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東京電力高層獲判無罪,不代表他們沒有賠償責任

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東京電力高層獲判無罪,不代表他們沒有賠償責任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是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後,第一次就東京電力公司的高層是否有業務過失進行的刑事訴訟。雖然被告獲判無罪,不代表他們就沒有民事賠償責任。

9月19日,東京地方法院就東京電力公司(以下簡稱「東電」)三名高層(前會長勝俣恒久、前副社長武黒一郎與前副社長武藤栄),是否因業務上的過失造成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發生死傷意外一事做出判決。一審判決結果,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當時的三名東電高層獲判無罪。

代表檢方的律師(指定弁護人)表示,會先確認過被害者的看法,再討論是否要繼續上訴。

加護病房裡無法獨自避難的患者們

時間回到2011年3月11日那一天,福島第一核電廠在地震發生當下緊急停機,但隨即席捲而來的海嘯,造成福島第一核電廠全電源喪失,最後演變成爐心熔毀(meltdown)與氫氣爆炸的事故。日本內閣總理大臣因此發布距離福島第一核電廠半徑20公里區域的住戶避難指示。(關於2011年3月11-15日那幾天,福島第一核電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請參考舊文〈是「事故」不是「核災」:回到2011/3/11那一天,福島第一核電廠到底出了什麼事?〉)

當時,距離福島第一核電廠約4.5公里的双葉病院與老人安養院「ドーヴィル双葉」(皆位於福島縣大熊町)都在住戶避難指示範圍內。然而,長期住院的患者與老人安養院的住戶們無法靠著自己的力量逃離現場(特別是當時住在東病院加護病房的患者,平均年齡超過80歲,必須要靠氧氣筒才得以維生),必須要等待外界救援。在等待救援的時間,醫院的電力、自來水、瓦斯管線通通都因為地震和海嘯的關係斷線,加護病房的設備與儀器無法維持運轉,造成留在醫院等待救援的鈴木市郎院長與129名患者當中,有44名患者接連發生營養失調、脫水,甚至有4名患者因此而死。

十年前新設的「強制起訴制度」幫了一把

2012年6月,共有1萬4716名福島市民向檢方提告,認為日本政府與東電高層,必須要為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負起刑事責任。原因在於,當時三名東電高層(時任會長的勝俣恒久、副社長武黒一郎與副社長武藤栄)理應可以預想到10公尺高的海嘯有可能襲擊福島第一核電廠,但東電並沒有做好防範措施,造成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發生,政府發布距離福島第一核電廠半徑20公里的避難指示,才會讓當時住在双葉病院的患者因為死亡(注意,双葉醫院的患者死亡,不是因為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的輻射造成患者死亡。而是地震和海嘯造成醫院斷水斷電,加護病房的設備和儀器無法運轉,再加上外部救援來得太慢,才導致憾事發生。)。

起初,東京地檢署認為「如此巨大的海嘯連專家都無法預想得到」,兩度以理由不夠充分而決定不起訴日本政府或東電高層。然而,日本的司法制度改革在2009年5月新增「強制起訴制度」,即使檢方決定不起訴嫌犯,只要由市民團體組成的「檢察審查會(検察審査会)」兩度議決「應起訴」(兩次議決皆須11名市民審查員有8人以上贊成,才得以通過),就會由法院指定的律師(指定弁護人)擔任檢察官的角色得以「強制起訴」嫌犯。

這次的訴訟案就是如此:在東京地檢署兩度決定不起訴日本政府與東電高層後,2014年與2015年「檢察審查會」分別作出「應起訴」的議決,2016年2月由法院指定的律師(指定弁護人)代表檢方,以「業務上過失致死傷罪」的名義「強制起訴」當時的東電高層(會長的勝俣恒久、副社長武黒一郎與副社長武藤栄),求刑禁錮5年。

民事上有過失,不代表東電高層就有刑事責任

本次訴訟從2017年6月首次開庭以來,歷經37次開庭,直到最近(2019年9月19日)一審判決才出爐。由於本次訴訟是首次因核電廠事故向當時的管理高層追究刑事責任,所以受到莫大的關注。

在這起刑事訴訟之前,已有數起針對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向東電提起民事訴訟,紛紛判定東電有過失。以2017年3月的前橋地方法院(位於群馬縣前橋市)的民事判決結果為例,法官認為東電曾以最大15.7公尺高的海嘯襲擊進行模擬,認定東電早在2008年就預測到海嘯有可能發生,但東電在這段時間內卻沒有做出配套措施,而認定東電確實有過失。

這次的刑事訴訟和過去的民事訴訟最大的不同在於,刑事訴訟如果判決有罪,就有刑罰上的問題,所以在審理過程中必須要更嚴謹。此外,這次的刑事訴訟是針對當時的三名東電高層是否有過失責任,而不是就整個東京電力公司進行審判,所以這三名東電高層是否能具體預測到海嘯發生,是本次刑事訴訟的爭點。

訴訟攻防戰:到底東電高層有沒有過失?

本次訴訟的論點,就在2008年東電子公司製作的一份報告書。東電子公司以日本政府2002公布的地震預測「長期評價」(長期評価)進行估算,如果日本東北海域發生地震規模8.2的地震並引發海嘯,福島第一核電廠可能會面臨最大15.7公尺的海嘯。當時這份報告書在同年6月上呈給時任副社長的武黒一郎和武藤栄。

檢方:東電高層絕對知道可能會有14公尺高海嘯

當時武藤副社長收到這份報告書後做出的決定是,找土木學會驗證這份報告書上的數據可信度高不高,再決定是否要想對策。隔年2月,勝俣會長、武黒副社長與武藤副社長皆有出席的「御前會議」上,一名部長表示核電廠有可能遇上高14公尺左右的海嘯,但三人並沒有為此作出反應。

代表檢方的指定律師認為,由此可知當時東電三名高層,明明可以預想到海嘯發生,卻沒有做出反應。如果當時東電的三名高層立刻下令強化福島第一核電廠海嘯防範措施,就不會發生2011年3月11日那樣的情況。

被告:沒有說不做海嘯牆,只是想先確認可信度

對此,武藤副社長表示自己對這份報告有疑慮,所以先請專家確認,而沒有意圖要拖延強化海嘯防範措施的意思。武黒副社長則表示,當時那名部長也說「這是不太能信的推算」,勝俣會長也說那名部長發言時的語氣,聽起來覺得他自己也很質疑數據的可信度。

被告辯護律師則說道,縱使當時東電高層真的下令要增設海嘯牆好了,當時推算的「最大15.7公尺高海嘯」是從福島第一核電廠的南側打上來,但2011年3月11日那一天的海嘯是從東邊上岸,如果當時三人真的下令要在南邊增設海嘯牆,也沒有辦法躲過2011年3月11日的海嘯,所以不能說當時這三名東電高層有業務上的過失責任。

RTS197ND
由左至右分別為東京電力前會長勝俣恒久、前副社長武黒一郎與前副社長武藤栄|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判決結果:不能超越法律要求被告負刑事責任

最後,法官做出的判決是,縱使東電高層在當時(2008年6月至2009年2月)便決定要強化海嘯防範對策,防止廠房浸水或將廠房搬到高處,也未必能在2011年3月11日那一天完工,所以東電高層唯一能做的防範對策,就只有將核電廠緊急停機(這件事情是有的!福島第一核電廠在地震發生當下就緊急停機了)。

法官還提到,本次訴訟論點的那份報告書,是基於日本政府的「長期評價」進行的推算結果,但「長期評價」本身就沒有具體根據,不少專家都質疑「長期評價」的真實度,就連地方政府都不會將「長期評價」預測的情況列入防災計畫的考慮範圍內。所以法官裁定,這份報告並不是一份可以預見海嘯發生進而發生事故的資訊,當時的東電高層靠著這份報告就要能預想會發生多大災情,抑或要將核電廠停機都有困難。

最後法官總結道,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確實造成不可抹滅的結果,但進行審判時必須要依據當時的安全基準進行慎重評估。當時的法律並不是以「確保絕對的安全性」為前提,縱使當時的東電高層必須要負責,但不能做出超越法律的判決,要求被告負起刑事責任。

東電:會努力「復興福島」絕不逃跑

在判決結果出爐後,東電與三名被告紛紛向社會・福島縣民致歉。東電表示,公司方面不會就本次訴訟結果發表評論,東電會以「復興福島」作為原點,誠心誠意全力地進行損害賠償、廢爐與除輻射汙染工程,並強化核電廠的安全,絕對不會臨陣脫逃背棄社會大眾。

各家報導當中,唯獨NHK不一樣

多數日本媒體都是引用東電在判決結果出爐後的這席話,但NHK的報導有一半以上的篇幅都是站在原告角度,撰寫相關人士得知訴訟結果的反應。在NHK這篇新聞報導中,先後訪問了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後在双葉病院因無法避難而死亡的受害者家屬菅野正克、在事故後離開家鄉避難的避難者、提起本次刑事訴訟的告發人、告發團與受害者家屬辯護律師的告訴團共同聲明、代表檢方的指定律師,最後才寫到三名被告與東電的話,及法官介紹。

除了上述這篇主要報導之外,NHK還單獨出了一篇受訪稿,訪問現在住在福島當地的人對於本次判決結果的看法。受訪對象有現居福島市的19歲少女和63歲男性、曾到山形縣避難、現居福島縣郡山市的五十多歲家庭主婦,及現居福島縣大熊町災害公營住宅、福島縣南相馬市災害公營住宅的住戶(福島縣南相馬市的受災戶永久住宅「南町團地」目前住了230戶。NHK的訪問對象為「南町團地」的代表管理人鶴島夫婦,他們是從福島縣浪江町移居南町團地的受災戶。至於「團地」是什麼,請參考舊文〈享譽國際的千里新市鎮,回顧日本公營住宅「團地」歷史〉)。

事實上,NHK對於本起訴訟的關注程度,可以從NHK特別為本起刑事訴訟開了一個專題看出。在專題中,NHK詳細紀錄每一次開庭時各方論點,從每一個人說了什麼話,到現場速寫插圖,實屬罕見。

參考資料

本文同步刊載於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