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招生歧視亞裔,是美國「多元文化主義」帶來的危害

哈佛招生歧視亞裔,是美國「多元文化主義」帶來的危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多元文化主義」將重心轉向對文化多元性價值的強調,認為文化多元化本身就是值得追求的。為此,它極力貶抑主流文化,欣賞甚至崇拜各少數族群、宗教以及社會弱勢和邊緣群體的文化。這樣,美國的主流文化受到嚴重侵蝕和削弱,從而帶來文明的危機和衰落。

螞蟻對抗大象:「大學生公平錄取」組織 vs. 哈佛大學

哈佛大學是美國乃至世界大學排行榜上常常名列第一的大學。USNews公佈了一份美國獲捐贈總額最多的大學名單,截止二零一七財年,哈佛大學以三百七十億美元這個扎眼數字,榮登榜首。哈佛大學法學院堪稱美國最優秀的法學院,畢業生遍佈要津,是總統和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搖籃。那麼,誰敢挑戰哈佛大學這個巨無霸,跟它打官司呢?

然而,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不點「大學生公平錄取」組織(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SFFA)將哈佛大學告上法庭。這個組織代表一群被哈佛大學拒之門外的亞裔學生。他們由保守派活躍分子愛德華・布魯姆(Edward Blum)領導,布魯姆反對在公共生活的各個方面考慮種族因素。現年六十五歲的布魯姆曾經將類似案件推到最高法院,其中有一起是關於德克薩斯大學錄取學生中存在明顯的種族歧視。不幸,這起官司輸了,那時候左傾的大法官占多數。

狀告哈佛的案件在波士頓聯邦地方法院審理。審理中,原告和被告的律師分別作了開庭陳述,原告指控哈佛事實上對其錄取的亞裔學生數量設定限制性配額,而哈佛否認其招生做法有歧視性。在開庭審理前夕,雙方支持者在波士頓以及在劍橋市的哈佛校園舉行了針鋒相對的集會。

原告認為,為了錄取更多白人和其他少數族裔(主要是非裔和西班牙裔),一個少數族裔——亞裔受到不公正對待。原告律師亞當・莫塔拉(Adam Mortara)聲稱,本次訴訟不是反對校園多元化,而是反對對亞裔學生的身份歧視:「這次審理是關於哈佛對亞裔申請人已經做過的和正在做的事情,以及哈佛在招生過程中使用種族的熱情是否過分的問題。」原告稱,哈佛對亞裔設定了高於其他族裔的錄取標準,並訴諸於種族平衡的做法來構成其每屆新生,違反了民權法。哈佛的做法是通過操縱其錄取過程的某些方面,尤其是非學術的判斷——包括「個性評分」這種難以量化的標準。

這個案子被普遍視為是圍繞《平權法案》(Affirmative Action)的未來的一次鬥爭。所謂《平權法案》,是基於族裔因素對少數族裔(非裔和西班牙裔)在大學入學時進行照顧——這個少數族裔不包括亞裔,亞裔甚至遭到明目張膽的「反向種族歧視」。按照該法案,大學錄取可以合法地考慮種族因素,也就是說,非裔和西班牙裔學生可以因為族裔被加分。因為入學名額有限,相對應的,亞裔入學時被「合法」歧視。為考入同一所大學,亞裔SAT分數需要比白人高一百多分,比非裔和墨西哥裔高近三百分。

在歐巴馬(Barack Obama)時代,政府加劇了這一對亞裔的「反向種族歧視」。歐巴馬政府負責教育的高級官員舉例說,像哈佛這樣的常春藤名校,非裔學生只占學生總數的百分之五、六,而非裔美國人占美國總人口的百分之十二;亞裔學生占學生總數的百分之二十,而亞裔只占美國總人口的百分之六。所以,要讓「顛倒」的比例平衡過來。這是一個可怕和惡毒的想法。對於信奉「以教育改變命運」的亞裔來說,這是對他們的美國夢的打壓和摧殘,其邪惡程度不亞於當年的《排華法案》。

有關種族在錄取中的作用的辯論,正在美國各個層次的教育機構中展開。《平權法案》的影響,不限於哈佛大學及常春藤大學,還包括所有的大學、菁英高中、為有天賦的學生提供特別課程的小學和初中的項目,甚至包括職場招聘的「潛規則」。

原告正在試圖消除在錄取過程中使用種族的做法,並指責哈佛在考慮使用無種族傾向性的替代政策來實現自己的目標上,沒有做出真誠的努力。哈佛則說已做了真誠的努力,並表示,消除種族因素將導致不可接受的多元化降低,哈佛把多元化視為其教育使命的一部分。

原告舉出的證據包括,哈佛對錄取情況彙報的報告初稿,這份文件曾於二零一三年在校內流傳過。報告由哈佛研究招生的辦公室撰寫,報告揭示,亞裔的身份與被錄取有明顯的「負關聯」。原告認為,這份報告是他們掌握的最強有力的證據之一。「早在『哈佛不公平』(Harvard Not Fair)網站出現之前,早在哈佛知道這個案子的任何事情之前,哈佛內部的研究人員就對哈佛、對負責招生的菲茨西蒙斯院長(William Fitzsimmons)說,有更高的個性評分對被錄取來說是最重要的。研究人員還告訴他們,對非洲裔美國人有一個大的額外考慮。」

發起狀告哈佛大學法律訴訟的SFFA的負責人布魯姆在新聞發佈會上透露,在持續三個星期進行的法庭審訊期間,代表亞裔學生的SFFA律師,曾經的相關學生申請人悉數到場。同樣,代表哈佛大學的律師團隊陣容相當強大。哈佛新校長出庭,特意介紹哈佛的應訴團隊。

布魯姆表示,最後一次庭審的結案辯論持續了長達五個小時。原告提供的證詞足以表明,哈佛大學在錄取評估過程中,特別針對亞裔學生的「個性特質」,涉種族歧視行為,做法很惡劣。面對這些有力的證據,哈佛無法避開,相信法官不會忽略。

左派的《紐約時報》不支持這起訴訟,卻也承認:「法院可能會做出廣泛的裁決、並在這個問題上制定新法律,也可能做出只影響哈佛的小範圍裁決。法律專家說,至少此案將把世界上最嚴格挑選學生的機構之一的有時神秘的錄取方法顯露於世。」《紐約時報》認為:「這個案子非常適合上最高法院,如果真上了,它將改變錄取的特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