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3Q陳柏惟:如果「芒果乾」是假議題,看了香港「一國兩制」為何會怕?

【專訪】3Q陳柏惟:如果「芒果乾」是假議題,看了香港「一國兩制」為何會怕?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李秉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陳柏惟直言,選他就代表改變和翻轉。他去掃菜市場,就有地方的阿嬤說,如果這次他又沒當選,以後她孫子恐怕還要繼續投給顏清標的孫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你好,3Q!」這是台灣獨派政黨台灣基進黨發言人陳柏惟的招牌口頭禪,也成為他最為人知的綽號「3Q」,從2018年的地方大選開始,以一口流利台語、幽默又辛辣的風格竄紅,常霸氣批評高雄市長韓國瑜被媒體稱為「打韓戰神」,現在他即將代表基進黨出戰2020台中第二選區立委,而他的對手則是家族在地方掌權超過15年,人稱「台中地下市長」顏清標的兒子顏寬恆。

陳柏惟1985年出生在高雄,在高雄一路讀到大學畢業和當兵,後來投入電影製片管理,曾擔任《KANO》《幸福路上》等片後期特效專案經理、執行製片等。比起其他候選人,他沒有政治、法律的學歷,家裡也沒從政人脈,講起話來帶點「台味」、「中二」,常在臉書上發些鄉民梗日常廢文,讓他顯得更草根親民,2018年地方議員落選後聲量不墜,而且越來越紅。

從電影製片到參選,陳柏惟看到了什麼?

2016年《勞基法》修法,陳柏惟所處的電影業因生態特殊及製作時程需求,製片公司在聘僱員工、工時管理上都面臨制度化和人力需求的兩難,他數度到高雄市勞工局求解,然而唯一解方是得將多數員工開除再以「派遣」或「臨時」任用,「只是想合法有這麼難嗎?」這也讓他驚覺,在台北立法院裡的民意代表們制定的法律雖然精神理想,但現實運行卻會有許多問題無法處理,加上勞資雙方勞動知識都不足、電影圈要組工會也不太可能,「這是台北的政治人物、媒體輿論和勞團看不到的」。

從2014年因318運動受到政治啟蒙,他想參政的念頭也在這次經驗後越來越強烈,他從製片公司離職後,先加入高雄在地組織「高雄好過日」協會,2017年底正式加入基進黨,以素人身份參選高雄市三民區議員,提出公共運輸、托育及住宅等政見,最後以1萬2267票成為「落選頭」,也是基進黨所有候選人中最高票的。

落選後的陳柏惟沒就此消失,常開臉書直播評時事、上政論節目,開設「3Q食堂」「3Q踹共」等網路節目,還和同黨候選人洪正一起為韓國瑜選前提出的政見「愛情摩天輪」做了可行性研究報告並拍成影片在網路上瘋傳,又投入罷韓的「公民割草行動」,2019年大港開唱他在台上和滅火器樂團合唱《島嶼天光》,並對台下大喊「天都還沒光,島快要整個輸掉了!」呼籲台派團結。

2020年,基進黨和民進黨正式合作提名陳柏惟參選台中第二選區立委,《風傳媒》報導,地方人士分析,民進黨找陳合作,主要是看上他「打韓戰神」的形象和空戰能力,另外也想透過和基進黨合作對其他政黨起「示範作用」讓泛綠陣營團結,提名記者會上兩黨共同喊出「保台抗中」「台上中下」口號,陳柏惟再次投入選戰。

參選台中立委,當「照亮」顏家的手電筒

3Q擁有全國知名度,數萬人追蹤他的YouTube頻道,常跟他在直播上閒聊互動,不過這樣的「政治網紅」,要到一個陌生的非都會區打選戰,地方的民眾會願意買單嗎?

台中市第二選區是台中靠海線的沙鹿區、龍井區、大肚區、烏日區、霧峰區、大里區,從2004年就由人稱「標哥」並有黑道背景和刑事犯罪前科的顏清標擔任立委,後來兒子顏寬恆當選,其他家族成員也在台中擔任副議長(女兒顏莉敏)、里長(弟弟顏清通)等,可說是地方「喊水會結凍」的龐大家族勢力。

而民進黨從2008到2016年推出劉瑞龍(得票率29.5%)、李順涼(得票率40.2%)、陳世凱(得票率49%、43%)等人,包括補選選了4次都輸,這次選舉無人登記參選。身兼提名策略小組,負責台中選戰規劃的交通部長林佳龍評估陳柏惟本身已有的空戰優勢,搭配民進黨在地方組織的陸戰,將可同時「打韓國瑜、盧秀燕、顏家」幫助綠營拉抬聲勢,加上地方黨部主委和議員也都認同,雙方於7月會面拍板合作,民進黨地方議員和黨公職們也替陳柏惟站台宣傳

我的參選就是用手電筒照亮台中海線,也給顏家一個spotlight。台中觀光大家都去東勢、清水、大甲或市區,很少會到這邊來,也不清楚這裡到底有什麼?現在因為我參選,開始對這區有興趣,想知道這裡是怎麼回事,就個粉絲跟我說,他因為我去google顏清標,想了解為什麼會被一家人把持這麼久?

可能就跟民進黨在高雄一樣,做久了大家就想換,這也是我的機會,選我就代表改變。我去掃菜市場,就有阿桑(歐巴桑簡稱)跑來跟我說,如果這次又錯過我,20年後他的孫子恐怕還要繼續投給顏寬恆的孫子......

顏家是台灣舊政治勢力裡家族派系的代表,陳柏惟辦公室在幾個月的選情觀察後也分析,顏家透過地方派系,把開發資源集中再分配,透過公廟、地方協會、里長辦公室等,綿密的人脈網絡積極做選民服務,建立難以撼動的利益結構,競選團隊去掃菜市場時更有民眾說,「投給顏家都不用買水,他們都直接送」,整個選區都有人幫忙「固樁腳」。

相較之下,「空降」台中的他還有很多選民根本不認識,陳柏惟辦公室內部民調也顯示,至今仍差對手一大截。但他自認為背後沒有財團利益或政治家族,「我相信選民對我會比較放心,公廟主委的兒子能當立委,我為什麼不行?」 ,他也認為現在的政治生態像「極端氣候」,柯文哲白色力量、韓流崛起、318運動等才會出現,「那我就來變成台中海線的海嘯!」聽起來像對「顏家專產消波塊」開玩笑,不過現在已有近200名志工加入助選團隊,他說,這些比他更了解地方、又想改變家鄉的人都會成為他的選戰部隊。

3Q陳柏惟
Photo credit:陳柏惟競選辦公室提供

他也開玩笑說,「投給我還有個好處,我當立委、顏寬恆做地方服務,反正顏家這麼愛服務選民,那我去中央監督執政,你在地方做服務不是很好?就像高雄人投韓國瑜,結果現在陳其邁常跑去高雄做市長的工作,等於買一送一是不是很棒?那他(顏寬恆)如果落選就不服務選民,就表示他說謊嘛。」

「統獨芒果乾」是為了選舉才產生的「假議題」嗎?

陳柏惟對自己「台獨」立場不避諱,他坦言是幾年前到中國工作後更確定「我不是,也不要當中國人」,期待台灣人能找回自己認同的驕傲,愛自己的文化和語言,以「獨立國家」的思維推動產業轉型,讓文化軟實力被國際看見,「講台語、推台獨都可以很帥,我相信大部分台灣民眾都不想當中國人,只是這樣的想法雖然是主流民意,卻還沒變成政治上的主流勢力。」

然而2018年選舉,倡議「台獨」的基進黨推出12位候選人全軍覆沒,民進黨輸掉7個縣市、70席地方議員,幾個與進步議題的公投案也大敗,讓2016年民進黨全面執政後,許多期待改革的台派青年「跌一跤」,因敗選成為新黨主席的卓榮泰當時就指出敗選原因和同婚、年改以及一例一休有關,陳柏惟也認為民進黨「不夠保守」才會輸這麼慘:

「台灣現況是社會相當保守,多數民眾沒那麼想改變,結果來了一個總統『太進步』,年金、轉型正義、同婚、能源這些改革,一口氣把很多舊東西炸掉大家受不了,林佳龍、陳其邁也是『太進步』才輸。當民進黨走「進步路線」大刀闊斧推動進步議題,反而「台灣保守黨派」角色沒人做,許多選民因而轉向支持相對保守的國民黨,台派選民雖然不投國民黨,但執政黨「走太快」下,郭台銘和柯文哲就獲取了部分保守民眾的青睞。」

倡議進步很難,更難的是「進步台派」不容易彼此合作,陳柏惟對局勢既悲觀也樂觀,他表示,台灣理想的政治樣態是民進黨先「解決國民黨」後走「中間路線」,其他第三勢力小黨持續壯大扮演推動「進步議題」角色,像基進黨就可以「更左更獨」,對比大黨的保守,再去爭辯公共政策走向。

不過面對中國統戰、假新聞攻擊、滲透台灣媒體、國民黨重返執政的野心等,陳柏惟坦言台灣現在「九局下半」,如果還在「這樣的台獨我不要」不彼此團結合作,那恐怕也只能等著「被統一」,這種選前集體焦慮的狀態,似乎也道出了他選擇和民進黨合作,並和無黨籍的林昶佐、洪慈庸等組成「保台抗中前線」的原因。

面對同樣是青年世代的柯市府副發言人「學姊」黃靜瀅日前曾質疑「統獨」是假議題,國民黨近日也屢屢批評綠營為了選舉操作「亡國感」恐懼,掩蓋民進黨執政經濟差、高房價、生育率低等問題,陳柏惟直嗆,「如果中國有結婚套裝方案,移民過去成家生子還送一套房子要不要?習近平惠台政策一直出,把台灣當中國內政,你還是不想去,這不就是討論統獨嗎?」

陳柏惟氣憤表示,「如果統獨只是假議題,香港一國兩制現在變成這樣,跟台灣有何關係?為什麼大家看了會怕?統派上政論節目、旺中講一國兩制、國民黨講和平協議、市長跑去中聯辦,這不都是亡國感?而且就是只在那擔心卻沒做事才會擔心,理解現實、採取行動,不然是『欠統一』嗎?」對自己的獨派立場毫不掩飾的他,似乎不太擔心因此失去中間選票。

懷著理想,但又帶著世故和現實,堅持理念但又願妥協、與人合作找資源,這是過去常在電影導演、投資方和市場間妥協製片出身的陳柏惟身上,彼此看似衝突、讓他顯得有些戲劇化的原因。雖然判斷民進黨「太進步」才選輸,但認同改革的他支持蔡英文連任也願和民進黨合作;相信「台灣應獨立建國」,但也坦言現階段不管修憲、靠總統宣佈獨立都不可能,「講白了沒什麼能做的,現在社會可能連台獨共識都還沒有」。

跑到台中選得贏嗎?選不贏又該怎麼辦?陳柏惟認真又自嘲表示,比起對手他的優勢是「比較帥」,穿著「中二立委候選人」的背心,這個自稱「新好選擇」的台派青年透過社群網路、在地年輕支持者的串連等,已在台中掀起一陣陣過去未有的浪花,即使最終無法打贏選戰,3Q陳柏惟已在政治實踐走出自己的那條路。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李秉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