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阿拉伯的柯粉們,讓我們知道台灣真的需要《外國代理人登記法》

來自阿拉伯的柯粉們,讓我們知道台灣真的需要《外國代理人登記法》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社群網站被「武器化」的時代,在按讚/退讚與否都能成為台灣人表現出對市長支持與否的時代,外國代理人登記制度,無論是透過哪種法律形式,都應該要在民主的台灣實現。

文:林宥銘

19日,柯文哲市長的臉書粉專,以每小時上萬的讚數暴增,迄今,按讚人數已重新上看200萬大關(編按:截至21日下午4時,柯文哲的臉書讚數一共為198萬4553人次)。

不尋常的新讚數,馬上遭人懷疑是否為「買讚」,且經網友眼尖發現,這些一夜灌爆柯文哲的「粉絲們」,臉書上竟都講著「阿拉伯文」,這些「阿拉伯人」竟然也都喜歡新竹市立委參選人鄭正鈐,而且都有去美國做接髮與做指甲的嗜好。

這並不是說,柯市長兩岸一家親,一路從中國穿越絲路,親到阿拉伯半島,而是證明了:確實有公關行銷公司透過大量假帳號,在為柯市長臉書衝刺讚數。即使柯市長網路社群團隊的柯昱安先生,趕緊po臉書文澄清,表示「讚不是我買的」,但這個買讚風波,想必不是「不要理他就好」可以解決的。

當政治人物粉專的讚可以用買的,營造出一種「眾星拱月」的假象,將會對體質早已失調的台灣政治添上更不利的影響。如果我們又不能立法禁止買讚,也不能要求祖克伯來台灣法院相見,那我們到底該如何處理這些來自阿拉伯的柯粉?

事實上,最近在立法院吵得沸沸揚揚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就是很厲害的工具。

提代理人登記法 余宛如:揭露金流與背後指使者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中共代理人相關法案,目前有民進黨團提出《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部分條例修正草案、時代力量黨團提出《反境外敵對勢力併吞滲透法》草案,以及部分民進黨立委與基進黨合作提出《境外勢力代理人登記法》草案。

政治的「產銷履歷」– 外國代理人登記法

《外國代理人登記法》的訴求很簡單,就跟柯市長的口號一樣:「公開透明」。任何人或團體,如果接受外國勢力經濟上或政治上協助,而在本國進行政治活動,那麼就必須向本國政府進行登記,並定期公開與外國之間的各種經濟上與政治上的代理關係。

簡單來說,《外國代理人登記法》就是政治版的「產銷履歷」。食品安全上,我們希望蔬菜在哪一塊土地生長,受哪條河川的水灌溉,是否有灑農藥等等資訊,都必須要讓消費者知道。同樣道理,所有外國代理人,受哪些境外團體指示,接受多少外國資金等等資訊,都必須攤在陽光下供大眾檢視。

當「你的選舉不是你的選舉」,美國也要重啟代理人登記

《外國代理人登記法》最初是美國在二戰期間,為了防堵納粹的宣傳機器所啟動的。1938年,美國國會通過了《Foreign Agency Registration Act》(簡稱FARA),目的就是要求這些納粹代理人能夠「公開透明」,讓美國民眾清楚知道是哪些國家正在影響輿論。

二戰後,美國的FARA就被冷凍起來「存而不用」,因為美國相信他們的「遊說」制度非常健全,因此以《遊說揭露法》(Lobbying Discosure Act)來規範遊說組織就足夠了。

但是,自從俄羅斯的資訊戰在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大放異彩後,美國才驚醒,原來「美國的選舉不是我的選舉」,民主政治受到境外勢力綁架。來自外國的影響力,不再是那些在華盛頓國會山莊穿著西裝的「遊說團體」,而是在地方社區、企業商號、傳播媒體與網際網路等地,散播各種謠言與偏頗資訊的外國代理人們。

所以,近2年來,川普政府大動作重啟《外國代理人登記法》,目的就是「讓美國人民知道,誰在影響美國的政治」。而各個登記為外國代理人的一切資金與活動資料,都在FARA官網上公開給大眾檢視。

台灣為何需要「外國代理人登記」?

除了來自阿拉伯的柯粉們,台灣最常受到中國代理人的影響。

在傳統媒體的部分,中國國台辦每天都打電話給《中國時報》,並對兩岸新聞下達編採指示,甚至能干涉首頁編排。政黨與組織部分,台灣內部有許多政黨,包括中華統一促進黨、中華民族致公黨與愛國同心會等等團體,在台灣內部高呼一國兩制。

在公務體系部分,每年中國都會邀請台灣的基層村里長,到中國進行交流活動,甚至進行雙邊的交流協議,從台灣社會基層開始滲透。在新媒體方面,前一陣子才爆發出,有23家台灣網路媒體一字不漏地轉發中國國台辦的文章,以內容農場形式來影響網路輿論。

面對紅色勢力無孔不入的滲透,許多人直覺地大喊要提高國安刑罰,不過我們應該暫緩一步,思考單純提高刑罰,真的有用嗎?

當然,強化既有國安法律,例如《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廣電三法》與《營業秘密法》等的確有其必要性。然作為法治國家,如果我們要對中國在台代理人進行懲罰,就必須讓國安與司法單位能夠有效蒐集情報,才能進一步依據證據起訴偵辦,我們需要給予相當的法理依據讓他們行動。建立《外國代理人登記法》就是第一步。

有了《外國代理人登記法》後,我們就可以事先要求外國代理人進行資訊的揭露,讓閱聽大眾獲得透明的政治資訊。若再配合上國安相關法律,將逾越國安界限的政治活動進行懲處,將能對境外政治勢力達到「事前預防」與「事後懲處」的完整效果。

退一步來說,一個民主國家要抵禦外國政治力的影響,最好的方式就是讓來自外國的影響力全部公開,讓人民自主選擇是否接收來自外國的訊息。如果我們的思考,永遠只停留在國家由上而下,去為人民篩選訊息來源的話,台灣的民主不會有實質的話語進步。

前一陣子中譯本出版的《讚爭》一書,給予我們一個重大啟示:當今的世界,行銷公司對現實政治的影響力,可能已經取代熱武器的作用。在社群網站被「武器化」的時代,在按讚/退讚與否,成為台灣人對柯市長的實質支持/抵制的行動的時代,外國代理人登記制度,無論是透過哪種法律形式,都應該要在民主的台灣實現。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黃筱歡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