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廣被認定國民黨「隨附組織」追繳77億,趙少康:帝寶得利應和國民黨討

中廣被認定國民黨「隨附組織」追繳77億,趙少康:帝寶得利應和國民黨討
Photo credit: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廣強調,2006年4家公司購買中廣股權時,國民黨即獲利了結,中廣現在已經完全脫離國民黨,因此黨產會應向國民黨追徵帝寶土地的得利,而不是向現在的中廣追徵。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行政院黨產會今(24)日認定中廣中國廣播公司(以下簡稱中廣公司)是國民黨附隨組織,其名下不當取得的13筆土地及地上建物應移轉為國有,已移轉他人包括仁愛路豪宅帝寶在內的土地,追徵價額共新台幣77.3億元。對此中廣表示公司已在2006年出售予中時榮麗集團,脫離國民黨;中廣董事長趙少康也表示,如果要追徵帝寶土地的得利,應向國民黨追討而非現在的中廣公司。

《中央社》報導,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委林峯正、副主委施錦芳、委員孫斌下午舉行「認定中廣公司為國民黨附隨組織暨不當取得財產命移轉國有及追徵價額」說明記者會。

黨產會認為,中廣公司的人事、財務及業務經營長期受國民黨實質控制,直到2006年國民黨透過原黨營事業華夏公司將中廣公司股權以非相當對價售予好聽股份有限公司、悅悅股份有限公司、播音員股份有限公司、廣播人股份有限公司等4家公司,中廣始脫離國民黨控制,黨產會依據《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規定,認定中廣為國民黨附隨組織。

為何被認定是「隨附組織」?

根據黨產會新聞稿,調查結果指出,國民黨第二屆中央執行委員會於1928年由陳果夫、葉楚傖、戴傳賢等中央委員商決設立廣播無線電臺,隸屬於國民黨中央宣傳部,1936年經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改名中央廣播事業管理處,後經國防最高委員會於1946年決議改組為公司,此為中廣公司成立之濫觴。故中廣公司自成立起即為國民黨之黨營事業,由國民黨實質或間接持有公司過半以上股權,且重要人事派任、員工數、保險、退休均由國民黨中央決定。

中廣公司運作財務來源,黨產會表示,國民黨曾藉威權體制下執政的優勢地位,將戰後原應歸屬國家資產的日產電臺交由中廣公司接收,並由政府挹注資金,協助中廣公司取得經營傳播媒體優勢地位。另中廣公司從銀行貸款至員工薪資、加班費、補助費等支出均須呈報國民黨中央財務委員會審核。

中廣公司自成立以來,就以配合宣傳國民黨政策為主要任務,並向國民黨中央財務委員會進行業務報告,且經公司董事會通過的議案都須送國民黨中央核示,或由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直接決議中廣公司之業務方向及內容。

黨產會表示,中廣不當取得的財產中,目前尚在中廣名下不當取得的土地10萬9627平方公尺及地上建物699平方公尺,應移轉國有;已移轉給第三人或經政府徵收而無法返還給國家者,例如位於台北市仁愛路3段的原台灣放送協會總部(今帝寶基地),已於1999年售予黨營事業中投公司,這類已處分的不當取得財產,黨產會依黨產條例追徵77億3138萬9185元。

《風傳媒》報導,中廣最具價值土地就是仁愛路日本放送協會土地,在前總統李登輝時代,先以88億元賣給黨營事業中央投資,再由中投以90億元賣給宏盛建設。林峰正表示,根據黨產會調查,中廣將土地賣給中投後,「相關獲利並沒有匯出」,其所得價款後來又用來購置中廣松江大樓與林森大樓,二棟大樓取得成本大約也等於68億元,由於帝寶土地取得成本為零,黨產會扣除土增稅成本後,認定不當利得為68億元。日後追徵77億元價款時,若中廣未履行追徵,這兩棟大樓將被強制執行。

另外,林峯正指出,中廣公司所使用的電波頻率,依廣播電視法是由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核配管理,因此不納入黨產會處理範圍。

《自由時報》報導,黨產會於2016年12月16日針對中廣案舉辦預備聽證,並於2017年12月21日首次召開「中廣案是否為國民黨附隨組織」聽證會,2019年6月20日召開第二次聽證會,並於今天做出中廣為國民黨附隨組織之認定。

中廣: 2005年已脫離國民黨

綜合《中央社》《ETtoday》報導,對此,中廣公司指出,2005年底國民黨黨營事業中投公司將華夏公司(中廣、中影、中視之母公司)以40億元出售予中時榮麗集團,「自此中廣公司即脫離國民黨,國民黨無可能介入中廣之經營管理。」中廣強調,自余建新入主三中迄今,國民黨從未掌控或干涉過中廣的人事、財務或業務,「中廣公司非國民黨附隨組織。」

中廣強調,華夏公司於2006年底以高於市價之57億元,將中廣公司96.95%股權售予好聽等4家公司,且因董事長趙少康等人所籌設之4家公司以10億元購買中廣媒體事業,媒體部分之價金已清償完畢,2006年4家公司購買中廣股權時,國民黨即獲利了結。

黨產會追徵的金額中,最大一筆為現在位在仁愛路豪宅帝寶所在的土地,被追徵67.3億元,對此中廣強調,過去劉泰英擔任黨營事業管理委員會主委的時期,主導出售該土地給中投公司,再由中投公司以90億元轉手賣給宏泰集團的宏盛建設,之後由賣地的獲利中上繳了11億元給國民黨。此外當時中廣也在指示下,進行了約27億元的各項投資,多數血本無歸。

《中央社》報導,趙少康則說,過去的中廣是黨營事業,沒人會否定,但以前是不代表現在是。現在中廣的財務、人事全部由他主導,跟國民黨沒關係,黨產會以附隨組織的態度對待現在的中廣,這對中廣的營運、員工與客戶都是非常不公平的。

趙少康表示,中廣問題是有歷史脈絡,除了領取政府補助購入資產外,也扮演對海外與敵後廣播,以及傳遞機密訊息給情治人員的任務,對國家有貢獻,現在卻全部被清算、資產充公,非常不公平。現在的中廣已與國民黨沒瓜葛,黨產會若要追徵出售帝寶土地的得利,應該要向國民黨徵,而非現在的中廣。

黨產會則表示,今天針對的是中廣名下財產,有部分要移轉國有,一部分要追徵價額,中廣目前的股東沒有改變,趙少康對於這家公司的經營權仍存在,未來這間公司也還是會由趙少康繼續經營,除非趙少康要把股權轉手賣給其他人。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