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納坦雅胡時代?以色列重新大選,卻換來更難解的政治僵局

告別納坦雅胡時代?以色列重新大選,卻換來更難解的政治僵局
李伯曼(左)與納坦雅胡(右)|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非未來的以色列總理願意經營一個通常較不穩定的少數政府,否則目前各種政府組成的可能性,多少多會牽涉「與敵人共枕」的橋段。關鍵就在,這些政黨與個人是否能暫時將敵人的敵人化敵為友。

1996年5月29日晚間,不少準備就寢的以色列選民們,不論「左派」或「右派」,都從電視新聞上得知工黨的現任總理裴瑞斯(Shimon Peres)將可望續任總理一職;但當他們隔日起床後,卻發現暱稱「比比」的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以少於1%選票的些微差距(2萬9457張票,註1),擊敗現任的裴瑞斯、贏得總理寶座。

今(2019)年9月17日晚間,一些納坦雅胡支持者,也許會希望23年前、選舉夜後的風雲變色重演,因為當天晚間國會大選投票結束後,多家媒體公布的出口民調都顯示,納坦雅胡的聯合黨(Likud)選情並不樂觀;而挑戰聯合黨最有希望的藍白聯盟(Kahol Lavan)則有可能與聯合黨並列最大黨、甚至超越聯合黨,成為國會最大黨。

至以色列當地時間9月19日下午為止,已開出98%的選票,藍白聯盟以33席超越聯合黨的31席,成為國會最大黨。就席次上來說,納坦雅胡支持者這次要失望了。

2019年9月以色列國會選舉結果(9月19日)
2019年9月以色列國會大選結果|Photo Credit: 謝宇棻提供(參考資料:https://www.haaretz.co.il/news/elections/1.7863213)

目前已表態傾向(註2)願意支持納坦雅胡為總理的「右派」政黨共有55席,而願意考慮支持藍白聯盟領袖甘茨(Benny Gantz)為總理的政黨則共有57席;剩下的8席是李伯曼(Avigdor Lieberman)領銜的以色列是我們的家園黨(Yisrael Beiteinu)。

意即,納坦雅胡與甘茨目前都沒有能掌握過半的席次,即61席。

以色列2019年9月國會選舉結果,依政黨光譜劃分
2019年9月以色列國會大選各勢力結果|Photo Credit: 謝宇棻提供(參考資料:https://www.haaretz.co.il/news/elections/1.7863213)

此次選舉結束至今,單就聯合黨與右派政黨的席次而言,都對現任總理納坦雅胡想要保住職位的願望不利。

選舉策略與動員

不少以色列媒體將這場選舉,形容為現任總理納坦雅胡的生存之戰,有觀察家認為,面對貪腐指控的納坦雅胡如果不能保住總理一職,就會失去所有可能的「保護傘」,繼而遭到檢察總長起訴,最壞的結果,是步入另一位前總理歐麥特(Ehud Olmerty)鋃鐺入獄的後塵。

很自然地,納坦雅胡在選前會希望能確保聯合黨維持國會最大黨的地位,這也解釋為何聯合黨與小黨庫拉努黨(Kulanu)合併,畢竟在4月的選舉中,聯合黨獲得36席,庫拉努黨則獲得4席;只單純地考量加法運算而不列入其它因素,可以簡單地推測,這一政黨合併可能讓聯合黨席次躍升為40席。因此,從聯合黨僅獲得31席的結果來看,實在是有些差強人意。

其中一個可能的原因,是幾個右派小黨重整後組成的聯合右翼(Yamina,原:HaYamin HeHadash)獲得7席的緣故。這個由前司法部長沙凱德(Ayelet Shaked)領軍的右派小黨聯盟,在選前不斷呼籲右派選民,協助該黨衝破兩位數的席次。雖然與這些小黨4月選舉的表現相較,七席算是有進步(4月共為五席),但這讓沙凱德與其黨內同志,企圖形成一股足以制衡納坦雅胡力量的希望破滅。這也似乎在某種程度上證明,其它右派小黨仍無法與聯合黨披敵。

另外,納坦雅胡似乎也面臨不少「形象」問題,他的長期在位、貪腐疑雲、乃至第一夫人莎拉(Sara Netanyahu)、長子亞伊爾(Yair Netanyahu)近年被爆出的種種爭議,都可能讓一小部分的聯合黨支持者有些反感;這次的選舉也是以色列史上首次因總統任命者無法在大選後期限內組成政府,讓選民在上次國會選舉約五個月後,必須再次走進投票所,這很有可能造成一些右派選民的信心危機。就連納坦雅胡祭出他慣用的「阿拉伯選民」問題(註3),在最後一刻進行催票,似乎也未能為聯合黨得票衝出成績。

另一方面,幾個左、右派小黨的整合,似乎都沒有對它們各自的票數有太大的幫助。這包括沙凱德領軍的聯合右翼、與橋樑黨(Gesher)合併的工黨(Labor Party)、以及與前總理巴瑞克(Ehud Barak)合夥後的梅雷茲黨(Meretz),得票結果都算是差強人意,與選前及政黨重整時的聲望相比,似乎是雷聲大雨點小。

唯一可說是政黨整合成功的,莫過於阿拉伯政黨組成的共同名單(Joint List),在上次選舉「分家」為兩黨的阿拉伯政黨,總計獲得10席,這次則獲得13席,有三席的成長。

因應四月選舉而新組成的藍白聯盟,雖然以33席擊敗聯合黨成為國會最大黨,但是相較4月的選舉,則是從35席,降了兩席。

兩個哈雷迪政黨沙斯黨(Shas)與聖經猶太教聯盟(United Torah Judaism)都各有一席的成長,兩黨領袖都視此為動員成功的結果;只是,這僅僅一席的成長,是否能讓這兩黨持續保有加入政府的地位,仍有不少的變數。

沙斯黨競選廣告
Photo Credit: 謝宇棻提供

多數觀察家普遍認為,讓納坦雅胡在4月選後無法成功組成政府的、以色列是我們的家園黨領袖李伯曼,也許會成為另類的最大「贏家」。李伯曼在選前,不斷強調希望能由兩大黨(聯合黨與藍白聯盟)以及該黨,組成「大聯合政府」,企圖排除納坦雅胡多年來的宗教政黨夥伴。李伯曼領導該黨,從4月的五席,提高到這次的8席,不僅讓該黨成了國會第四大黨,也似乎已經讓他在組成政府的協商過程中,講話更有份量。

李伯曼這個排除哈雷迪政黨的大聯合政府構想,固然從一些對哈雷迪政黨頗為感冒的人來說,是個浪漫的願景,但聯合黨與藍白聯盟間、或納坦雅胡與甘茨間,是否真能克服矛盾、甚至自尊之爭來合作,仍是無法確定的變數。

也就是說,儘管多數票已經開出,選後組成政府的態勢仍極不明朗。

幾種政府組成的可能性

依據目前的開票結果、政黨領袖選前及選後目前的言論,進行邏輯性的分析,可能的政府組成大概有下列幾種情況:

第一是納坦雅胡有幸維持所謂的「右派政府」。在這個情況下,這個政府的基本盤將包括聯合黨、沙斯黨、聖經猶太教聯盟與聯合右翼,但目前這些政黨加起來只達到55席,也就是納坦雅胡不是得組成一個不穩定的少數政府,就是必須想辦法說服其它所謂「左派」或「中間派」的小政黨。目前看來,阿拉伯政黨的共同名單與工黨-橋樑黨的聯盟都已經排除與納坦雅胡合作的可能。

也就是說,納坦雅胡若希望以一個國會中佔有多數的「右派政府」持續保住總理職,他恐怕還是需要李伯曼的八席;問題就在於李伯曼與宗教政黨間的矛盾,恐怕不是能夠輕易排解的。既然李伯曼對牽涉宗教、世俗之爭的幾項議題都已經表達堅定的立場,他如果在此時妥協,恐怕會冒著讓部分支持者失望的後果。

  • 影片解說:沙斯黨推出的競選廣告,內容是講述一對夫妻在安息日晚餐時獨守「空閨」,因為世俗派的崛起,導致兒女在安息日安排了不同的活動,而無法回家共進安息日晚餐

第二則是納坦雅胡下台,由藍白聯盟的甘茨組成政府。若是這個結果,該政府將不太可能包括兩個哈雷迪政黨、或沙凱德領導的聯合右翼;如果只有藍白聯盟、兩個左派小黨、加上阿拉伯政黨的共同名單,將形成57席的不穩定少數政府(不過這在數字上的確強過「右派政府」的55席),也將會是以色列政府首次囊括阿拉伯政黨。再者,甘茨想要組成過半政府,就得看李伯曼的臉色;只是,家住在名為「諾克迪姆」(Nokdim)這座西岸屯墾區的李伯曼已經表態,他不願意加入囊括阿拉伯政黨的政府(註4)。

第三則是如李伯曼所願,由聯合黨、藍白聯盟與以色列是我們的家園組成一個完全排除哈雷迪政黨的政府(註5)。目前為止,納坦雅胡已經公開向甘茨表示想要合作的意願,這等於是把球拋到甘茨這邊,只是這對甘茨的確有可能會是個難題,因為甘茨在選前表示,自己只會與納坦雅胡退位後的聯合黨合作。除非甘茨願意違背這條自己訂下的條件,也就是冒著讓部分支持者失望的風險,再不然就是聯合黨內部,有足夠的聲量反抗納坦雅胡。

第四(註6)則是再次進行新一輪的選舉,將目前的「政治僵局」再次訴諸民意。不過這對各政黨來說,可能不是一個非常理想的選項。在今年兩次大選,都扮演重要角色的李伯曼,9月18日早上已經向記者表明,他會盡力避免政府組成協商失敗、再次舉行重新選舉;負責任命政黨領袖組成政府的總統李弗林(Reuven Rivlin)也已發表類似的言論。可以合理推測,幾位牽涉組成政府的關鍵人物,都意識到選民「厭選舉」的疲乏,因此理論上,他們確實有可能會盡全力避免重新選舉的必要。

耶路撒冷一處投開票所
耶路撒冷一處投開票所|Photo Credit: 謝宇棻提供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當納坦雅胡在9月18日表示,希望與甘茨共組大聯合政府後,甘茨給了個不太賞臉的回應;緊接著,李伯曼也批評納坦雅胡在耍小伎倆,不想誠心誠意地談判。

如同前一段提及的,除非未來的總理願意經營一個通常較不穩定的少數政府,否則目前各種政府組成的可能性,多少多會牽涉「與敵人共枕」的橋段:李伯曼若願意加入甘茨所組成的政府,搞不好得和阿拉伯政黨「共枕」;甘茨若願意轉念考慮納坦雅胡的最新提議,那就會違背他競選時的「承諾」;當然,如果各個聯盟內有願意倒戈者,也可能會暫時促成一個政府的組成。關鍵就在,這些政黨與個人是否能暫時將敵人的敵人化敵為友。

註釋

  • 註1:1996年5月的國會選舉,是以色列史上首次進行總理直選,選民必須投下兩張票,一張選總理、一張選政黨;這般總理直選的制度只在以色列進行了三次,在2001年的總理選舉後,至今沒有再舉行過。
  • 註2:基於政黨組成協商的策略,不少小黨目前為止都只願意「考慮」支持納坦雅胡或甘茨,或是表達有條件的支持。一個很好的例子是阿拉伯政黨聯盟「共同名單」的領袖歐德(Ayman Odeh)在與甘茨會面後表示,別假定該黨會無條件支持甘茨組成政府;資料來源:https://www.ynetnews.com/articles/0,7340,L-5591488,00.html
  • 註3:納坦雅胡政府企圖在選前,通過在投開票所裝設攝影機防止舞弊的法案,雖然這項法案最終並未過關,但卻被認為是衝著阿拉伯裔選民而來;阿拉伯共同名單的一位國會議員,便在選後戲謔地感謝納坦雅胡,以這項法案幫助共同名單催票。
  • 註4:當然,甘茨也有可能會企圖策反聯合黨成員,來加入其政府,湊成61個席次。
  • 註5:理論上,聯合黨與藍白聯盟的64席也已經足夠組成政府,而不需李伯曼的政黨,不過這個可能性真的就比較是理論上的,關鍵就是納坦雅胡與甘茨都能「放下身段」、乃至違背競選承諾,與儼然是「魔鬼」的納坦雅胡合作;這個對甘茨來說,有可能會讓部分支持者失望,因為不少支持者之所以願意投給藍白聯盟,就是厭倦納坦雅胡長期執政的狀況。
  • 註6:筆者在此必須虛心承認,自己顯然無法預測所有可能的情況,這四種情況僅是目前看來,邏輯上可推測出的可能發展。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