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女友》小說選摘:為了挽回機師男友的感情,我決定成為空服員

《完美女友》小說選摘:為了挽回機師男友的感情,我決定成為空服員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奈特只是暫時恐懼承諾罷了,就算當下我的確感到晴天霹靂,不過現在已經比較了解狀況。所以,等時機成熟,我也在航空公司服務的事就可以公開了,當他能體會我為了搶救我們的愛情而不惜歷經千辛萬苦,一切就都會回到正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凱倫・漢彌爾頓(Karen Hamilton)

現在

我塗上紫紅色脣膏,完成變妝的最後一個步驟。只要你用心去思考,所有最棒的點子都很顯而易見。在這個被水潑濺的鏡子裡的我,濃妝豔抹,有著深褐色頭髮,不過一雙眼睛還是沒變。聚酯纖維做的領結刮得我皮膚好癢,制服穿起來感覺很奇怪,死板的長褲套裝和八○年代流行的墊肩,讓我變成一個毫無特色的空服員。我擺出專業的面無表情,冷靜而沉著。新的一年。新的我。

艾美的映影出現在我身旁,皺起鼻頭說:「廁所的臭味讓我想到學校。」

我也皺起鼻頭。「廉價的衛生紙和可悲的水滴聲,讓一切更糟了。」

我倆都停頓了一、兩秒,靜靜聆聽著。

她瞄了一眼手表。「該走嘍,留下不好的印象就糟了。」

我跟著她走出洗手間。她赤褐色的頭髮編成一個圓髮髻,整齊俐落到不像真髮。她擦的花香調香水清新淡雅,我的香水太濃了,令人作嘔的氣味已經刺鼻一個早上。我們混進其他十八位培訓生中,魚貫走回教室,這時只見其中一位教官布萊恩舉起手來,手心向外。

「嗯哼。」

現場陷入一片沉默。不曉得有沒有人和我一樣,一直在按捺想尖叫的欲望。說真的,這份工作會有多難?我想著這工作不就只要上班打卡、登機起飛、發餐盤、收餐盤、收工下班,以為乘客只要吃飽喝足,就能靠艙內娛樂系統自娛,然後想像著只要飛機一落地,就會有充裕的食物在飯店泳池涼爽一下,或探索當地的市集。

我發現布萊恩還在講個沒完,無奈之餘只好逼自己聽他說什麼。

「不必找位子坐了,我們要去模擬艙測驗操作設備。」

我們又無精打采地晃出教室,在走廊上集合,接著被布萊恩的最佳拍檔朵恩趕著上路。我們跟隨她下樓,穿過接待大廳。朵恩在袖珍鍵盤輸入密碼,然後我們走進一個小房間。牆上有一排釘子,掛著成堆看起來很髒的連身工作服。

「各位,麻煩聽好了。請妳們在制服外面套上連身服,脫掉鞋子,放在底層的鞋架上,再穿白色的保護套。」

我呆站原處。除了我以外,每個人都動了起來,從釘子上拎起連身服查看尺寸。天哪,我辦不到。這些衣服髒死了,看起來好像……從來沒洗過。

「茱莉葉,有問題嗎?」布萊恩流露誇張的關切表情。

「沒事。沒問題。」我微笑著說。

他轉身走開。「那麼,各位小姐,穿裙子的記得腿要遮好,有些儀器上的魔鬼氈會刮壞妳們的絲襪。」

該死。真的沒其他選擇了,我先把手臂穿進去,再扣鈕釦。我幹麼特地把制服套裝送去乾洗啊?穿上這身鬆垮的連身服,再套上鬆緊帶箍住腳踝的腳套,我看起來實在很滑稽,只差沒戴面罩,不然簡直像準備調查犯罪現場的探員。就連艾美看起來也沒平常那麼完美。

「這下一定會很好玩。」我輕聲對她說。

她樂得眉開眼笑。「我等不及要實際演練了。當空服員是我從小到大的夢想。」

「是哦?」

怎麼會有人從小夢想要當服務生,就算在天上飛又怎樣。我小時候就把人生規畫好了,而且我的計畫很大、很正當。

「茱莉葉,該妳上場了。」布萊恩撐著門,免得它關上。

他真的很煩人,可是我還得再忍受他五個星期。我跟著他進入一間偌大的倉庫,裡面有一區區不同樣貌的飛機:有的停在地面,有的置於高臺,全部有階梯通道可達。我們跟上其他人的腳步,沿著建築物走。機艙的前門突然開啟,好幾個穿連身服的機組人員飛奔出門,躍下滑梯。一位身穿制服的男性組員控制艙門並高聲指導步驟,在警報器發出的尖銳聲中喊著「跳、跳」。

我們匆匆經過,最後朵恩和布萊恩在貌似兒童充氣歡樂堡、一團吹足氣的銀灰色物體旁止步。「好,上救生滑梯前,我要先跟你們介紹幾種救生設備。從現在開始,要把『飛機降落水上』稱作『水上迫降』……」

我開始精神渙散,朵恩的聲音也愈來愈微弱。數據我一清二楚,隨他們高興要用什麼專業術語稱呼,總之空難水上迫降的生還機率很低就是了。

五點一到,我們就被放了出來,穿過帶柵門的安檢區,回到現實世界:機場的周邊道路。低空呼嘯而過的飛機和尖鋒時刻的交通一度令人暈頭轉向。我吸了一口清新的冷空氣,再呼出朦朧的霧氣。我們這群培訓生有的走向停車場,其餘的前往赫頓十字地鐵站。其他人興奮地交頭接耳,而我只是心不在焉地旁聽,接著這群人又分成兩隊,要趕公車的先走了,艾美在內的其他人則走進地鐵站。我和她並肩走向月臺。

「今天不往西走嗎?」她問我。「去雷丁的火車不是從希斯羅機場出發?」

我猶豫了一下。「我要去找朋友,他住里奇蒙。」

「那妳比我有體力。我好累哦,今晚應該不會出門了,也想複習一下筆記。」

「今晚是小週末夜耶。」我說。

「是沒錯啦,不過我想趁還沒忘記前,複習那些重點。」艾美說。

「說得對,那我知道考試的時候該坐誰隔壁了。」我面帶微笑說。

艾美笑了。

我假裝樂在其中,後來只是凝視窗外,車廂內的燈光將我們的身影映在車外的黑暗中。

艾美在波士頓莊園站下車。我揮揮手,目送她穿著制服、高䠷而自豪的背影走向出口階梯。

在漢莫史密斯站換車後,我成為人群中唯一穿制服的乘客。在里奇蒙站下車,我一邊過馬路,一邊用外套緊緊裹住身體,包包背帶深深陷入我的右肩。我專心地走向熟悉的小巷,高跟鞋隨著每個堅定的腳步喀嗒喀嗒發出回音。我避開碎玻璃瓶,前往格林街的郊區,接著在那排經濟蕭條時期建的住宅區止步,倚著欄杆脫掉跟鞋,換上芭蕾軟鞋。我拉起外套的兜帽,讓它落在我的前額,再沿著小徑繼續走。鑰匙滑入社區大門的鎖眼。我穿過門,探聽裡面是否有聲音傳出。

寂靜無聲。

我爬上位於公寓頂層的三樓,開門進3B號房。一進門,我靜靜站著,吸著家歡迎我的香氣。

我沒開燈,只靠魚缸照明。我往沙發一躺,從包包裡取出衣服,脫掉制服,謹慎地摺好,接著換上套頭針織衫和黑色牛仔褲。我把手機補光燈當作手電筒,打著赤腳踏進廚房,打開冰箱。冰箱裡一如往常,幾乎是空的,只有幾罐啤酒、幾根紅番椒跟一人份起司通心麵。我微笑著。

我走回客廳,冒險打開一盞桌燈,然後從包包裡取出一張照片,把它放在壁爐架上。在完美的世界裡,這張照片會被裱框起來,可是我喜歡隨身攜帶它,想看的時候隨時能拿出來欣賞。照片裡的我笑容燦爛,旁邊是奈特,是我以後要嫁的男人。我把制服掛在左手臂上,走進臥室。接著,我將褲子、襯衫和夾克鋪在床上,再彎下腰,把臉埋進他的枕頭。深深吸了一口氣,再抬起頭,手機的光照向臥室四處。我上次離開之後,什麼都沒變過。很好。

推開衣櫥附鏡子的拉門,手機光源的反光射進我的眼睛,我眨眨眼,重新適應明暗。奈特的第二套駕駛員制服,他的夾克、襯衫和長褲都整齊掛著,不過沒我掛得整齊就是了。我小心翼翼地拉開這幾件衣服的距離,每件約莫間隔三公分,然後把自己的制服掛在他的制服旁邊,並留下一點空隙。這才對嘛。我往後站,欣賞自己的傑作。光束照在駕駛帽的金色徽章上。我再把門關上。

我的最後一站總是浴室。我檢查藥品櫃。他最近感冒了,薄荷通鼻膏和咳嗽藥是新買的。

我回到客廳,從水果碗拿了一顆蘋果,額頭貼著客廳窗戶,一邊小口小口地咀嚼,一邊眺望街景。一個人影都沒有。尖鋒時刻已過,人們大概都回到舒適愜意的家窩著了吧。不像我,還杵在生命的邊界。

等待,是我在進行著的動作。無止境的等待。還有思考……

我知道很多關於奈特的事:他喜歡滑雪,身上聞起來總是清香,肌膚散發柑橘香皂的氣味。我還知道他想在三十五歲前升上機長。

他的背景我倒背如流:童年在西班牙馬爾貝拉、法國尼斯、瑞士韋爾比耶、加拿大惠斯勒這些旅遊勝地度假;網球、馬術和板球課;當年奈特選擇勇敢追夢,成為飛行員而非繼承衣缽,投資銀行家父親很不認可。

他的妹妹崇拜他,卻不喜歡我。

從社群網站的照片可以看到他該剪頭髮了,那頭金色捲髮都快碰到衣領。

但我最清楚的,莫過於他在內心深處對我還有感情。奈特只是暫時恐懼承諾罷了,就算當下我的確感到晴天霹靂,不過現在已經比較了解狀況。所以,等時機成熟,我也在航空公司服務的事就可以公開了,當他能體會我為了搶救我們的愛情而不惜歷經千辛萬苦,一切就都會回到正軌。

在那一刻到來之前,我必須耐著性子。只不過好難啊。只要看見他發新的照片,我就會食不下嚥好幾天。

手機鬧鈴提醒我該走了。我得訓練自己學會分秒必爭,因為我發覺做壞事逃得了一次兩次,然後你就會在不知不覺中冒更大的險。時間往往在你恍神間轉瞬即逝,掐得很緊不留餘裕。我查看奈特從芝加哥起飛的班機是否已經降落,發現它比預定時間早五分鐘到。我急忙伸手進包包裡瞎摸,把蘋果核包在一張衛生紙裡,再掏出一袋巧克力口味的迷你馬芬餅,是奈特的最愛。我還是戒不掉這個老毛病,老是把他愛吃的加進自己的食物購買清單。我打開冷凍庫的門,白燈因此照亮牆壁,我把馬芬餅往裡推,藏在肉和豌豆的後面。我知道他絕對不會把肉解凍,也懶得去碰那些豌豆。雖然很想把馬芬餅留在更顯眼的位置,像是咖啡機旁邊,可是現實狀況不允許,只好將就點了。等他發現的時候,希望他會有一瞬間想到我。我的購物清單總是填滿奈特愛吃的食物。只要是他愛的,我從沒忘記過。

我原路折返臥室,把制服從衣架上扯下來,衣架晃呀晃地,哐啷一聲撞到衣櫥背板。接著我走回客廳,取下照片,再心不甘情不願地將它收進包包裡。我穿上芭蕾軟鞋,然後關掉桌燈。五彩繽紛的魚游了一圈後,目不轉睛地盯著我。其中有隻張著嘴看我,牠醜死了,奈特把牠取名彩虹。我一直看牠不順眼。

我嚥了一口口水,實在捨不得走。這個地方就像流沙,把我往裡頭吸。

我拿起包包離開,輕聲關上身後的門,再次走回車站搭火車,回我位於雷丁,像鞋盒、似郵票、如娃娃屋一般的公寓。我沒辦法稱它作「家」,待在那裡就像杵在人生的候機室。等待,一直等待,直到那扇大門重新開啟,通往我應得的人生。

相關書摘 ▶《完美女友》小說選摘:拒絕他是我做過最困難的事,但我要放長線釣大魚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完美女友》,馬可孛羅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凱倫・漢彌爾頓(Karen Hamilton)
譯者:謝雅文

英國2018年討論度最高的女性驚悚神作
《週日泰晤士報》十大暢銷佳作

我們分開的每分每秒都是虛擲光陰,
因為結局很明顯──我倆將會終成眷屬。

細讀每一個字、每一句話,你會驚覺她無所不在!

我成為空服員,為了無時無刻伴隨心愛的你。
稍縱即逝的愛情,是普通人的劇本,
我的愛情只有一種結局,我們死了都會在一起。

七個月前,他出現在我生命的篇章中,宛如羅曼史小說。
他穿著筆挺的機師服,英氣逼人。
那晚,我成了他的女伴。為了此刻,我已經等了好多年……

完美女友
Photo Credit:馬可孛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