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沒了,婚姻破裂,但救了成千上萬人的命——中國「愛滋血災」揭發者王淑平逝世

工作沒了,婚姻破裂,但救了成千上萬人的命——中國「愛滋血災」揭發者王淑平逝世
Photo Credit: 推特Hampstead Theatr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河南愛滋村歷史事件為發想的舞台劇「地獄宮殿的國王」今年9月5日於英國倫敦公演,演出前,中國安全部門約談王淑平還在中國的親友,要求這部舞台劇必須停演,因為這讓中國官員名譽受損。但王淑平沒有答應,她當時表示,不會因為恐嚇而沉默。

1990年代初,中國政府推廣捐獻血漿,但捐血站缺乏衛生觀念,將其他人的血回輸到捐血者體中,導致至少50萬名中國捐血者感染愛滋。1996年,時任職於衛生局的醫生王淑平將血災狀況寫成報告,卻遭到中國打壓,逃往美國,本月21日,王淑平心臟病發逝世,享年59歲。身為中國血災吹哨者,她曾說:「說實話付出了代價:工作沒了,婚姻破裂了,幸福消失了,但同時救了成千上萬人的命。」

(中央社)因揭發河南愛滋村事件,遭中國政府停職打壓,最後移居美國的醫生王淑平,21日傳出在猶他州住家附近突發心臟病,經搶救無效後離世,享年59歲。

綜合《自由亞洲電台》與《BBC中文網》報導,王淑平的第二任丈夫克里斯汀生(Gary Christensen)在事發當時懷抱並緊握她的手,同行的醫生友人緊急施予心肺復甦術長達45分鐘,但仍回天乏術。

身為河南愛滋村吹哨者,王淑平曾表示,「說實話付出了代價:工作沒了,婚姻破裂了,幸福消失了,但同時救了成千上萬人的命。」

王淑平當時任職河南周口地區下轄衛生局,1996年向衛生部詳細報告河南愛滋疫情的問題,但當地政府惡意打壓她,並將她停職,第一任丈夫因不堪壓力與她離婚。

2001年,王淑平被迫獨自離開家人前往美國。同年,中國政府承認華中地區面臨愛滋病問題,至少50萬人在血站賣血後感染愛滋病毒,並成立專門治療愛滋病患的醫院。

其中,河南省是疫情最嚴重的地方,當地嚴重的貧窮問題是這波疫情的主要推手;儘管中國政府承認問題,卻不代表結束對王淑平的打壓。

以河南愛滋村歷史事件為發想的舞台劇「地獄宮殿的國王」(The King of Hell's Palace)今年9月5日於英國倫敦公演。

演出前,中國安全部門約談王淑平還在中國的親友,甚至試圖聯絡她已抵美國生活的女兒,要求這部舞台劇必須停演,因為這讓中國官員感到尷尬、名譽受損。

但王淑平沒有答應,這部舞台劇如期上演。她當時表示,不會因為恐嚇而沉默。已是美國公民的王淑平認為,自己有責任保護脆弱無助的人,她希望藉由這樣的創作,幫助仍在中國國內努力的醫生,免受官方欺壓。

王淑平的朋友高大偉(David Cowhig)在得知她去世後,在推特上致哀表示,「她是個意志堅定、無比樂觀、極富愛心的女性」;「(她是)我的英雄,我的朋友」。

為什麼要中國要大量推廣捐血?

綜合《端傳媒》《新紀元周刊》報導,中國河南省的「愛滋血災」最早起源於1983年,中國一位血友病患者因注射美國進口的血液製品而感染上愛滋病毒,第二年,中國為此禁止進口血漿等血液製品。並敦促國內民眾捐血漿,來補足國內血液製品的缺口。

當時中國使用的是「血漿單採技術」,是將獻漿者的血液抽出後,分離成血漿與血球兩部分,紅血球輸回到捐血者體內,血漿用於製作生物製品。1990年代初,在政府的大力推行下,血漿站開始在中原地區陸續建立。

當時,捐一次血漿,可以得到40到80元不等的錢,而當年,河南最窮的20%人口年均收入才700元出頭,一些地方甚至將「血漿經濟」看作是帶領農民脱貧致富的途徑。河南省商丘市柘城縣崗王鄉雙廟村的愛滋帶原者李霞就說,1993~1995年間,河南農村因為稅收負擔重、超生小孩也得罰款,政府提倡農民光榮獻血,「要想奔小康,就去賣血漿」的宣傳口號,每天用喇叭車、廣播、標語在村裡宣傳。

為何捐血會導致大規模愛滋感染?

然而,「血漿經濟」興起,許多捐血站的衛生觀念卻沒有跟著提升。李霞表示,縣級、市級的捐血站衛生條件還算好,但市級以下和私營的捐血站條件極差。

河南省睢縣城關鎮東關村愛滋病感染者趙勇表示,當時河南省周口地區太康縣防疫站有一個血站,每天掛號的就有上千人,採血員每個人要管5到6個人。「如果紮穿了針的,採血員不用酒精消毒,而是用手去擦,擦完之後,也不洗手,就再去給別人。」

李霞則說,1994年、1995年,河南省柘城縣共有3個捐血站,「從來都不做任何疾病檢查,去一個採一個。」

趙勇表示,1995年睢縣也辦血站,可以說是全國衛生觀念最差的血站,為賣血者回輸紅血球時,不管是不是本人的,只要是同一個血型,就混合著別人的血回輸回去。

愛滋村帶來什麼影響?

這樣不檢測疾病、混合輸血的狀況,造成愛滋病、肝炎等疾病在輸血者間交叉感染。

愛滋病毒的潛伏期大約是4年到8年,李霞表示,「從1999年開始,雙廟村就開始發現不正常的死亡了,一直到2000年,死亡率太高了,而且死的人中99%的都是獻過血的。因此好多賣過血的人都自費掏腰包去檢查身體,檢查結果:得了愛滋病。」血災「重災區」雙廟村3000多人口的村莊,捐血的就有2000多人,感染愛滋病的就有700多人。

根據王淑平對的估計,「血漿經濟」時期,全國捐血的大概5000萬人,以10%的感染率計算,那麼通過血站感染愛滋病毒大概有500萬。

河南省的8處愛滋病重疫區(駐馬店、周口、開封、商丘、信陽、南陽、漯河、許昌),不只帶原者受影響,更出現多戶孤獨老人,他們的子女因「血禍」走上不歸之路,只剩下老人帶着年幼的孫子、孫女。

1996年起持續追蹤血災的河南中醫學院退休教授高耀潔2001年間前往河南省周口縣調查時,甚至直擊有戶人家的婦女正上吊自殺,丈夫因為賣血得了愛滋死亡,妻子也感染愛滋,在親友紛紛走避的狀況下,貧病交加,只能留下兩歲的孩子,走上不歸路,高耀潔調查結束前,這名兩歲的孤兒,也因愛滋離開人世。

政府掩蓋事實:不只醫生被監控,連上訪農民都被關押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