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咒罵呂秀蓮的人,其實根本沒看過她的政見

許多咒罵呂秀蓮的人,其實根本沒看過她的政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我們真心希望終結男性中心的社會,那麼擁有政治特權的男人們就不應該為了自身政治立場——即使是所謂的進步價值——對任何一位女性進行厭女羞辱。

文:吳馨恩

近日,前副總統呂秀蓮宣布代表喜樂島聯盟參選,引發網路及媒體上大量的撻伐,認為呂秀蓮破壞了台派的團結,並且背棄她多年堅守的民進黨。於是呂秀蓮也不甘示弱地回擊,表示黨提名誰就支持誰的「愚忠愚孝」精神該結束了,民主化後應該要有一波反思,身為台灣公民的她,一樣也有參選的權利。

然而,即使呂秀蓮做出這些回應,不僅沒有停止來自四面八方的炮火,反而引來更多攻擊。令人感到不安的是,比起針對呂秀蓮主張的合理批判,充斥在網路及媒體上的是——對呂秀蓮女性身份及年齡的攻擊。像是說她是老查某、老番婆、深宮怨婦、呂后之亂、不甘寂寞的女人與母雞,甚至還有男人要她上媒體前先去補妝。

無論我們是否支持呂秀蓮擔任總統,或她參選總統的政治動機,以及她所提出的各種政治主張,我們都必須承認的是——厭女言論對於民主自由是一種傷害,而不是什麼言論自由或民主討論,如果是的話,那也只不過是男人的民主自由,而且壓迫了女性的民主自由,延續並加深了女性在參政與發語權上的不利地位。

早在1970年代,身為台灣婦運開拓者的呂秀蓮就指出:「男性中心的社會該結束了吧!」呂秀蓮口中所謂「男性中心的社會」,可以參考高醫大性別所教授成令方在《都是異性戀父權惹的禍!》一文的解釋,是指異性戀男人的價值、經驗、作為成為社會大眾關注的中心。至於女人的價值、經驗、作為則不受重視,甚至被整體社會所忽視,這不正是呂秀蓮現在的處境嗎?幾乎沒有人在乎呂秀蓮參選為了什麼,她究竟主張了什麼政治立場。

一邊一國行動黨成立  呂秀蓮籲小黨團結合作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政大法學教授王曉丹就對此批判:「很多人在做判斷的時候並不理性,只是將自己的感受直接講出,於是就忘了她(呂秀蓮)的貢獻與努力,厭女成為主軸!」在《這是愛女,也是厭女》中,收錄了政大政治學教授楊婉瑩《台灣厭女政治的幾種變形:去╱超女性化、少女化╱老女人化》一文也指出,呂秀蓮與年齡相仿的蘇貞昌相比之下,會發現蘇貞昌的年齡象徵資歷,可以打著「老縣長牌」,而呂秀蓮的年齡卻成了負債,不只因為她是女人,更因為她是個老女人。

對於身為年輕女性主義者的我們,確實會感受到呂秀蓮為了政治權力,對蔡英文用了「很父權」的方式進行打壓,或多或少會有些無法認同她的地方。但我也想說的是,呂秀蓮可以有她的政治主張,她想參政絕對是她的權利,如果我們真心支持民主自由與性別平等,說真的沒有什麼理由可以不尊重呂秀蓮的政治選擇,這完全是反民主、反女性主義的。

為此,我還是必須再次呼籲,如果我們真心希望終結男性中心的社會,那麼擁有政治特權的男人們就不應該為了自身政治立場,即使是所謂的進步價值,對任何一位女性進行厭女羞辱,因為女人是一個政治群體,這不會只是對個別女性的人身攻擊,更是對整體女性政治地位的打壓。

在美國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希拉蕊的敗選宣言上,她喊出1970年代的美國婦女運動——女同志女性主義者所高喊的「未來是女性的天下」(The Future Is Female ),50年後的今天,我們還有很多事情必須一起努力。

延伸閱讀

本文經新公民議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