台灣電影工業向來偏向土法煉鋼,缺乏專業的片場制度,所以類型電影除了「驚悚片」以本土元素取勝外,其他片型都打不過好萊塢電影的精緻度,以至票房江河日下,難返榮耀。

但畢竟台灣電影製片市場的重啟已是定局,許多年輕電影工作者的投入,也帶起了產業面的活力,所以台灣電影的製作並未減少太多,除了驚悚片仍維持高預算外,在片型上,較小成本的劇情片也越來越多。也就是說,台灣電影又逐步走向往日的著重「台灣人情世事」的劇情片路線。因為製作成本較低,相對來說只要做紅了一部,片商也較好回本、獲利。

而近期夢田文創推出的《致親愛的孤獨者》,就是個鎖定小眾市場的跨界作品,形式上有些趣味。

《致親愛的孤獨者》由三篇故事組成,找來三個新銳導演進行編導,從紀錄片《書店裡的影像詩》為概念發想,以孤獨為主題,推出「致親愛的孤獨者」系列作品,包含同名舞台劇、電影、劇集、小說等多媒材,電影是其中一個項目。

夢田文創的老闆蘇麗媚,原本是三立電視執行副總經理,對電視劇的操作自是熟練,而她的《致親愛的孤獨者》的企劃,也是一個想在文化界激起一點什麼的策略。原本文化界就該是影視產業創意的源頭,但台灣市場的扭曲,以及藝文人士的養成與出路,總讓文化與商業脫鉤。

但台灣年輕人喜愛藝文作品的比例,其實為數不少,只是在市場商品的限制下,本土的影像媒材,在今日很難與文學議題結合。而電影《致親愛的孤獨者》就找來作家駱以軍,以親身出演與旁白的方式,試著將一種「文化氣氛」直接導入這樣的小品電影中。

即使就藝文電影的市場考量,這個嘗試大概也沒什麼商業效益。但是就文化界與知識分子圈的輿論來說,是可以獲得一些討論度的。

但這樣的思考,最後做出怎樣的成品?這裡就以《致親愛的孤獨者》三部短片中的最後一部「小薰篇」,來看看效果如何。

「小薰篇」開場就以駱以軍寫給孤獨者的話語破題,讓作家自己講述孤獨的概念,並在結尾時以駱以軍的身影話語做結。就手法來說,自非創新。說是新意,用非紀錄片的方式以作家真人出演,並書寫敘述,點評故事,自有中國文化的影視餘風。

但駱以軍出現的「紀錄片」形式,卻像是成了「小薰篇」的電影講評。如果把作家身影畫面拿掉,就跟看DVD的導演講評的導讀形式差不多。如果說這是文學與影像的跨界結合,法國在1930年的《詩人之血》早已有更突破的嘗試;跟世界各地影像詩的作品相比,形式上也是難以比拚。更重要的是,論影片節奏,這種作法除了破壞電影的開場跟餘韻外,幾無作用。如果把駱以軍的書寫、身影跟聲音,自己拿來做成紀錄片,效果都比這個跨界結合好上幾倍。

而就電影來說,「小薰篇」的編導于瑋珊的劇本其實不弱,以「女性電影」的角度來說,既不灑狗血,透過女主角的表情與處境,以及相當日常的對話,其實突顯了女性角色的幽微心情。特別是編劇並沒有讓女主角張寗講出超過角色知識水平的話語,光這點就避開了許多假高調的台灣藝文電影的毛病。

一個從高雄北上當傳播妹的女孩,因工作到監獄陪受刑人聊天,因而開啟了一段情誼。男女主角之間萌生的很難說是愛情,更多的是兩個在世界找不到定位的孤獨者,產生偶然的交心狀態。孤獨這點是有傳達到,但因為塑造女主角的篇幅很多,全都是透過寫實的暗示,試圖傳達她的孤獨感。而受刑人男主角在劇情設定上本就神秘,出場也少,所以更是扁平。但男主角劉冠廷卻展現了劇場演員的演技高度,他透過表情跟眼神,以及傳達出令人撼動的難以逼視感,可說是近期看過的台灣電影中最佳演技,令人叫好。

但在男女主角戲份失衡的狀態下,張寗的演技雖也不遜色,但受限於導演寫實手法的框架下,在銀幕上的吸睛度,還不如她在前作《屍憶》中,短短幾分鐘飾演女鬼的精采表現。因為劇本根本就沒給她表現的空間。在缺乏爆點的日常敘事和寫實乏味的生活中,的確營造了孤獨感。但在電影藝術上,要透過短短幾個過場、空景、蒙太奇、剪輯、場景調度,就傳達出孤獨的概念,例子多不勝數。也就是說,「小薰篇」編劇的能力其實遠勝導演功力,如果換更有藝術才華的導演來詮釋,「小薰篇」在劇本跟演員的傑出條線下,將成為台灣影視佳作。

而在平淡寫實的營造下,偏偏片頭片尾又配上駱以軍的「存在」,原本片尾男女主角告別的餘韻因此被削弱。

雖然「小薰篇」拍糟了,但夢田文創《致親愛的孤獨者》的跨界嘗試,其實是相當不錯的概念。

從另一個角度說,它也忠實呈現了台灣文化界長期以來的積弊。如果不是在過去幾十年商業文化的主導,與21世紀初台灣電影的衰敗影響,相信跨界結合應當是一條能夠展現台灣文化的獨特道路。有這樣的嘗試還是要鼓勵,但就內容來說,只能說台灣觀眾,還沒等到真正充分發揮台灣文化獨特性的影視出現。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