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之春」再起?埃及爆大規模反政府示威,年輕世代要獨裁總統下台

「阿拉伯之春」再起?埃及爆大規模反政府示威,年輕世代要獨裁總統下台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示威人士大部分是年輕人,他們是「沒享受到革命果實卻被貧窮和緊縮折磨日常生活」的世代,然而許多昔日的革命青年卻憂心這次的示威,會重道覆轍再次成為軍方鬥爭的政變序曲。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就在埃及總統塞西赴美國紐約出席聯合國大會之際,開羅、亞力山卓和蘇伊士在內的數個城巿罕見出現反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示威抗議,一把反貪腐之火是否燒出燎原之勢,引發關注。

示威群眾昨天深夜聚集開羅的解放廣場(Tahrir Square),高呼「人民要求政權垮台」、「塞西滾蛋」等口號。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報導,8年前,同樣在解放廣場上,民眾也高呼相同口號,將長年獨裁總統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轟下台。

亞力山卓(Alexandria)則有數百人遊行到海濱,高呼「起義、無懼,塞西得滾」。北部港巿達米艾塔(Damietta)的抗議群眾則撕毀塞西的巨幅海報。

在「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浪潮下,埃及於2011年爆發起義推翻前總統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首位民選總統穆希(Mohamed Morsi)於2012年6月當選,但2013年遭時任軍方首長的塞西領導的軍事政變推翻。塞西隔年以97%得票率當選總統,2018年連任時,唯一對手是他的一名支持者。

​​《央廣》報導,他的鐵腕統治下,埃及幾乎未出現過抗議活動,因此這次是相當罕見的抗議舉動。近來因為埃及的經濟走弱,迫使政府採取緊縮措施,使他的聲望下滑。​​

塞西執政後大規模鎮壓政敵,數以千計異議分子被打入大牢,抗議活動一律禁止。穆希於2013年的政變中被捕繫獄,2019年6月17日出庭時陷入昏迷,後來身亡,享壽67歲。

當前的示威發生在塞西前往美國紐約出席聯合國大會之際,《半島電視台》整理抗議浪潮重點如下:

抗議事件的規模和地點

據報出現抗議的城巿至少有8個,其中又以開羅、亞力山卓和蘇伊士(Suez)聚集人數最多。社群媒體上已出現許多抗議畫面和照片,「#解放廣場」(#Tahrir_Square)這個主題標籤成為全球熱門話題。

未經許可的抗議在埃及是不被允許的,警方也迅速進行掃蕩,對解放廣場上的示威者發射催淚瓦斯。埃及人權與自由委員會(Egyptian Commission for Rights and Freedoms)指出,開羅至少有4人被捕,有一名記者在邁哈萊(Mahalla)被捕。相關事件無人員死傷通報。

一連串抗議的觸發點?

流亡海外的商人阿里(Mohamed Ali)表示,曾任軍方建築承包商長達15年。他在臉書和推特上傳一系列影片指控曾是將領的塞西與幕僚無視於貧窮問題日益嚴重,仍揮霍公帑追求虛榮。阿里敦促埃及群眾於足球勁旅國家隊(Al-Ahly)和薩馬雷克隊(Zamalek)在開羅的賽事結束後走上街頭。

自我放逐西班牙的阿里說:「我在開羅的軍營裡幫塞西幕僚蓋了5座別墅、幫總統蓋了一座宮殿。」塞西否認指控,表示那是「誹謗中傷」,強調自己對埃及和對軍方「忠誠」。

杜哈研究院(Doha Institute for Graduate Studies)媒體和新聞計畫負責人艾馬斯利(Mohamad Elmasry)說,「現在全埃及人氣最高的大概是阿里」,有數百萬人觀賞線上影片追隨他、使用他的反塞西標籤。艾馬斯利說,這是對塞西政府正當性的某種威脅,否則上週塞西不會親上火線回應。

聚焦探討中東、遠東和英國政治事務的時事雜誌《國際利益》(The International Interest)總編輯哈姆迪(Sami Hamdi)說:「已有數十人真的進入解放廣場,對試圖抗議塞西的人而言,這本身就是一項了不起的成就。」

分析認為,緊縮政策和貧窮飆升導致64歲塞西的支持度於近幾年開始動搖。7月公布的官方數據顯示,33%埃及人活在貧窮境況下,高於2015年的28%、2000年的17%。​​

​​《衛報》報導,塞西執政以來,對埃及各產業都掌控甚牢。埃及國內媒體對抗議噤若寒蟬,或是利用抗議轉場等時機拍攝小團體,誤導民眾抗議規模小,只是有人在亂事。今年埃及也修憲也讓塞西可以持續執政到2034年,埃及軍政府在2013年推翻穆西後,又重回過往穆巴拉克的專制老路。在獲得9成以上同意修憲後,塞西仍碰到執政以來最大規模的抗議,顯示出人民對他的日漸不滿。
是誰在抗議?

示威人士絕大部分是年輕人。美國紐約全球政策中心(Center for Global Policy)資深研究員法米(Dalia Fahmy)指出,昨天走上街頭人士跟2011年扳倒穆巴拉克的群眾不同。

她表示,他們是「沒享受到革命果實卻被貧窮和緊縮折磨日常生活」的年輕世代。法米表示:「讓人民不惜衝破恐懼屏障的氛圍已來到無以復加的程度。」

​​《轉角國際》報導,「和8年前一樣,今天上街的臉孔都非常稚嫩、年輕——但他們的活力是屬於『這個世代」的。」代號「大法老」的埃及網路社運者如此敘述,「今天上街的年輕人,與2011年的解放廣場是兩個世代,8年前的他們還太小太年輕,但『革命』的種子扎下去後,就永遠不回熄滅。」

「我必須坦承:我很害怕⋯⋯我害怕的不是期望落空,而是街頭上的我們再次變成陰謀政客的煽動棋子。」另一名代號「Gigi」的埃及網路社運者如表示,由於920行動的隱密與資訊斷層,許多2011世代根本不知道這場示威存在。因此儘管喊著同樣訴求,許多昔日的革命青年卻選擇待在家裡,焦急地想要釐清:現在是什麼狀況?

讓他們擔心不安的是2013年「塞西政變」的序幕重演,因為當年密謀奪權的軍方,也曾吸納並安插了一批從解放廣場出身的「覺醒青年」,並在軍隊包圍總統府的同時,帶隊上街高喊「支持軍隊、力挺塞西」。因此,Gigi等人才會不安地自問:「這次究竟是革命的重返?還是又一次軍方鬥爭的政變序章?」​​

政府有回應嗎?

埃及政府沒有正式回應,國營媒體也沒有報導示威活動。親政府電視台的報導指出,解放廣場周遭情況平靜。

「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呼籲埃及釋放在抗議中被捕人士並敦促聯合國對埃及施壓,要求開羅當局尊重言論和集會自由等權利。

人權觀察中東和北非區副主任裴基(Michael Page)表示,塞西掌控的安全機構有時間因應,且再度粗暴掃蕩和平抗議,「全球正在關注並採取必要作為,以避免重蹈過去暴行,當局對此應該有所體認」。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