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養成指南》:與孩子出生前的關係,大部分來自爸爸的想像力與努力

《父親養成指南》:與孩子出生前的關係,大部分來自爸爸的想像力與努力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知道象徵懷孕與分娩所形成的神經化學物質——催產素與多巴胺——也存在爸爸體內,但作用的強度遠比媽媽弱,所需的時間和努力也比媽媽多。然而,進化機制並沒有讓爸爸只能靠想像參與懷孕的過程,還有一招可以幫助爸爸進入父親身分:睪固酮是讓男孩蛻變成男人的荷爾蒙。

文:安娜・麥菁(Anna Machin)

對大多數的爸爸而言,越到伴侶懷孕後期,他們與胎兒的依附關係就越深厚。然而,一些爸爸在培養這種關係的過程並不順利。部分男性(如以下提到的吉姆)可能欠缺適當的父職角色模範,部分則需要克服心理障礙,還有一些則會與孩子的媽媽產生衝突。

兒子出生之前,我花很多時間在思考,我應該做什麼?扮演什麼角色?父母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離婚了,當爸爸對我來說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因為我沒有一個真正的父親典範可以學習……。我的父親與我感情疏遠,他只在週末來探望我、和我說笑,但我想成為關心兒子與花時間陪伴他的爸爸,而不是像我父親那樣沒有機會和自己的孩子相處。

——尚恩(六個月大)的爸爸吉姆

在此情況下,評估爸爸在孩子出生前與胎兒的依附關係,有助於判斷親子關係未來會遇到的問題,進而對整個社會產生廣泛的影響。如在第十章所見,身為父親,與孩子的關係有可能對他們的行為、情緒與心理發展造成深刻影響,這些與母親對孩子的任何影響不大相同。在緊密的親子依附關係中,父親能促使孩子擁有良好的心理健康、鼓勵他們獨立自主,並支持他們的行為和語言發展。但是,如果親子依附關係不健全,便有可能對孩子、家庭及社會造成負面影響。與父母關係不穩定的孩子,比一般人更有可能出現反社會行為、成癮與心理問題。康頓在胎兒依附關係的研究中發現,爸爸與胎兒的依附連結——連同父母之間的感情——最能預測寶寶出生後與他的感情會有多深厚。這是一項極為有力的研究,因為可以藉此辨別需要鞏固的依附關係,甚至在孩子出生前就能提早發現。

***

爸爸與孩子在產前的關係,大部分都歸功於爸爸的想像力與努力,這些包含想像孩子的模樣與未來和他/她的感情、盡可能與肚子裡的寶寶互動、花時間思考希望成為哪一種父親。以提姆為例:

我希望我有與寶寶培養出感情……這很困難,感覺就像你對肚子裡的寶寶說話,而他根本不知道你是什麼人或是你在幹嘛。雖然如此,我跟他說很多話,也經常撫摸妻子的肚子。我希望得到參與感。幾天前,我們玩了擊掌遊戲,我輕拍妻子的肚子,而肚子裡的寶寶也回應我……。他有可能只是在打嗝,但這種感覺真的很棒、很酷。

——即將成為父親的提姆

我們知道象徵懷孕與分娩所形成的神經化學物質——催產素與多巴胺——也存在爸爸體內,但作用的強度遠比媽媽弱,所需的時間和努力(撇開分娩不談)也比媽媽多。然而,進化機制並沒有讓爸爸只能靠想像參與懷孕的過程,還有一招可以幫助爸爸進入父親身分。

很多人說睪固酮(testosterone,又稱睪丸素)是讓男孩蛻變成男人的荷爾蒙。在胎兒長到六至十二週大時於子宮內分泌,使男嬰長出陰莖與睪丸,並促成腦部的發展。多數人認為男嬰出生後,有賴於睪固酮及其對大腦發育和行為的影響,他們才會偏好男生的玩具,還有將棒狀的物體都當成刀劍或手槍玩耍。在青春期,睪固酮控制脂肪與肌肉的分布以及骨骼的發育,使青少年的下巴、肩膀與胸部變寬,也促進胸部、臉部與生殖器毛髮的生長。這種荷爾蒙決定了你將會是多稱職的伴侶與父親。

長期以來,人們認為血液裡睪固酮含量較多的男性比較容易吸引伴侶。可能的原因有二:男性受到睪固酮的影響有更多動力追求女性,以及女性偏好下巴寬大、胸部肌肉發達的男性(這樣比較能保護她們、給予更多的安全感)。然而,當男人決定與一個女人長相廝守、組成家庭,之前帶來助益的大量睪固酮突然間變成了阻礙。雖然他試著專心扮演忠誠伴侶與父親的新角色,但荷爾蒙會驅使他繼續尋找其他伴侶,因而危害到任何需要他照顧的後代。這個現象稱為「挑戰假說」(challenge hypothesis),而其本身無疑也是種挑戰。這個假說由英國動物學家約翰・溫菲爾德(John Wingfield)率先提出,試圖解決男性如何在有小孩之前對伴侶忠誠,在生兒育女之後又能成為盡職父親的難題。辦法是,睪固酮必須犧牲。

現實的確如此。在來自不同文化的父親,從實行一夫多妻制的塞內加爾農民、重視子女教育的以色列中產階級、四處播種的菲律賓男性、努力賺錢養家的加拿大白領階級、不與妻子同住的牙買加男性,再到我自己英國父親族群,這些爸爸體內的睪固酮含量遠比非人父者低,無論他們是否與小孩同住。我們知道睪固酮含量較低的男性比較會安撫小孩,會更希望與伴侶共同養育孩子,對孩子的同理心與感情也勝過睪固酮較多的男性。睪固酮是父性行為各有不同的主要因素。我們將在第六章深入探討這個部分。問題來了,為人父者體內的睪固酮含量普遍比沒有小孩的人夫少,是否純粹因為睪固酮含量較少的男性生了小孩?還是當了爸爸之後,睪固酮的分泌量就會減少?

美國伊利諾州(Illinois)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的學者李・格特勒(Lee Gettler)提供了解答。在其開創性的五年研究中,格特勒與同事追蹤一群菲律賓男性展開伴侶關係與當了爸爸之後的變化。研究人員在這些菲律賓男性還是單身時,測量其睪固酮基礎值。五年後,再度拜訪這群男性。在研究初期接受測試的六百二十四名男性中,其中有一百六十二人在這段期間第一次當了爸爸。這些人在研究初期睪固酮含量位居群體之冠,但是五年後的睪固酮數值是受試者當中最低的一群。

那些依然單身與已有伴侶但沒有小孩的男性,其睪固酮的含量則沒有明顯變化。格特勒找到答案。體內睪固酮含量高的男性比較容易找到伴侶,當爸爸之後睪固酮含量減少的程度也最大。睪固酮含量會受到父親的身分所抑制,雖然分泌量在孩子出生的前幾週略微增加,但再也沒有回復到當爸爸之前的程度。生物的進化選擇了一種機制,讓男人成功兼顧單身男子與盡責父親互相衝突的需求。

相關書摘 ▶《父親養成指南》:父親對於青少年子女的發展,如同對學步幼兒一樣重要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父親養成指南:從只出一張嘴的豬隊友,進化成參與育兒教養的新時代神隊友》,馬可孛羅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安娜・麥菁(Anna Machin)
譯者:張馨方

父性是天生內建,還是後天習得?
從「我」到「我們」,男人如何調適成為父親的過程?
爸爸也可能罹患「產後憂鬱症」?

如果你對「父親」身分感到好奇,
或面臨以下情境,
一定不能錯過這本書!

◆「什麼都我在做!」——哀嘆自家沒有神隊友的媽媽
◆「我顧不來,孩子也只要媽媽……」——也想晉升老婆心目中神隊友的爸爸
◆「我們的生活不再只是兩個人了!」——即將展開育兒旅程的家庭
◆「到底該如何理解『父親』角色?」——想了解最新「父職」研究者

「為人父母」是許多人經歷最深刻改變生命的經驗之一。然而,相較於母親,父親在這段過程中遭遇的衝擊和困境,卻往往遭到低估,甚至被忽略。事實上,父性與母性的概念同樣深刻,對孩子的成長、家庭運作與社會穩定皆影響深遠。媽媽懷孕時,爸爸會藉由想像孩子的模樣、未來與孩子的互動關係,進而思考自己希望成為什麼樣的父親。這段過程中,爸爸的賀爾蒙也會因此發生類似媽媽的變化,令男人逐漸進入「父親」這個新角色。

父親養成指南
Photo Credit: 馬可孛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