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臨城下,參與研究守護叉雞飯

毒臨城下,參與研究守護叉雞飯
圖片由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連年捱貴活雞之下已被逼改變食冰鮮雞的飲食文化,現在歷史可能重演在鮮豬身上,阿媽靚湯的豬骨都變雪藏。我們應反思在進口食品的風險越來越高之際,真的應該放棄本土生產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最近香港人特別想食叉雞飯,更有阿叔為其高聲疾呼!但大家又知否,近月非洲豬瘟已經衝出中國,入侵亞洲各國,大批豬隻死亡,叉燒只會越來越貴,若陷入斷貨危機,屆時叉雞飯就慘變X雞飯。

自從2018年8月在中國爆發第一宗非洲豬瘟後,全國省市幾乎全部淪陷,遠至西藏都有疫情。2019年,病毒更在亞洲各國迅速蔓延。連同剛確認疫情的韓國,東南亞及東亞只剩下日本、台灣、泰國(剛有疑似個案)、馬來西亞及印尼,以及香港未有發現本地非洲豬瘟個案(新加坡及汶萊本身沒有養豬)。

雖然中國農業農村部部長在4月初公開表示疫情已受有效控制,但香港在5月和9月在上水屠房在中國輸港豬隻發現豬瘟病毒,近日中國更出現肉價補貼及限售限購,國慶前夕更需要釋放中央儲備雪藏豬肉穩定民生。明顯疫情不但沒有受控,甚至有擴大的趨勢,香港已面臨「毒臨城下」的處境。

71486294_2546173732145351_45222782253924
圖片由作者提供

幸而香港本土養豬業仍能守住防線,未有爆發本土豬隻感染個案。若連本地豬隻也中招,積弱多年的本地養豬業有機會全軍覆沒。相對於台灣和日本的高度防備(例如禁止旅客攜帶豬肉入境)、及有豐富對應豬瘟疫情經驗的歐盟的生物安全(biosecurity)措施(例如隔離及實施禁運區等),香港的措施只包括「控制車輛進出、加強清潔消毒」等[註],極為輕敵,只向公眾聲稱「豬瘟不傳人,可放心食用」,不但沒有改變只靠肉眼檢測而非恆常化驗的做法,更將屠房運作改為「日日清」,將潛在有問題的豬肉在「驗清驗楚」前,加速流入香港市場,亦增加其他疫症透過輸入豬隻傳入香港、甚至感染人類的風險。

政府如此消極不作為,香港僅餘的43個豬場營運者人心惶惶,如此下去,感染本地豬隻也許只是時間問題,進一步摧毀本港的鮮豬供應。是次豬瘟風暴,揭露了香港食物安全系統的兩大問題:

(一)食物入口的來源、檢測、化驗未能對應新形勢,尤其對應來自中國入口食物的風險,相關政策資料亦相對貧乏,缺乏透明度;

(二)港府無心扶植本地農業,令香港日益依賴外來食品,無法抵禦來自進口食品的衛生風險。

在2016年公佈的「新農業政策」,養豬及養雞兩個產業完全缺席。香港近年已沒有本土農場爆發禽流感,大陸活雞就因接連發現禽流感,以及檢疫標準未有共識而極少入口。我們連年捱貴活雞之下已被逼改變食冰鮮雞的飲食文化,現在歷史可能重演在鮮豬身上,阿媽靚湯的豬骨都變雪藏。我們應反思在進口食品的風險越來越高之際,真的應該放棄本土生產嗎?

由生產、運輸到銷售及食用,香港的食物系統安全實在有太多問題及迷思。本土研究社將先針對最急切的非洲豬瘟,打開食物系統安全研究的序幕。未來將有一連串關於推廣食農科普、查閱政策文件、調查訪問以及收集生活數據,誠邀各位香港人加入爭取食物自主,齊齊捍衛我們的叉雞飯,你我都是持分者!

註: 立法會食物安全及環境衛生事務委員會:〈政府應對非洲豬瘟〉(文件編號:CB(2)528/18-19(07))

參考資料: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ASF situation in Asia update

本文獲本土研究社授權轉載,原文請看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