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過「民主教育」嗎?培養學生不被機器人取代的能力,其實跟工業時代一樣

你聽過「民主教育」嗎?培養學生不被機器人取代的能力,其實跟工業時代一樣
Photo credit: Alice Pirogov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教育不是培養學生適應未來、不被機器人取代,這與過去工業時代要培養工廠所需的人才並無二致。真正重要的是讓學習者成為他自己,當他掌握對自己的認識,他便有意識和能力去學習、甚至為社會創造價值。」

文:栗子南瓜

身為交大百川學士學位學程第一屆的學生,很多人聽到時都會問「那是什麼?」,我通常會粗略地說「不分系」,然後就會得到「哇!好羨慕喔,什麼課都可以選嗎?感覺很棒誒!」的回應。

但事實上,我不下十多次想休學。原因諸多且繁瑣,若要講最核心的問題,是在這種學習結構之下我感受不到充分的自我決定(self-determination)。

我看似有諸多選擇,實際上只能選擇「既有選項」,難以真正創造、建構自己所需、所想。舉例來說,如果為了畢業、拿到學分,僅能選擇學校開設的課程,課堂上必須按照教授的教學進度與方式。如果沒有興趣或想鑽研某個感興趣的議題,還是得先顧好教授的要求,再自己額外花時間。若每堂課都需額外花時間,那時間遠遠不夠用,很多想做的事情得「之後再說」。如果真正想要的學習無法換算成學分,可能會因時間不夠而減少花費的心力。在重重的限制下,興趣與選擇容易縮限在既有的選項之中。

於是,我抱持著想離開學校的心情和對芬蘭教育的期待與嚮往,到芬蘭上了一個月的暑期師培。我在那裡確實感受到更自由的教學,教授在課堂上讓學生有更多的選擇和反思,但過了第一週的興奮期後我又想離開了。當時的我很困惑,很多人都說芬蘭教育是世界第一,但為什麼我還是待不住呢?

那陣子,我剛好在和Jerry通信。他是美國另類教育資源組織(Alternative Education Resource Organization )的創辦人。他告訴我:「芬蘭的學校不是很有趣,就像舊範式【註】中的進步學校一樣。」我才意識到在更為自由的芬蘭教育背後,我的選擇依舊限於既有選項。

例如我在芬蘭修了一堂「北歐工作生活模式」,這幾年歐洲興起另類組織模式,像是青色組織(Teal organization)、全員參與制(Sociocracy),我很好奇發展的成因與脈絡,和社會制度間的關聯。但在課堂上,我同樣只能在教授給的課程框架和作業方向中選擇,而無法撰寫自己真正想探討的內容。我仍舊沒有辦法主動建構自己的學習體系,包含學習內容、方式與節奏。

「我覺得你應該去拜訪一些學校。」Jerry告訴我。

2
Photo credit: Alice Pirogova

為了尋找教育新範式的可能,課程結束後我走訪歐洲不同國家,參訪了民主教育學校、拜訪不同的教育工作者或自學生,最後到了烏克蘭參加國際民主教育論壇(International Democratic Education Conference,文後簡稱IDEC)。在那裡,我深刻意識到「民主教育」就是我理想中的教育。

什麼是「民主教育」?

你可能會好奇,什麼是民主教育?難道不是民主國家裡的每所學校都是民主學校嗎?坦白說並不是。所謂的民主學校,必須符合民主教育的兩項基本原則,包含:

  1. 自我導向(Self-directed discovery):學習者能夠自主決定學什麼、怎麼學、何時學、和誰學。學習可以在教室內也可以在教室外進行。關鍵是學習是依循學生的內在動機和追尋他們的興趣。
  2. 集體決策(Collective decision-making):社群裡的所有成員,無論年齡、地位,對於學校規則、學習課程、僱員和預算等重大決策都有平等發言權。

民主教育之於我的重要性不在於形式,而是它讓我不斷反思「我是誰?」、「我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我要如何生活於這個社會?」,在不斷地建構中釐清自己,同時練習為自己負責。

「許多人不想要既有教育,卻不夠清楚真正要什麼。如果一直忙著沒思考『什麼對我重要』『我想做什麼』『什麼讓我幸福』,數不盡的選擇容易讓人茫然,金錢洪流也讓人迷失。」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日本民主大學Shure University的朝倉景樹(Kageki Asakura)教授曾說:「人們以為自己什麼都有了,實際上不但沒有『免於干涉』的『消極自由』,更失去『成為自己』的『積極自由』。即便不能馬上想清楚所以然,也須時刻反思。這就是民主教育的核心吧。 」

3_Shure_University
日本民主大學Shure University 的自我開創之旅|Photo credit: Shure University提供

上述這些想法,或許有許多人認同,卻很少真實發生在教育現場中。更多時候教學者會認為學習者沒有能力為自己建構系統、或是認為某些學習項目是不可避免的,因而設計了各式框架與學習目標。

我曾在一場教育論壇上,聽到一位哈佛知名教育學者說「面對快速變化的社會,重要的是培養學員習者不被機器人取代的能力」,這是現在教育創新的主流觀點,因為內容大多已聽過我便走出門外,看到一位民主教育的老師剛進來就要出去,他問我道「他是誰?為什麼他一直在說培養競爭力?」我說他是哈佛教育學院的,他說「難怪!他是哈佛來的!他一直在說『他認為』高中生應該學習什麼,不管是什麼,他自己去學吧!」

「如果教育能讓學生面對未來很棒,但是非必須。」Kageki教授曾說。

我與民主教育工作者根本的相信,教育重要的其實不是培養學生各種能力以適應未來,成為社會要的人才、不被機器人取代,這樣的觀點與過去工業時代的教育要培養工廠所需的人才並無二致,只是讓人去符應社會所需、變成工具。教育真正重要的是讓學習者成為他自己,當他掌握對自己的認識,他便有意識和能力去學習任何他所需並且生活於社會、甚至為社會創造價值。

除了了解並成為自己,我認為民主教育的重要性還有另一個原因,它讓我們懂得尊重彼此的差異,建立相處與共同生活的原則。人無法獨立於他人生活,但集體生活勢必會遇到各種困難與挑戰。在民主學校裡,親師生皆平等,皆有權利表達自己的想法和意見,也有權利參與決策,而不是由某個上位者一味的制定規則。

比較具體的案例是,當團體中有人發現問題時,大家採取的方法不是隱忍、背後說話或是怒罵,而是真誠公開的表達觀點或想法,大家相互討論有沒有什麼做法可以來解決這個問題。問題或許無法一次解決,但方法可以不斷迭代。重點是團體的意識不再是爭奪誰的觀點勝過誰,而是我們如何讓彼此更好。

1備備
Photo credit: Alice Pirogova

民主學校是民主社會的理想運作圖像

要運作真正的民主社會,人民必須懂得民主的意涵,但民主需要透過實踐來練習。

「二十年前歐洲理事會的會議上,大家在討論如何教授民主與人權,我說:『要我們在學校學習民主與人權就像在監獄裡閱讀假期宣傳冊,你永遠學不會游泳如果你不被允許下水!』」Derry Hannam,曾是歐洲理事會民主公民教育計畫項目(Council of Europe Education for Democratic Citizenship project)的顧問、培訓師和報告員在IDEC上說:「民主和尊重人權暨需要技巧也需要理解,這必須在學校的日常生活中實踐,而不僅僅是由老師們談論。」

可現今學校教育系統的設計,是為了過去非民主化的社會做準備,並且承襲過去的教育目的:培養大量能在工業化社會裡工作的學生,訓練他們3R「讀(reading)、寫(writing)、算(arithmetic)」的能力,同時工廠需要的是紀律與服從,而非自發或互動的能力。在這樣的設計下,我們如何期待學生能學會主動建構自己的人生?又要如何懂得在民主社會中與他人共同生活?

要建立真正的民主社會,我們必須從日常的民主教育開始實踐,並時刻保有意識。

在民主社會推動民主教育

雅各布・赫克特(Yaacov Hecht),是IDEC的創辦人之一、被喻於民主教育之父,年輕時的他因為不知道為什麼要去學校、感受不到學校與社會的連結而離開學校。沒有大學學歷的他在1987年創辦以色列第一間哈德拉民主學校(Hadera democratic school),在實踐的過程逐漸意識到「民主教育是民主社會中缺失的一塊重要拼圖」。

他在IDEC上說道:「所以在哈德拉,我們共同建立了四項原則,包括:民主的社群、自我導向的學習、基於對話的關係、基於人權的內容。世界之大,每一個人都可以學習他感興趣的事情,而非將他們縮限在一個小盒子裡,學習固定的某幾樣東西。我們每一個人都能成為彼此的老師,當這樣的學習結構被建立,就能改變傳統上對下的金字塔模式,形成一個網絡式的學習社群。」

直至今日,在他的推動下以色列有30多間民主學校。如果公立學校想成為民主學校,甚至可以跟政府申請更多補助。同時,他們建立了民主教育的師培體系,讓整個系統更加完整。

在IDEC時,我問他說:「Yaacov,你是怎麼讓政府願意相信並推動民主教育?」他帶我走到樹下說:「如果這棵樹要倒了,你只是在旁邊告訴樹下的人們那裡很危險他們是不會聽的,你要帶他離開樹下他才會意識到。教育也是一樣,你要帶他去民主教育現場,當他真實的看到並感受到,他就會知道你在做什麼、願意相信你。我相信做教育的人初衷都是好的。」

如果你跟我們一樣相信,「期望每個⼈都可以真正理解什麼是自由、什麼是民主,找到⾃己存在社會的價值,實踐自由與⺠主的真諦,形成一個互動良好的社會。」有個好消息告訴你,今年IDEC會議上台灣爭取到IDEC 2022的主辦權,我們決定從讀書會開始組建籌備團隊,如果你有興趣參與,無論任何背景,都歡迎與我聯繫(joann.shen@thesouledu.org)。

【註】關於教育舊範式(Paradigm),指的是我們對教育暗含的假設,譬如說:教育等於學校教育、教育的目的是傳遞學科知識、教育唯一正確的方式是教師作為知識權威灌輸學生並反覆大量的練習⋯⋯等,想知道更多歡迎閱讀此文(或Yaacov:教育2.0——從金字塔範式到網絡範式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百年汽車製造商憑什麼談環境永續?奧迪環境基金會與學生團隊跨界對談,共同為環境努力

百年汽車製造商憑什麼談環境永續?奧迪環境基金會與學生團隊跨界對談,共同為環境努力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為百年汽車製造商,尤其是像奧迪這樣的大型領導企業,對環境的影響想必是不可忽視。既然如此,奧迪能怎麼做?又能以什麼樣的方式來達成永續?

奧迪創新獎Audi Innovation Award (AIA)是奧迪自2018年起,為了尋找具有創意且能夠改善人們生活方式的新創團隊所舉辦。本屆奧迪創新獎更首度邀請學生團隊加入競賽,獲選的提案將能獲得獎學金。台灣福斯集團暨台灣奧迪總裁安薩瑞(Rahil Ansari)表示,今年奧迪以永續城市為主題,邀請了來自台灣頂尖大學的學生團隊,各自提出他們對城市永續的創意想法,藉由與學生交流,更能為奧迪帶來新鮮氣息,以及充滿活力的新創氛圍。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51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台灣福斯集團暨台灣奧迪總裁安薩瑞 Rahil Ansari。

台灣學生挑戰國際競賽,實踐想法超興奮

本屆的評審委員,也是奧迪環境基金會的資深顧問Matthias Rossmann博士指出,這個深具啟發性的獎項,不僅將德國、台灣的企業與人才匯聚在一起,為了追求一個有意義的共同目標,彼此分享、激盪,是一件相當令人感到興奮的事情;更希望透過學生們新穎的眼光,來點亮這個世界的多種可能。

在台灣的四個團隊中,包括了代表清華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的蘇姮侒、清華大學工業工程與工程管理學系的林芮伃、臺灣科技大學應用科技研究所的張培旺,以及清華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的林曜宇。張培旺靦腆地表示,在參加之前,其實並不知道AIA是一個什麼樣的競賽,所以做了很多事前的準備;在實際參加後,更是認同AIA的理念,很高興有機會可以把自己腦中的想法,化為現實可行的作法。而來自清大的蘇姮侒也有同樣的感受,能夠把所學變成所用,甚至更進一步的推展擴大,是這次參加活動最大的收穫。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來自臺灣的四個學生團隊,很高興有機會可以把自己腦中的想法,化為現實可行的作法;甚至更進一步的推展擴大,是這次參加活動最大的收穫。

刻寫在DNA中的新創力,轉化成永續科技的動能

針對本次競賽的主題「永續城市」,學生們最初的確感到有些困惑。作為百年汽車製造商,尤其是像奧迪這樣的大型領導企業,對環境的影響想必是不可忽視。既然如此,奧迪能怎麼做?又要用什麼樣的角度來談永續?Matthias Rossmann博士認為,事實上,這正是全球的汽車製造商所面臨的挑戰,而奧迪願意正面接受這樣的考驗,並且做出承諾。因此在2009年成立了奧迪環境基金會,就是希望借力使力,將與環境相關的問題,透過科技、技術的力量來解決。藉由解決這些全球性問題的過程中,奧迪環境基金會更期待引發每一位奧迪人對環境的熱情與認識。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28_2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奧迪環境基金會資深顧問Matthias Rossmann博士。

Matthias Rossmann博士同時也分享了奧迪環境基金會所進行研發的兩個項目。首先是與德國柏林大學合作,用於對付目前無所不在的塑膠微粒的智慧過濾器。這個過濾器被設計成適合安置在城市的下水道系統中,除了直接過濾掉有害的塑膠微粒之外,更重要的是收集這些東西的來源、型式,並且數據化,就能建立城市中的塑膠微粒熱區,以便針對這些地方進行防治、宣導及改善的工作。另一個非常有趣的項目則是與海德堡大學合作,開發配備了先進傳感器技術的無人機,用來監測樹林中的狀態,對於有志於保護植物生態系統的人來說,這無異為最有力的幫手。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18
Photo Credit:Audi Environmental foundation

從移動到居住,為下一個世代而生的解決方案

永續、環保的實踐,不再只是自備環保餐具和環保袋而已,奧迪環境基金會把這個影響巨大、需要全球一起努力的環境議題,視為一個創造的契機,一個能夠透過創新思維、前端科技,打造出更適合人們生活的環境的機會,也是幫助我們的地球資源能夠永續循環的機會。

在精彩刺激的競賽之後,2021年的奧迪創新獎AIA圓滿落幕,所有參加的團隊不只具備很強的新創能量,也提出了非常有趣、複雜的設計。而學生團隊的優秀表現,更是令評審耳目一新且印象深刻。Matthias Rossmann博士表示非常期待將來能有機會,與這些學生們一起工作,嘗試更多的可能性。安薩瑞總裁(Rahil Ansari)也提出了願景,希望透過這樣的共識以及共同努力,可以加速打造一個永續的、宜居的、對所有人都更好的,專屬於下一個世代的居住環境。

閱讀更多:實踐ESG不能單打獨鬥!解密「夥伴成功學」新世代營運典範心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