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鯨吞億萬》:美國通緝富商劉特佐,給了中國收編馬來西亞的機會

《鯨吞億萬》:美國通緝富商劉特佐,給了中國收編馬來西亞的機會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美國聯邦調查局的追緝下,劉特佐展開了在世界各地的流亡生意,由於一馬主權公司弊案牽涉到馬國前首相納吉,最終美國展開的司法壓力讓納吉決定向中方求援,並積極參與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

上海,2016年4月

對於人在上海半島飯店裡的劉特佐而言,從馬來西亞流亡的生涯還算愜意。飯店裡有兩家米其林等級的餐廳,從他的房間裡,還可以遙望黃浦江另一頭,矗立著一棟棟現代化的高樓大廈。

來到上海,是因為他想要力挽狂瀾。聯邦調查局的四處訪查,已經讓他美國的事業停擺,大銀行不想與他有瓜葛。原本他計畫和紐約地產商史帝夫.威特考夫與阿布達比的穆巴達拉基金,在中央公園旁買下公園大道飯店,富國銀行也拒絕提供融資。

於是,他到上海找綠地集團合作。4月26日,劉特佐傳了一封電子郵件給穆巴達拉基金執行長哈爾敦,說他打算將手上公園大道飯店計畫的持股轉讓給一位科威特皇室成員。這位科威特買家只是被他找來當人頭的一位老友,事實上,當科威特買家取得股權後,就會轉手將股權賣給綠地集團。

「2015年,我遭受惡意媒體的抹黑,導致(公園大道飯店計畫)的融資受阻。」他告訴哈爾敦。不過,有了綠地集團加入,資金不再是問題。

這回他故技重施,同樣搬出官方機構替他撐腰,只是這次換成了中國大陸政府。他打通管道找上綠地集團董事長,不僅給了公園大道飯店計畫一線生機,也或許能讓他獲利出場全身而退。

由於擔心聯邦調查局採取進一步行動,劉特佐設法將其他財產變現。四月間,他委託蘇富比替他賣掉先前買來的巴斯奇亞作品〈癮君子〉。結果美國避險基金經理人丹尼爾.桑海姆(Daniel Sundheim)以3500萬美元買下,比劉特佐3年前買進的價格少了1400萬美元。除此之外,其他畫作也被他在很短的時間內一一脫手。當初買這些畫作,本來就是為了預防有這麼一天,畢竟房子和公司股權都不如藝術品容易脫手。

AP_888866225225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已故美國塗鴉藝術家尚·米榭·巴斯奇亞(Jean-Michel Basquia)的遺作〈癮君子〉(Dustheads)。

就在這段期間,《華爾街日報》又登了一篇關於劉特佐涉入納吉祕密帳戶的內幕,以及他如何在幕後操縱一馬公司的細節。這篇報導刊出之後,「大馬線民」從此與我們失聯——或許他發現了,根本無法左右我們的報導。

《華爾街日報》試圖追蹤劉特佐的下落。布萊利.霍普(本書作者之一)飛到上海,半島飯店櫃檯小姐證實劉特佐確實長期下榻於此;但是,當霍普到了飯店公寓門口時,警衛卻堅稱從來沒有這個名字的人住在那裡。他接著走到櫃檯,這回櫃檯小姐查詢電腦,所有與劉特佐有關的資料全都消失無蹤。霍普隨後飛到香港,因為「平靜號」正在那裡維修,但船長說遊艇主人並不在船上。

資產賣給中國大陸,40億美元入帳

看來,劉特佐找中國大陸的國營企業合作的確是妙招。發展至今,一馬案已經讓納吉與沙烏地阿拉伯和阿布達比鬧翻。馬來西亞總檢察長說,納吉帳戶裡的錢是來自沙烏地阿拉伯的政治捐獻;但沙烏地阿拉伯拒絕公開承認有這回事,該國外長只願意說他相信納吉沒有做錯事。沙烏地阿拉伯的確有些捐款給馬來西亞,但不願意替納吉政府的說法背書。

納吉此刻需要做的,是設法填補一馬公司的財務黑洞。一馬公司當時已經負債130億美元,而且還要另外找錢出來還給阿布達比,可是一馬公司根本拿不出這筆錢。後來一馬公司名下許多筆資產,都是由中國大陸的國營企業出資買下,包括位於吉隆坡的土地與發電廠,如果全數賣出,可以有40億美元入帳。雖然不足以解決一馬公司的財務黑洞,但不無小補。

想讓麻煩徹底消失,劉特佐需要更大筆的交易才行。2016年6月28日,他在北京與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主任的肖亞慶見面。當時的他有納吉撐腰,已經儼然是個馬來西亞部長級人物,與中、馬官員一起商討一個龐大計畫:引進中國大陸國有企業到馬來西亞,興建一條耗資160億美元的鐵路,以及造價25億美元的天然氣管。

RTS1B3GR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2017年8月9日,納吉(左二)和交通部長廖中萊(左三)在關丹看東海岸鐵路線模型,該鐵路為中資合作項目。

問題是:這幾項建設的預算,全都被超估。一份劉特佐在會議前草擬的文件指出,這些建設將為中國大陸企業帶來「優於市場的報酬」,但事實上,他提出的預算,比原先顧問公司建議的金額超出一倍之多。同時在另一份文件中,雙方商討中國大陸國有企業要如何付款,「間接償還一馬公司債務」。根據一份會議紀錄,肖亞慶在會議中表示必須讓大眾相信「所有計畫都符合兩國的共同利益。」

這正是習近平所推動的「一帶一路」真相:北京從馬來西亞的苦難,以及劉特佐的困境中,逮到一個將馬來西亞收編為中國大陸附庸國(client-state)的機會。納吉甚至開始與中國大陸領導人祕密討論,如何讓中國大陸軍艦使用兩個馬來西亞海港。隔天的一場會議中,中國大陸公安部副總警監孫力軍證實,中國政府已應馬來西亞提出的要求,在香港監控《華爾街日報》,包括「全面監聽住所/辦公室/設備」,「追溯電腦/手機/網路資料」以及「全天候監控」——根據一份馬來西亞的簡報。

這份簡報上還指出:「孫力軍說他們將找出香港《華爾街日報》與所有馬來西亞相關人士的聯繫紀錄,一旦完成將會把所有資料透過非正式管道提供給馬來西亞。」

孫力軍還承諾將透過中國的影響力,讓美國等國家撤銷一馬案的調查。不過,最後中國大陸是否遵守承諾,抑或只是說給劉特佐聽聽,就不得而知了。

無論如何,一馬案給了中國大陸絕佳機會,取代美國在馬來西亞的影響力。納吉在這時候捨歐巴馬(其實歐巴馬也已經對馬來西亞不再有信心了)擁抱中國大陸,也是順理成章的發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不斷透過各種方式——例如強硬地主張擁有南海主權,或是柔軟地走外交路線,與鄰國合作興建高速公路、海港等基礎建設——擴大中國大陸在海外的影響力。沒多久,納吉聲稱一馬公司的問題已經獲得解決,馬來西亞國家總稽查署已經完成調查報告,不過政府將該報告列為機密,不對外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