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強奪台邦交國是把「雙面刃」,最後會產生什麼結果?

中國強奪台邦交國是把「雙面刃」,最後會產生什麼結果?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當局試圖消滅中華民國,毫無考慮中華民國已為台灣人民最大公約數,「零邦交」的結果不必然迫使台灣民眾屈服而接受「兩制台灣方案」反而導致「台灣」的政治圖騰越趨明顯,提供台灣尋求法理的獨立空間。

連續五日之內,中國當局連番奪取台灣在南太平洋邦交國索羅門群島、基里巴斯,兩國皆宣佈承認「一中原則」,與台灣斷交並與中國建交,在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日來臨之際,作為國慶獻禮。

然而,在中華民國雙十國慶來臨之際,藉由減少台灣邦交國凸顯中國當局意圖降低我國作為主權國家的象徵。自蔡英文總統執政3年4個月以來,我方已經減少7個邦交國,超越陳水扁總統執政8年減少6個邦交國。若根據先前馬英九政府評估指出,一旦我方未接受「九二共識」,恐怕邦交國至少減少17個,屆時台灣邦交國淪為個位數,甚至是零邦交國。

問題是中華民國台灣對於「大陸地區」的基本國策是什麼呢?若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前言所提「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無論是否接受「九二共識」或「一中原則」,兩岸已預設「國家同一性」基礎,選擇「九二共識」或「一中原則」就是政治上選擇扈從中國嗎?就會喪失台灣主體性及政治自主性嗎?若不接受「九二共識」反引發中國堅避清野挖牆角,最終反喪失國家主權象徵,這就是堅持台灣主體性結果嗎?中國一再搶奪台灣邦交國,不顧及台灣民眾的感受與尊嚴,難道不擔心壓制下台灣民心漸行漸遠嗎?

若是回到基本國策,藍綠重新界定具有共識的國家利益內涵,民主政治及政黨政治方是中華民國資產,避免週期性政黨輪替反而扼殺台灣國際生存空間。

雪崩式斷交風潮難擋,兩岸關係為何陷入惡性循環?

蔡英文自執政以來推動「踏實外交」策略,已經七次頻赴南太、拉美等地「惇睦邦誼」,然卻一再發生斷交事件,接連喪失聖多美普林西比、巴拿馬、多明尼加、布吉納法索、薩爾瓦多、索羅門群島、基里巴斯等邦交國。這種幾近「雪崩式」斷交風潮,一大部分是根源於中國當局認為兩岸當局不再具有「九二共識」的共同政治基礎。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曾言「九二共識」是「定海神針」,若是「基礎不穩」必然「地動山搖」,因此,台灣當局邦交國不斷損失之因,係來自台灣當局不願意接受中國當局所建構「一中框架」的國際體制與兩岸體制。

海洋民主之旅 蔡總統與帛琉婦女合影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灣能維持邦交國於一定數目與其自身經濟實力有關。1971年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以前計有62個邦交國,後整整一年期間斷交國猶如「骨牌效應」般驟減20個,1972年邦交國數目為42國;至1988年李登輝主政初期邦交國僅有22個。從1971年至1988年中華民國徹底奉行「一中原則」,總計減少40個邦交國。李登輝執政12年推動「務實外交」,邦交國從22個增加至29個;陳水扁執政8年推行「烽火外交」,邦交國從29個減少至23個(減少9個、增加3個);馬英九執政8年推動「外交休兵」的「活路外交」,邦交國維持23個(甘比亞斷交非源自中國因素)。

從數據表象來看,國民黨執政時期無論是推動「務實外交」、「活路外交」,皆較能增長或維持邦交國穩定關係。民進黨執政期間推動「烽火外交」、「踏實外交」,反而創下台灣減少邦交國的傷害。但陳水扁執政時期尚能拉攏中國其他邦交國,至蔡英文執政時期截至目前尚無增加任何一個邦交國。儘管蔡政府拒絕且無意推動「金援外交」,然而面對中國當局連拔7個邦交國及海外7個以中華民國為名稱的辦事處被迫更名,中華民國國家主權象徵日益消褪。

回顧歷史,蔣經國總統主政時期雖奉行「一中原則」,仍無助於台灣邦交國關係拓展,兩岸當局爭奪中國代表權,在外交競逐上淪為「零和遊戲」;李登輝時期兩岸當局皆堅持「一中原則」,國民黨則持「一中各表」,由於台灣經濟力足與中國匹敵較勁,「務實外交」爭取7個邦交國,當時台灣經濟力十分強大,以1992年為例當時台灣經濟產值為中國的45%。

然而,中國當局對台灣外交空間的壓制會因為兩岸奉行「一中原則」而鬆手嗎?事實上,包括1990年台沙斷交、1992年台韓斷交、1997年台非斷交,沙烏地阿拉伯、南韓及南非皆是中型國家,直到陳水扁執政時期台灣已無奉行「一中原則」,且台灣經濟力與中國落差開始拉大,然此期間台灣經濟力尚強大,搶奪三個邦交國。

從以「一中原則」爭奪台灣邦交國,到承認「一中原則」即可維持邦交國

馬英九執政期間,儘管兩岸經濟差距拉大,但因奉行「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維持邦交國數目平盤。至蔡英文執政兩岸經濟力落差已從1992年落差2.2倍到2016年22倍,這種差距還再拉大中。據此歸納,中國當局從以「一中原則」爭奪台灣邦交國,到提出台灣只要承認「一中原則」即可維持邦交國,「一中原則」在外交政策領域作用從「排擠效用」轉化為暫時性「共容效用」。而台灣隨著經濟力下滑,及中國綜合國力強大,也越來也難在兩岸較勁中保住邦交國。

首先,台灣當局運用美國勢力護邦,但因美國國力或經濟自顧不暇而效果有限。例如索羅門群島宣佈與中國建交,其實早已有風聲,期間美國勸阻、澳洲施壓,三月美國透過駐巴布亞紐幾內亞大使館臉書主動公佈,白宮國安會資深主任博明與我外交部次長徐斯儉「同框」現身索羅門群島力挺台灣,甚至美國副總統彭斯將於9月17日聯合國會議期間會見索羅門總理,但索國仍於9月16日宣佈與台灣斷交。

美國居於其印太戰略需要,必須防止中國勢力介入南太平洋區域,美澳極力避免中國介入,而索國則是試圖拉攏中國介入,藉由均勢平衡維持其國家利益,但中美兩大國經濟實力落差縮小,例如2000年美國經濟總量在全球GDP占比為30.9%,中國只占3.7%,美國經濟量體為中國8.5倍。2018年美國經濟總量在全球GDP占比為24.2%,中國上升到16.0%,美國對中國經濟力已縮小到1.5倍。

隨著中國經濟可能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美國拓展全球戰略的能力持續衰退中。換言之,儘管美國通過一系列包括「台北法案」友台法案及力求為台灣護邦,甚至召回與台灣斷交的拉丁美洲三國大使,還通過對台邦交國的施壓,重新檢視與台灣斷交的邦交國之關係,威脅使用經濟制裁及禁運手段,對台灣穩固邦交之效用,仍十分有限。

RTX6KQLI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外交講究實力原則,讓「骨牌效應」難以停止

索羅門基於其國家利益評估與台灣斷交,試圖藉由中國發展經濟及強化多邊主義作為。其跨黨派小組評估報告早已透露台索斷交端倪,指出與中國建交符合五項利益,包括達到「開拓新領域」、「與全世界新興超級強權關係強化」、「戰略夥伴關係」、「支持索羅門共和國遠程戰略利益與發展」、「維護全球和平與安全」等。

這份索羅門跨黨派會議作出的外交轉向報告不論判斷真實與否,最終皆成為索國內閣會議最終決定與台灣斷交、並與中國建交的重要依據。

索國召開內閣會議決定與中國建交事宜,27票贊成與台灣斷交、0票反對、6票棄權,顯示索國與台灣斷交背後的國家利益損益得失,使相關友台人士難以撼動內閣決定。事實上,台索經濟往來規模並不大,2017年貿易總額僅2007萬美元左右,台灣對索國出口954.9萬美元;對索進口則為1052.5萬美元。索國出口大部分依賴中國,2017年佔出口高達65%,而中國作為聯合國安理會成員身份,也可對索國國家利益產生重大影響力,包括氣候變遷、商貿與經濟開發事項。同時,中國亦為多邊主義倡議推動國,索國與中國共同合作,據稱可強化其在全球環境議題上多邊主義作為。

最後,索羅門群島、基里巴斯與台斷交恐引發的「骨牌效應」,有鑑於基里巴斯總統強調與中國復交係經過「長時間的內部審查和對國際關係的評估」,符合其「政府與民眾最佳利益」,索所羅門群島宣佈與台灣斷交並與中國建交,亦是基於其國家利益考量,這是因美國在中美洲影響力下降及中國倡議「一帶一路」的拉力。

在此同時,川普總統對拉丁美洲外交政策作為,也導致中美洲國家有逐漸遠離美國之傾向,其中包括移民政策驅逐中美洲移民回國、貿易政策採取「美國第一」、中國倡議「一帶一路」提供經貿機會和基礎建設資金,尤其透過「中國-拉丁美洲暨加勒比海共同體」論壇所建構願景和計畫,已對該區域各國產生巨大的影響力。

AP_19019741443972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中國對台外交極限施壓,反不對兩岸和平發展造成反效果

台灣邦交國數量降至15個,這種骨牌效應,導致民進黨當局質疑「在台灣即將舉辦總統與立法委員大選前夕,中國日趨強化其外交打壓手段,意圖干預台灣民主選舉進行的目的昭然若揭」。然而,既往由於台灣邦交國皆屬小國,其國際地位及影響力較小,即使與台灣斷交民眾感受並不大,但連續密集的斷交並選擇在選舉期間及國慶前夕,顯然是「有的放矢」。

中國當局此種壓制作為,也可能反成為民進黨拉升選情的「超級助選員」。

中國當局正在國際社會建構其所謂「一中體制」,要求各國與其建交時必須承認「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種「一中原則」三階段論述趨於緊縮,並無給予台灣當局「一中各表」的空間及彰顯「台灣與大陸」平等地位。儘管中國當局要求建交國「承認」一中原則,若干國家只用「認知到」、「認識到」、「注意到」,而非是承認。

然而,中國當局採取極限施壓反制策略,恐產生反效果。台灣的非邦交國中唯一僅存使用「中華民國」名稱的斐濟代表處,因受施壓更名為「駐斐濟台北商務辦事處」、蔡任內七個以「中華民國」為名稱的代表團,皆改為「台北」辦事處。中國對台外交壓制並非僅侷限邦交國爭奪戰,更擴及改變台灣與非邦交國實質關係,伴隨兩岸綜合國力落差加大,台灣當局若要與中國當局競相採取金援外交,恐怕經濟籌碼越來越少。

中國當局試圖消滅中華民國,毫無考慮中華民國已為台灣人民最大公約數,「零邦交」的結果不必然迫使台灣民眾屈服而接受「兩制台灣方案」,除非中國拋棄和平統一路徑採取武統方式,否則這可能導致「台灣」的政治圖騰越趨明顯,提供台灣尋求法理的獨立空間。

2pzx69589c7kw8bcjoadj0suf2fmtm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對中國當局而言,以武統所造成統一並不符合「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及國家完全統一」目標,中華文化號稱一向強調和平主義與王道文化,武統為霸道文化彰顯,對台灣當局而言,既然中華民國是主權國家,馬英九時期倡議「九二共識」與陳水扁、蔡英文主政時期不接受「九二共識」,已清晰證明何種策略更能夠彰顯中華民國國家主權象徵。

對執政者而言,民進黨當局這時候不應在「親美」與「親中」路線上進行失衡選擇,可以並行不悖採取平衡國家發展戰略,採行既「親中」也「親美」的雙軌兩岸外交路線,才是正解。

其它觀點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