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遊藝黑白》作者焦元溥:「聽錯」也沒有關係,古典樂又不是政令宣導

專訪《遊藝黑白》作者焦元溥:「聽錯」也沒有關係,古典樂又不是政令宣導
Photo Credit: Readmo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遊藝黑白》很能夠當成工具書,用來搜尋古典鋼琴演奏家的生平或作為選購唱片時的參考;而《遊藝黑白》也是極好、值得獨立閱讀的報導文字,一個樂迷與多位演奏家之間,關於歷史、作曲家、樂曲背景及表演方式的交流討論。

文:犁客

「我真的是,」焦元溥的表情真心不解,「很後來才發現很多人對古典樂有這樣子的刻板印象。」

寫過好幾本與古典樂相關的暢銷書、在電台主持介紹古典樂的節目、評論古典樂唱片、採訪古典樂演奏家,焦元溥很容易被想像成一個從小學習小提琴或鋼琴、閉著眼隨旋律搖頭晃腦長大的孩子,不過焦元溥自承並非如此,「小時候是學過鋼琴,不過這和在小學吹直笛一樣,總不能因為吹過直笛就說自己懂音樂了吧?」

焦元溥喜歡歷史、喜歡植物,從小就愛讀圖鑑類的書籍;「如果沒有從事音樂相關工作,我可能會去研究植物吧?」焦元溥說,「小時候想買書,需要背詩詞去換零用錢,因為這樣所以那時背了很多,現在當然都忘了。後來發現妹妹們都不需要這麼做就能拿到零用錢了,哈哈。」

雖然靠背誦詩詞去換零用錢,但焦元溥或許沒在詩詞上頭花太多心思,小學四年級的時候,學校訓育組長規劃校內的午間廣播節目,找來幾個學生當主持人,其中焦元溥和另一名學姊都學過鋼琴,結果與詩詞相關的週一節目《詩香處處飄》交給學姊,焦元溥分到的週四節目,介紹古典音樂。

「其實就是午休前的半個小時要做節目,其他還有什麼我不記得了,但記得很清楚的是每週一會聽到學姊在那裡朗誦;學姊大我兩歲,後來去唸了劍橋的生物學博士。」焦元溥說,「我沒聽過什麼古典樂,家裡也沒人聽啊,老師說訓導處有一堆卡帶,我就把它們抱回去聽。我聽古典音樂,完全是這樣開始的。」

小學的廣播節目就是講講歌名、稍微介紹音樂背景,然後播卡帶,但焦元溥是個認真的孩子,一定會先在家裡把要播的曲子仔細聽過。「能參考的東西不多,大概就是卡帶側標上面印的說明,而且有時還會搞錯。」焦元溥笑道,「我記得有捲錄音帶把柴可夫斯基紀念老師的《鋼琴三重奏》和李斯特的《匈牙利狂想曲第二號》錄在同一面,李斯特這首曲子因為在卡通《湯姆貓與傑利鼠》裡使用,所以很有名,是很歡樂的曲子。大概因為錄音長度的限制,所以這兩首曲子中間的間隔很短,錄音帶又不像CD有分軌,所以我那時一直以為這是同一首,還在廣播上說:你看西方人觀念就是不一樣啊,老師是個偉大的藝術家,而為了紀念老師過世寫的曲子,還是可以寫得這麼快樂。」

沒有人教我怎麼聽古典樂

雖說有點聽得糊塗,但也聽出了興趣。「當時可以找到的資訊很少,而且也還沒有什麼外語能力,找得到什麼資料就對照著聽,有的是日文譯過來的,有的內容有錯也不知道。」焦元溥說,「我國一的時候對照著歌劇解說書聽完華格納《尼貝龍指環》,知道這事的人會說我好厲害什麼的,但我覺得相反,這沒什麼厲不厲害的,我就是去聽一個有趣但很長的故事還有好聽的音樂。我那時才發現大家會把『聽古典樂』和某種刻板印象連結在一起。」

那些刻板印象包括對古典樂聆聽者的錯誤想像,也包括對「聆聽古典樂」這事的錯誤想像——人性服膺權威,放上「經典」頭銜,大多數人都會認為古典樂一定有某種「正確」的聆聽解讀方式,而明白這個方式的人,就「好厲害」。「但沒有人教我怎麼聽古典樂;」焦元溥說,「柴可夫斯基和李斯特、歌劇唱詞和劇情,這些資訊當然有正不正確的標準,但我認為聽古典樂沒有這種標準,或者說我認為『聽錯』也沒關係。就像經典作品可以容納不同的解讀方式、每個人讀《紅樓夢》都可以有自己的看法一樣;如果十個人讀都只有一個答案,那就變成政令宣導了啊。」

聆聽可以自行詮釋,但資料必須盡量正確。國中的時候,焦元溥變成古典樂雜誌《愛樂人》的訂戶,發現雜誌裡的資訊有誤,寫信勘誤,次數一多,雜誌社直接問他要不要幫雜誌寫文章。「我說好呀,可是先等我考完高中聯考;」焦元溥哈哈大笑,「他們才發現寫信的是個國中生。」

焦元溥在雜誌上發表的第一篇文章就是版本比較,也就是比較同一闕樂曲不同演奏家的表演。「這倒真的和家裡的狀況有關係了,我爸就會把不同人唱的同一段京戲錄在一起聽。」一篇文章後來變成固定專欄,焦元溥從音樂愛好者變成在雜誌上發表評論的十五歲樂評人,直到接近大學聯考時才結束,「結果那時的稿費都拿去買唱片了。」

因為聽得多、比較不同版本,焦元溥於是發現:有些鋼琴演奏家沒按照樂譜彈奏。

實用的工具、極佳的閱讀

「早期的演奏大師沒有錄音可以聽,所以就是看著樂譜上的標示、根據自己的解讀去詮釋;我覺得重要的是love and respect——忠於想法,基於研究,真心誠意地演奏,這是聽得出來的。」焦元溥說,「現在聽錄音方便,反倒可能刻板化,連有些古典音樂比賽的評審都如此。傅聰說過:要勇敢才會成為大藝術家啊。」

透過自己的解讀去詮釋,這不難理解,但不按樂譜彈奏是怎麼回事?「先前發現某些人可能是同一流派,同一師承;有的後來比較樂譜,會發現可能是不同版本樂譜校訂問題。以前的版本有錯,但鋼琴家不知道,照彈,但我用後來的版本比對,就覺得怪異了。當然也會有某批樂譜根本印錯了,導致某時期某地的演奏家,在某個地方都彈錯。」焦元溥聽得越多,越想親自找這些表演者問問,而問題又會帶動問題,包括演奏家的生平、他們解讀樂譜的方式、練習與表演的歷程等等——這些疑問,成為《遊藝黑白》當中採訪稿的基礎。




線上直播論壇:以跨域創新生態系驅動循環經濟,10/14和你一同搶攻綠色商機

線上直播論壇:以跨域創新生態系驅動循環經濟,10/14和你一同搶攻綠色商機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鍵評論網將於10月14日辦理「循環綠色經濟大商機」線上直播論壇,作為「2022年數位綠色雙轉型聯合成果展」之前導活動,本場以2位循環綠色經濟的經驗談,探索更多綠色商機應用發展的可能性。

立即報名加入跨域創新生態系— 循環綠色經濟大商機論壇,搶佔數位轉型先機,共創未來!

近幾年在科技、經濟發展以及環境的多元衝擊下,傳統商業經營模式出現了結構性變革,為了因應各產業的轉變,企業重新對焦各分眾族群需求,甚至在不同生態系之間,透過跨域合作或需求重組,滿足或建構多元市場的需求,推出創新服務價值。

尤其是在經歷新冠肺炎及氣候變遷的影響後,全球對於永續發展的議題更加重視,提倡環境友善的「循環經濟」成為綠色商機下受到高度關注的議題。經濟部中小企業處透過「推升中小企業跨域生態系價值共創計畫」輔導,協助中小企業在綠色經濟的發展有個一個良好的方向,以跨域創新及轉型的實踐,逐漸有了豐碩的成果,也為生態系的發展,增添更多的可能性。

為了讓更多人體驗到企業推動效益,經濟部將於今年10月22日至25日,攜手數位發展部,掌握時下數位與綠色關鍵議題,在松山文創園區2-3號倉庫舉辦「2022年數位綠色雙轉型聯合成果展」。活動圍繞「數位雲」、「永續雲」、「體驗雲」三大展示主題,打造數位、綠色、虛實整合的展場體驗。除此之外,現場還有綠色生活、臺灣特色店家消費體驗,以及數位轉型與綠色永續主題論壇等精彩內容,歡迎前來親自體驗!

【2022年數位綠色雙轉型聯合成果展】活動資訊

  • 日期:10月22日-10月25日
  • 地點:松山文創園區2-3號倉庫(臺北市信義區光復南路133號)
  • 瞭解更多:https://reurl.cc/m3KGZ9

「推升中小企業跨域生態系價值共創計畫」由掌握關鍵核心能力的中小企業為主體,找到市場發展的關鍵方向,帶動跨領域業者共同合作、集體升級,結合綠色永續的概念,將不同產業領域相互串接,打造如生物炭、生態材料與虛擬電廠等多樣化的綠色減碳生態系,為臺灣中小企業擘劃新成長路徑!

立即報名加入跨域創新生態系— 循環綠色經濟大商機論壇,搶佔數位轉型先機,共創未來!

循環綠色經濟大商機線上直播論壇,集結產業專家一次看

「跨域創新生態系-循環綠色經濟大商機」線上論壇將邀請盛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陳偉誠創辦人暨執行長,與京冠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楊青山董事長,分別從「生物炭跨域應用品牌提升生態系」及「生態材料跨域鏈結生態系」的發展成果,與臺灣所有中小企業共同探討如何利用跨域生態系的發展力量,讓永續能成為每個人的日常生活。

循環經濟是由循環加上經濟,過往企業以獲利為主的商業模式,該怎麼結合生態系的每個資源及技術,達到永續及環保的目標?首場專題短講由盛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陳偉誠創辦人暨執行長主講,從木酢產品研發為起點,並於過程中,洞見產業的需求,以生物炭生態系的核心角色推動創新商業模式,從生活用品到建材,帶動包括化工、建材、檢測、應用到場域等跨界跨域的合作夥伴,持續延伸生物炭產品的各種可能。接著將由楊青山董事長分享京冠生技是如何將其引以為傲的發酵技術,透過生態系合作,找到不同專業領域的合作夥伴,實現了「你的天然廢料,我的加值材料,消費者的健康好料」夢想藍圖,轉型成為「材料開發」企業。

2022跨域創新生態系-循環綠色經濟大商機

  • 活動時間:2022年10月14日
  • 活動形式:YouTube線上直播
  • 活動講者:陳偉誠 創辦人暨執行長(盛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楊青山 董事長(京冠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活動主持人:劉姿麟
  • 活動內容: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