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中海的眼淚》小說選摘:就只是走在街頭,政府憑什麼就要拿槍射殺他們?

《地中海的眼淚》小說選摘:就只是走在街頭,政府憑什麼就要拿槍射殺他們?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不起,可是你們必須下車。記得貼緊著牆邊走,否則他們會槍殺你們的。」朵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司機竟然要在這麼混亂的地方趕他們下車?而且,就只是走在街頭,他們的政府憑什麼就要拿槍射殺他們?

三月十八日,大馬士革、霍姆斯、巴尼亞斯的人民和德拉人一起走上街頭,要求釋放這些男生,高喊:「真主,敘利亞,自由!」

朵亞站在家門外面,看著示威的人遊行吶喊:「廢除緊急狀態法!」要求釋放政治犯,包括德拉的這幾個男生。她站在人行道邊上,就在自家大門外面,看著示威民眾從她面前走過,離得好近,她一伸手就摸得到他們。示威行動的能量和願景讓她也興奮起來。打從出生以來,她就聽說敘利亞人絕對不會反政府,她必須逆來順受。但是,站在這裡看著示威人潮從她面前經過,她突然很想走下人行道,和他們一起遊行,成為新敘利亞的一份子。這時,完全出乎意料的,警察開始對著遊行群眾發射催淚瓦斯,駛近的大卡車也開始噴射高壓水柱。示威群眾四散奔逃,甚至倒在地上,她的興奮變成驚恐。她家前面的馬路瞬間變成相互對抗的地點。她驚恐萬分地躲回安全的家裡。

那天稍晚,示威民眾群集市中心的奧馬里清真寺外靜坐抗議,宣布發起「尊嚴日」(Day of Dignity)活動,要求釋放被逮捕的男孩,也要求德拉市長辭職下台。這一次,駐防清真寺的安全部隊不只使用催淚瓦斯。他們對抗議民眾開火,至少有四個人死亡。

這只是第一批罹難的民眾,繼之而來的戰爭造成超過二十五萬人喪生,迫使全國逾半數的人口離家流亡—超過五百萬名敘利亞人離開國境成為難民,還有將近六百五十萬人在國內流離失所。德拉大部分的居民都被迫離開家園,因為學校、房舍和醫院都成為殘垣斷壁。

敘利亞官方對德拉的和平示威採用武力鎮壓,成為國際矚目的新聞,全球各地都表達關切。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紐約透過發言人發表聲明表示,對抗議民眾使用致命武力是絕對無法接受的行徑,呼籲:「敘利亞當局放棄使用武力,遵守關於人權的國際規範,保障人民表達意見的自由,包括出版自由與和平集會的權利。」

潘基文秘書長說他相信:「敘利亞政府有責任傾聽民眾的合法期待,並透過政治對話與實際改革加以落實,而不是鎮壓民眾。」

然而,敘利亞政府對這一連串的事件有不同的說法。據敘利亞新聞局SANA表示:「滲透者利用週五下午在德拉市區奧馬里清真寺的群眾集會,以暴力行動製造混亂,造成私人與公共財產的損失。」SANA宣稱滲透者放火燃燒汽車與商店,攻擊安全部隊。

儘管政府動用武力對付,示威行動仍然在敘利亞各地擴散,憤怒的群眾要求政治改革。敘利亞的母親節那天,也就是三月二十一日,SANA放出消息,說阿塞德政府已組成一個委員會來調查德拉的暴力衝突,並決定釋放幾個「年輕人」。

德拉被捕的那幾個男孩取回他們的衣服和背包,被送回家,薩拉亞廣場有上萬的民眾歡呼迎接他們歸來。但是興奮的情緒很快就被驚恐所取代,因為其中幾個男生,年紀甚至僅僅十二歲,竟然也遭到刑求。他們背上留有皮開肉綻的傷痕,因為在獄中被以電纜鞭打。他們臉上也有被香菸灼傷的痕跡,還有人被拔下指甲。男孩的情況,讓眾人怒火益加高漲。雖然大家都知道這個政權向來以高壓手段壓迫異議人士,但誰也想像不到他們竟然會刑求年僅十二歲的孩子。德亞的這幾名男孩成為這場方興未艾的革命的偶像,抗議行動愈益擴大。

政府本來希望釋放這些男孩可以平息抗議行動,於是派出資深官員代表總統府向抗議群眾發言。他告訴群眾,總統已釋放被捕的年輕人,同時也已瞭解民眾的要求。這位官員說,逮捕事件之後的暴力行動因何而起,還在調查之中,但一般相信凶嫌是假扮安全部隊行凶的。他又說,阿塞德總統已經派遣他的私人代表赴死者家中弔慰家屬。

這些舉動並沒能讓任何人滿意,抗議行動持續升級,政府指控漠視當局善意的示威民眾意圖顛覆國家。安全部隊開始大批開進城市。在國營新聞頻道上,將示威民眾與恐怖份子畫上等號。許多人被安上「非法之徒」的罪名,例如阿塞德總統的遠房堂弟里巴.黎法特.阿塞德,他自幼離開敘利亞,如今是嚴厲批評政府的人。又如阿布杜.哈林.哈丹,曾經擔任過副總統的他,因為反對政府政策,在二○○五年辭職,出走法國,呼籲政權更替。阿塞德也宣稱有外國勢力介入,想摧毀他們的國家。

就在母親節這天,朵亞的世界徹底且永遠改變了。依據她家的傳統,每年的這一天,她和媽媽、姐妹與弟弟,會一起到外公家吃午飯,並到外婆的墓地唸誦可蘭經的第一章〈法諦海〉,這對朵亞來說,是母親節非常重要的儀式。讀完〈法締海〉經文之後,孩子們會從花束裡抽出一朵花,連同椰棗餅,發送給墓園裡的其他訪客,然後也收下其他人回贈的小禮。

但這天,哈娜亞出於本能的覺得應該要待在家裡。家門外的馬路通常有行人與商販的喧鬧聲,今天卻異常寂靜。據說外面有狙擊手和檢查哨,示威群眾和政府軍之間不時發生衝突。要到娘家,哈娜亞和孩子就必須冒險穿過衝突最烈的市中心。更重要的是,修克里已經出門工作,要很晚才回來,沒辦法陪他們一起去。

然而,朵亞不肯待在家裡。她很喜歡去外公家,那幢老房子有著繁花盛放的花園,她總是在那裡和表弟表妹一起玩。至少會有三十個親人聚在一起,她不想錯過。

「媽媽,」她不放棄,「我們每年都去,今年不能就這樣不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