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佔全世界頭條的反氣候變遷運動,台灣能做些什麼?

攻佔全世界頭條的反氣候變遷運動,台灣能做些什麼?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要讓燃煤穩定減少、再生能源持續發展,需要更全面、長遠的規劃,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提出三項綠能減煤訴求,希望能夠成為未來台灣降低碳排、減少污染的主軸。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吳澄澄(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研究員)

「你們用空洞的承諾,偷走了我的夢想、我的童年,How dare you!」這幾天佔據各國新聞頭條,即是近期席捲全球的氣候罷課行動(Global Climate Strike)號召者、來自瑞典的16歲少女Greta Thunberg,在本月23號聯合國氣候行動高峰會上的憤怒控訴。這句話是對各高碳排放大國的當頭棒喝,也提醒了我們,作為握有權力的成年人,做的始終不夠多,仍然無法阻止氣候變遷謀殺年輕世代的未來。

氣候變遷的威脅已不容許世界慢下任何腳步,台灣更是必須正視自身的責任與角色,2017年,台灣的人均碳排量排名全球第25名,高於日本、德國、新加坡,並於同一年在全球氣候風險指數排名中位居第七。又台灣過去百年平均溫度上升1.5度,高於全球的0.9度。作為一個資源有限、四周環海的國家,認真面對減碳問題,不但是作為國際社會一份子的義務,也是對這塊島嶼上往後的世世代代負責。

再生能源是減碳、減空污的關鍵策略

要如何做到深度減碳?燃煤下降為關鍵,再生能源則是替代燃煤不可或缺的解方。再生能源案場興建時程短,能快速加入對抗暖化的戰場,對減碳投入立即貢獻。國際再生能源總署(IRENA)的報告顯示,2050年以前,再生能源可以供應全世界五分之四的電力,並在所需的二氧化碳減排量中,再生能源就能貢獻90%的減碳量,將對減碳與減緩氣候變遷有巨大幫助。[1]

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也強調,因應氣候變遷危機,2050年前燃煤發電占比須趨近於零,而再生能源發電量在全球則有潛力成長至85%,甚至更高[2]。綠能減煤,是國際上公認真正能深度減碳的路徑,也將是未來台灣能源轉型的解方與行動主軸。

德國:2019上半年再生能源已超過燃煤、核能總合

國際上已有許多國家訂出未來百分之百再生能源目標,其中,德國預計於2038年前關閉國內84座燃煤電廠,以再生能源取代,是國際上綠能減煤的重要案例。去年中,德國宣布成立燃煤除役委員會,由公私部門、學術圈、相關產業與民間團體等多方共同組成,在委員會中將共同擬定減煤路徑、確認長期減碳目標可達成。

2019上半年,因燃氣價格下跌、碳定價上漲,讓德國燃煤發電大幅減少,於此同時,德國再生能源發電量共計達到47.3%,超過燃煤加上核能的總和(43.3%)。進一步檢視德國長年來燃煤發電趨勢,褐煤與無煙煤自2013年起已逐步下降,再生能源的成長也相當穩定樂觀。[3]

AP_17192721531183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台灣三大綠能減煤路徑

回頭看看台灣,我國政府已宣布在2025年,燃煤將從2018年的46%降至27%,再生能源從5%升高至20%。與日本與韓國2030年的燃煤發電占比(日36%、韓26%)對照,台灣設定了積極的減煤目標。但要讓燃煤穩定減少、再生能源持續發展,需要更全面、長遠的規劃,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提出三項綠能減煤訴求,是未來台灣降低碳排、減少污染的主軸:

1. 訂定官方2025年具體減煤路徑,並從中南部老舊燃煤機組優先減

2020年燃煤降比降至43%、2025降至27%,但是明確的降載規劃尚未出現。要能建立社會對減煤時程的信任,中央除需對外說明各電廠具體的減煤路徑外,更需重視燃煤電廠對中南部造成的空氣汙染。為解決台中火力發電廠與興達發電廠兩大空污污染源,政府在規劃減煤路徑時,必須從中南部燃煤電廠優先減載,讓中南部燃煤電廠減幅大於全國減幅。

2. 長期減煤目標與減碳目標(NDC)接軌

NDC的內容為:於 2030年溫室氣體排放量較2005年減量20%、2050年降為2005年排放量50%以下。這是台灣目前最長期的汙染減量規劃,但是相較之下,能源的配比規劃只有到2025年即停止。

能源部門是二氧化碳排放的主要來源,若減碳與減煤沒有良好的接軌機制,將無法盡早準備所需的政策基礎,因此,以環保署為主管機關的減碳目標,應與主責減煤的能源局接軌,建立緊密合作的治理平台,讓燃煤減量路徑能對應到2050年減碳的相關措施與各階段目標。

3. 訂定2025年後長遠減煤、再生能源目標

2025年,以「廢除核能、再生能源20%、燃煤降至27%」作為目標,但是要能真正擺脫對燃煤的依賴,必須將更長期的減煤路徑一併規劃出來,甚至訂出台灣達成百分百再生能源的時程。

要能達到此點,不只是能源部門的努力,更要納入社會、經濟層面所需的改革,因此,經濟部在2025能源配比目標的基礎上,必須進一步研擬2030、2035等長程的減煤目標與路徑,作為台灣最高的能源轉型藍圖依據,才能盡早制定政策措施與設定執行時程,也才有利於低碳綠能產業鏈興起、與預備好整體社會、經濟轉型的所需規劃。

台灣政府積極發展離岸風電(3)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徹底轉變,才有未來

9月起,各國皆出現了由學生主導的罷課遊行,台灣在這波關鍵時刻也沒有缺席,9月27日,台灣南北皆將有環保團體與青年發起的氣候行動。台灣社會必須意識到,這波跨國的行動將標誌一場社會、環境與經濟徹底改革的起步,綠能減煤在台灣勢在必行,所需的政策工具和治理架構,也需從現在就開始準備佈建,規劃長期的總體檢煤策略,將是台灣整裝加入這場氣候戰役的第一步。

註解
  1. Renewable Energy: A key climate solution
  2. Mitigation Pathways Compatible with 1.5°C in the Context of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3. Renewable energy providing more electricity than coal and nuclear power combined in Germany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