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羅門與吉里巴斯對台斷交,反映了太平洋島國共同的「生存危機」

索羅門與吉里巴斯對台斷交,反映了太平洋島國共同的「生存危機」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帛琉一位部長親口跟我說的話:「Jerry, we are in the Pacific.」我總覺得這句話有多層意涵,其中一層包括「身為太平洋島國社群的休戚與共及生存危機感」。也許,台灣未來的外交工作,可以試著去思考這句話的意思。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索羅門群島選擇琵琶別抱棄台而去,沒想到接著短短五天之內,我國與吉里巴斯的邦交也成為過去式。斷交潮是否會隨即引爆,現在還言之過早。輿論一般將之歸咎為中共的外交角力以及習近平面對內部權力鬥爭的鷹派反擊,誠然這都是合理的主要解釋,但除此之外,或許也可以從其他角度試著省思。

先從台灣目前在太平洋的邦交國狀態來看。

台灣原本在太平洋共有六個友邦,分別是索羅門群島、吐瓦魯、吉里巴斯、諾魯、馬紹爾群島、帛琉。其中馬紹爾群島、帛琉與密克羅尼西雅聯邦共三國同屬「自由聯合協定」(Compact of Free Association)成員,向來屬於美國的勢力範圍,且美國政府每年編有預算支持這三個國家,亦以駐太平洋美軍協防。

亦即,在台美關係友好的前提下,台灣與帛琉及馬紹爾群島的邦交關係會「相較」穩固。請注意,這也是一個相較的概念,並非說這兩個國家絕對不可能與台灣斷交,畢竟自由聯合協定的另一個國家密克羅尼西亞聯邦亦屬於中國的盟邦。

上述六國後扣掉馬紹爾群島及帛琉後剩下四國,很不幸地這次斷交的兩國即屬於這四國之內。值得警惕的是,索羅門群島及吉里巴斯在這四國中屬於人口大國(索羅門群島),且有軍事戰略價值(吉里巴斯),剩下兩國(諾魯及吐瓦魯)會不會跟進,相信台灣的外交系統正全力回防。

馬偕醫療團隊 造福吉里巴斯
Photo Credit: CNA
曾任駐吉里巴斯大使的洛杉磯經文處長朱文祥表示,馬 偕醫院的醫療團隊為吉里巴斯的人民守護健康(圖), 還曾在有限的器材下完成開腦手術。 (朱文祥提供) 中央社記者林宏翰洛杉磯傳真 108年9月22日

太平洋島國與我國在拉丁美洲或其他地方邦交國有個本質性的差異,亦即「生存危機意識很高」。原因不難理解,因為太平洋島國的自然資源有限,土地及人口有限,對外運輸補給困難,國際航班銜接不足,加上近幾年全球氣候變遷因素,海平面上升,部分國家例如諾魯甚至有領土縮小及消失危機。

因為這些種種因素,造成太平洋島國彼此之間的團結意識強,各國元首之間往往互通聲息,不但總統或總理之間有「太平洋高峰會」(Pacific Summit)機制,甚至這些太平洋島國的駐台大使圈也會不時召開類似的「太平洋高峰會」。

正因為如此特殊的緊密情感連帶,太平洋島國的外交工作更依賴這些國家的高層政要彼此私人情誼的口耳相傳。他們對台灣或中國的印象,可以是國家層次(例如一帶一路到底會不會口惠而實不至),也可能是個人層次(例如哪個大使是不是很真誠努力等等)。以我在帛琉大使館的經驗來看,我們的前線駐外人員一般來說總是給當地民眾正面積極的形象。

值得注意的是,這幾個國家長期重視氣候變遷議題,每一年都在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UNFCCC)或聯合國大會上疾呼全球共同努力對抗氣候變遷,但平心而論,這些島國也常常不免認為大國未把氣候變遷認真當一回事。先別說美國川普總統對於氣候變遷不置可否的態度,甚至有些島國認為澳洲身為太平洋的老大哥,也未盡全力聲援此議題。

索羅門選擇靠向中國發展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索國思考外交轉向之際,美國、澳洲等國都提出加強對 索國的援助,索國卻選擇走上靠攏中國的發展模式。此 圖為108年9月12日拍攝 中央社記者石秀娟荷尼阿拉攝 108年9月18日

諷刺的是,近年來中國在國際場域上不斷鼓吹氣候變遷的重要性甚至夸夸而談中國致力對抗氣候變遷的決心,聽者雖然不免覺得諷刺懷疑,但對比西方大國在氣候變遷議題上的消極作為,太平洋島國的領袖之間想必也是點滴在心頭。這次的斷交,有專家解讀成是美澳聯手不敵中國的利誘,不曉得氣候變遷會不會也是其中之一的變數?

我想起派駐在帛琉時,帛琉一位部長親口跟我說的話:「Jerry, we are in the Pacific.」我總覺得這句話有多層意涵,其中一層包括「身為太平洋島國社群的休戚與共及生存危機感」。也許,台灣未來的外交工作,可以試著去思考這句話的意思,別老是跟對方談台灣的兩岸處境,而是感同身受(relate)對方身為太平洋島國的細緻心境。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