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穿黃色襯衫的示威者」是「黃色物體」?談警察執法心理之表現

「身穿黃色襯衫的示威者」是「黃色物體」?談警察執法心理之表現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代表警方的韋華高將被踢的示威者描述為一個「黃色物體」(yellow object),並堅稱警員沒有做錯任何事情。為了解釋警察在如此暴力強勢執法時的心理,本篇旨在分析他們的心理表現(manifestation)。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這個禮拜一,在警方的新聞發佈會上,警方高級官員韋華高(Vasco Williams)就一段於上週末拍攝的,涉及警方濫用職權的影片發表言論稱:「你提到一段影片,顯示一名警官在踢地上的一個黃色物體,現在,我們不知道那個物體是什麼,但有其他影片更清楚地顯示了整個事件,而且在清晰的影片中警方沒有任何不當行為。」隨後,韋華高口中的「更清楚地顯示了整個事件」的「其他影片」顯示事發地點位於元朗,當時一名「身穿黃色襯衫的示威者」躺在地上,被警方拳腳相向。

據好鄰舍北區教堂牧師陳凱興表示,該名身穿黃色襯衫的示威者是「守護孩子行動」運動的一員,組織成員當時正試圖在暴力抗議活動中維護秩序。代表警方發言的韋華高將這名示威者描述為一個「黃色物體」(yellow object),並堅稱警員沒有做錯任何事情。大量類似的案件,早已令曾經被譽為「亞洲最優秀」的香港警務人員的形象變得麻木不仁、冷酷無情並充滿謊言。

為了解釋警察在如此暴力強勢執法時的心理,我寫了個名為「警察執法心理」的系列[注],本篇貼文為系列的第三篇——表現(manifestation),前兩篇分別是分類(classification)與特徵(characteristics)。大家如果想了解警察執法心理的整體框架,可以依照順序閱讀三篇貼文。

警察執法心理表現為以下3種:

1. 知覺麻木 (Perceptual Apathy)

執法過程中,警察的知覺(perception)與自己的行為(behavior)是分隔開的,雖然知覺對暴力行為可以感知,但是由於知覺麻木 ,所以知覺即使能接收到訊息,還是會選擇加以忽略。這種忽略行為會隨著警察執法隨後的過程同步強化(reinforce)。

2. 優越感(Sense of Superiority)

警察在過度執法時會產生一個源自於自身公權力的優越感。警察會有種自己所行使的是國家權力,所以可以枉顧被執法者的合法權益的錯覺,並且會像前文提及過的,產生將示威者與罪犯聯繫起來的錯誤認知(misinterpretation),當警察覺得被執法者應當配合其行動時,內心的期許是被執法者的順從。當矛盾產生時,雙方的衝突便會進一步升級。

3. 具有認知心理的特性 (Perceptual Psychological)

心理學的認知能力(cognitive abilities)分為認知層面意志層面。從兩個層面來進行剖析的話,警察在執法時的認知,即明知自己的執法活動過於強勢,並且可能會損害被執法者的合法權益;就意志層面而言,警察對自身執法行為持有積極但放任的心理狀態。

「積極的意志」指警察對於其執法行為的後果抱著積極的心理態度,認為不會帶來負面影響。而放任是指警察對於其執法後果並不干涉、反對或阻止。整體而言,認知上的忽略加上意志加持的積極和放任,兩者的相輔相成構成了警察執法的心理。

本系列的最後一篇貼文將解釋警察執法時強勢心理的成因,望大家可以持續關注。

注:警察執法心理之分類(一)(二)

本文獲Lo's Psychology授權轉載,題目由編輯所擬,原文請看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