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停走我租的車位,提告竊佔罪會成立嗎?

有人停走我租的車位,提告竊佔罪會成立嗎?
Photo Credit: pxhere CC0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少人都有自己的車位被人停走的經驗,尤其是住在公寓大樓的住戶。但是這種停走別人車位的行為,究竟會不會構成刑法的強制罪或民法上的不當得利?而管委會能否依規約處罰呢?

根據新聞報導,爆料公社上有男子po文爆料,自己早上開車出門買菜不到10分鐘,自己承租的車位就被其他車主停走。男子因為找了一個小時都找不到車主,索性將車輛打橫停放在車位前。下午出門時,正巧碰上苦尋不著的車主,但因該名車主回應:「不然你想怎樣」導致男子理智線斷線,決定繼續用車擋住他的去路。男子表示,自己不清楚會不會被告強制罪,但警方說可以提告竊佔罪。

竊佔罪會不會成立呢?

相信很多人有自己的車位被人停走的經驗,尤其是住在公寓大樓內的住戶。如果剛好臨時找不到其他停車位的話,相信一定會十分憤怒。但是,這種停走別人停車位的行為,會不會構成警察說的刑法上竊佔罪的責任呢?

首先,讓我們來看看竊佔罪的規定吧!刑法的竊佔罪規定在刑法第320條第2項:「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而竊佔他人之不動產者,依前項之規定(竊盜罪)處斷。」

由於不動產在性質上與一般動產不同,必須要經過登記後,才會產生所有權的變動,因此此處的要件,應該不如竊盜罪那樣到「不法所有」的程度。高等法院99年上易字第1034號判決認為,雖然並未達不法所有的程度,但是行為人仍必須要「破壞原佔有支配關係,而建立新佔有支配關係,將該不動產置於自己實力支配之下」,才會構成竊盜罪。因此,行為人的行為必須要具備「繼續性」及「排他性」兩種要件,才會構成竊佔罪的不法佔有的要件。如果佔用的行為不具有持續性、或者並沒有要排除他人的使用,就可能不會構成竊佔罪。

回到本次事件,如果我們用上面高等法院判決的基準來看,究竟會不會構成竊佔罪呢?從新聞來看,佔用停車位的車主似乎並沒有要長期停在車位上的意思,而只是為求搬家方便而停,似乎還沒有達到繼續性地排除原使用人的佔有的程度。因此,若要說是不是一定會構成竊佔罪,似乎還有討論空間。

男子擋車的行為可能會觸犯強制罪

除了車主亂停車的問題,新聞中男子故意將自己的車橫停在自己車位前,則有可能會觸犯刑法上的強制罪。

刑法第304條第1項規定:以強暴、脅迫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者,可以處罰。這也就是大家常聽到的「強制罪」。

本罪的構成要件上,對於「強暴」的力度的要求十分寬鬆,實務上認為,只要妨礙他人工作的進行,就算是強暴行為(28上3650判例);學說上則認為,強暴行為不以對人直接施加為要件,如果對物施加強暴行為而造成對象精神上、物理上的強制狀態,也有可能會構成強制罪。

綜上所述,在本次的案件之中,男子雖然因為自己的車位被停走而感到憤怒,但由於「用車擋住別人的車」仍然屬於強制罪中的強暴行為,因此男子可能會負擔強制罪的刑責。

也可能當作民事事件來處理

有趣的是,當一件新聞案件發生,新聞大多會報導可能有哪些刑法上的責任。但事實上,有被害人的刑事案件,其實都有相對應的民事解決方式,而有時候這些方法可能能更快速地解決當事人間的糾紛。

以本次的事件為例,其實就算刑事上不會被認定成竊佔罪,男子也可以透過民法來請求車主負擔責任。

民法第179條前段規定:「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受利益,致他人受損害者,應返還其利益。」這就是所謂的「不當得利」。而一個人的行為要構成不當得利,需具備幾個要件:

  1. 無法律上原因
  2. 一方受有利益
  3. 他方受有損害
  4. 損害與利益之間具有因果關係

本次案件中,停車的車主沒有法律上得使用該停車位的原因;他的停車行為使自己取得使用該停車位的利益,並因此造成男子無法使用自己租用的停車位的損害,兩者之間具有因果關係,所以符合上面我們說到的「不當得利」的要件。因此,遭佔位的男子是可以要求該車主返還因為佔用自己的停車位所取得的利益。而這邊的「利益」,可能會是男子每天停車所需花費的租金。

管委會可不可以規約處罰?

另一個新聞中有趣的問題點在於,男子希望管委會依照規約對車主開罰,但是管委會不是行政機關或警察機關,可不可以對住戶開罰呢?

針對這個問題,實務上目前有兩種看法:

  1. 第一種見解認為:公寓大廈的規約具有契約的性質,因此必須要住戶同意,不得僅以規約規範未同意的住戶。也因此,管委會不能以社區大會多數決決議所形成的規約,來拘束其他未同意受規範的住戶。
  2. 第二種見解認為:公寓大廈規約性質上屬於「合同(協同)行為」,與股東會決議類似,依據事前同意或法律規定的方式作成決議,具有拘束未同意的住戶的效力。

因此,目前實務上針對管委會能否開罰,其實尚在討論中。但我們可以確定的是,只要表明同意規約中的罰款約定的話,管委會就可以處罰喔!

延伸閱讀

本文經法操司想傳媒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