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其昌《後背包的初心》:人在江湖避不開爭,更該理解何時(不)爭

蔡其昌《後背包的初心》:人在江湖避不開爭,更該理解何時(不)爭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生有大大小小的事都適用這個道理。有種關係類型是自己覺得為對方犧牲一切,卻換來對方不懂感恩,其實癥結點在於有沒有「爭」。

文:蔡其昌(口述)、林靜宜(採訪撰文)

在政治修出道來

當上立委後,選民服務是日常工作,從地方鄰里事務到政策立法,多數時刻,可以用「化解爭,避開害」來形容。

我的選區是台中海線,在我之前都是國民黨獨大的選區,民進黨也沒有任何勢力,只能用開疆闢土形容。我在海線的選票是靠著勤勞走動,解決民眾問題,把一張張原本不屬於我的選票,變成一個個的支持者。

水善利萬物而不爭

還記得剛拜訪選區裡的每位里長時,常碰軟釘子,還有一位國民黨的死忠鐵樁里長只要我一進門,不客氣說:「少年,你賣擱來,不用浪費時間,我不可能支持你!」

但我還是去,久了看到我,他會主動招呼:「來坐啦!你不是不好,只是我的里都是你的對手在服務,我沒辦法支持你。」我說:「沒關係!你讓我預約未來,某一天某立委不選了,再給我服務的機會。」後來,這位里長真的如他所言,轉而支持我。

有時不爭,反而能化解爭。所謂的「水善利萬物而不爭」,如老子說的,不爭才會無害,當我們每次對別人好,服務他人時,永遠要存著一份感激,因為對方讓我們有自我實現理想或是獲得成就感的機會,但不要去爭付出就一定要有回報,執著於此,就是爭了。這個境界知易行難,我至今依然在修行之中。

我不是鼓吹與世無爭的出世思想,相反的人在江湖,避不開爭,所以,我們應該更加理解何時爭,何時不爭。何時不爭也是爭,爭到最後,或許輸贏也難論。

我沒有跟不支持我的里長去爭論我跟對手的好壞,就只是主動關懷,讓他有機會能夠理解我,二○○八年連任失敗後,我的選民服務處在落選的四年間照常開門,就是存著一份利萬物但不與萬物爭的服務之心。做人要像山一樣可靠,也要像水一樣不執著。想服務人民,有沒有民代身分,根本不是重點。

人生有大大小小的事都適用這個道理。有種關係類型是自己覺得為對方犧牲一切,卻換來對方不懂感恩,其實癥結點在於有沒有「爭」。

多數人利萬物是證明自己的能力,這樣的愛會太沉重,讓人有壓力,就如一句玩笑話是「有一種冷叫媽媽覺得冷」,覺得冷是媽媽,而不是孩子,兩人之間就容易為小事起爭執。

爭取自來水接管補助,為人民避害

作為一個政治人物,為人民避開「害」是很重要的任務。很多人可能很難想像,在台灣還是有一群人喝不到乾淨的自來水。自來水普及率超過百分之九十是迷思,若細看城鄉分類,都會區的自來水普及率高達百分百,但若深究台灣部分的鄉下地區,不少庄里的自來水普及率只有百分之二十到三十。

早年是農業時代,使用農藥也不像現在這麼普遍,但進入工商時代,地下水受到嚴重汙染,以台中市山海線的部分地區為例,長期沒有自來水,居民喝了一輩子黃澄澄的地下水,好一點的家庭,是阿公阿媽騎機車去載飲用水回家給孫子喝。這些地區沒有自來水的原因多半是戶數不多,有的是三、四十戶,有的只有五戶、十戶,但自來水接管工程需要鋪設主幹管、幹管和家戶管路,必須耗資幾千萬,若沒有政府補助,以家戶數平均起來,偏鄉居民根本無法負擔。

若要家家戶戶都能有自來水,就需要中央政府的補助,才能提升偏鄉居民的自來水接管率。有一年,我將大甲銅安里居民使用的地下水裝瓶,由產地直送台北的立法院,質詢當時的行政院長毛治國。當他看到我手上那瓶顏色像可樂又像咖啡的地下水,馬上裁示大幅度增加無自來水區域幹管預算,也因為我這次的要求與毛院長的善意回應,自此加速解決全台灣無自來水區域的腳步。

我是出身非都會區的立委,爭取看似不起眼的全台無自來水區域幹管預算,比起其他建設,不但耗時耗力,也沒那麼顯眼,但我覺得值得,只要能接上自來水管路,原本無自來水地區就能世世代代有乾淨的水源,對於居民健康安全也有正面影響,至少能避免因使用地下水所造成的健康危機。

水是日常生活所需,喝乾淨的水、吃乾淨的食物、呼吸乾淨的空氣是我認為生長在台灣的每個人都該享有的基本人權,不應存在城鄉差距。城鄉的概念是生活型態的不同,而不是基本條件的不同。任何會危害人民健康與安全的事,都應該優先重視與優先去處理。一直到現在,我的臉書上還是會有非台中市民眾留言陳情,反映無自來水之苦。只要我在立法院的一天,就會努力爭取所有人的用水權利,期待全台皆有自來水可用的那天早日到來。

可能是自己為人父母,所以很重視公共空間的親子設備。我認為那是一個先進國家該有的細節,因為小孩有時不受控,哭鬧起來,連父母都束手無策。我在日本看到親子車廂,因而也跟台鐵建議可以設計親子出遊車廂,不但對親子家庭體貼,提升服務品質,也尊重共乘的他人,還給其他車廂安寧,大家在車程當中的感受也能更美好。

偏鄉孩子的教育問題,也是我從政以來投入最多心力的。替孩子爭取軟硬體設備,將危險教室一棟一棟拆除、改建,看到孩子的笑容,我很滿足。

放下自我,才能看清局勢

從政對我而言,最大的負擔之一就是每天必須面對許多負面的情緒,政治上的抹黑、攻訐、威脅,特別在網路時代更是嚴重。民眾的抱怨、訴苦,不理性的要求,甚至助理協助不認識的受刑民眾了解自身司法權益的案件,被媒體誤導為司法關說,在防酒駕的《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審查會議和黃國昌委員的爭吵,我當下感到無奈與憤怒……,雖然被誤解心裡不好受,但我體認到唯有放下自我,才能看清局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