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療癒,從感受情緒開始》:憤怒需要被感受,用安全的方式被釋放,而不是被評價

《療癒,從感受情緒開始》:憤怒需要被感受,用安全的方式被釋放,而不是被評價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時間,是最好的解藥。」這句話或許不完全正確。如果情緒沒有被釋放,就算時間過再久,這些情緒還是被儲存累積在身體裡。那些未被釋放的生氣可能會變成憂鬱或是憎恨,反而讓自己深陷在走不出來的迴圈中。

文:留佩萱

憤怒需要被感受,不是被評價

今年快六十歲的安娜,前陣子剛離開一段長達三十年的受虐婚姻。在這段婚姻裡,她全心全意撫育三個孩子,為整個家張羅打理一切。但是在她的前夫眼中,她什麼都做不好。「我每天無時無刻都在擔心自己是不是做錯事,一點小事只要不合他的意,他就開始對我咆哮辱罵,而且一罵就是十幾二十分鐘。這些辱罵天天都會發生,如果回嘴只會更糟糕,我只能待在那裡等他罵完。」

很多人提到家暴時,只會想到肢體暴力,但是這樣的言語和精神暴力,也算家暴的一種。這三十年的婚姻,每當前夫對她辱罵,安娜總是低著頭、縮著身體,彷彿整個人凍結住。後來我也理解,更了解安娜後我發現,原來這樣「縮著身體的凍結狀態」對安娜來說一點都不陌生,在父親的面前她也是這樣。

凍結狀態從童年開始

從六歲開始到國中,安娜每天放學回家,爸爸總是不斷貶低羞辱她:「你這個白痴、智障,你怎麼這麼笨!」爸爸看著她的眼神總是充滿厭惡與噁心。對小女孩安娜來說,每當父親一說話,她就會進入凍結狀態——低著頭、縮著身體,她很想消失不見。

讓小女孩安娜更困惑的是,爸爸像個雙面人。記憶中,經常有一些叔叔來家裡看美式足球賽,而爸爸在這些叔叔面前總是有說有笑,好像變成了另一個人。不僅如此,爸爸對安娜的哥哥們也疼愛有加,會教哥哥打棒球、踢足球,哥哥的球賽也都會出席。但是對於加入田徑隊的安娜,爸爸從來沒有出席過任何一場比賽。「爸爸在這個社區是很有聲望的人,但是對我來說,他是個惡魔。」安娜說。

我工作的機構專門做創傷治療,在這裡,我看見了經歷各種創傷的個案——童年虐待、家暴、父母親嚴重忽略、目睹親人被殺、父母有藥物酒精成癮問題……等等,這些由「人」造成的創傷之所以劇烈,是因為它摧毀了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信任和連結。

對小女孩安娜來說,本來應該保護她的父親卻成了痛苦的來源。她對父親來說是隱形的、被討厭的,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安娜有著強烈的自卑感,她覺得自己一點都不重要。

我看到將近六十歲的安娜在提到童年時,肩膀微微向前拱,纖細的身體縮了起來。我似乎看見一個六歲女孩緊縮著身軀,在沙發上顫抖著。

當安娜描述父親如何對待她時,我也感受到我的臉頰脹熱、胸口緊繃。我光聽到這些都覺得生氣了,然而安娜卻用非常平靜的語氣描述這一切。我很好奇,她的憤怒在哪裡?

我怎麼可以對父母生氣?

「安娜,你願意觀察一下身體有哪些感受嗎?」每一次諮商會談,我都會引導安娜去接近情緒。

安娜閉上雙眼靜靜感受。過了一會兒,她開始哭泣:「我的胸口很沉重緊繃,我覺得一位孩子經歷這些很悲傷。如果我自己的孩子被這樣對待,我會很心痛。」我給安娜時間和空間好好哭泣,這些淚水是累積許久的哀傷。

安娜持續哭泣一段時間後,整個人平靜下來。我邀請她再回去觀察悲傷:「請你和胸口沉重的悲傷感再一起待一下下……如果『悲傷』有個圖樣或形狀,你覺得是什麼?」

安娜閉上眼睛,再次感受悲傷。「那個悲傷是十歲的我,她穿著紅色洋裝和淺藍色靴子。」我問安娜,能不能邀請這位小女孩一起坐在諮商室裡。安娜拍拍沙發旁的空間,讓她的內在小女孩坐在那裡。

當個案能夠把「自己」和「情緒」分開,就可以理解到情緒只是一部分的自己。當安娜能夠邀請「十歲的小女孩」坐在身邊,安娜就變回了大人(現在近六十歲的自己),就能用大人的眼光和能力去處理創傷。在做創傷治療時,並不是要讓個案變回那位受創的小孩,而是要幫助個案能夠一隻腳踩進創傷的「過去」,另一隻腳穩穩地站在「現在」,用現在的自我去處理過去的創傷。

安娜讓自己感受悲傷,而我很好奇,她對父親還有哪些情緒?於是我邀請她再度進到自己的內心世界,看看有沒有其他情緒需要關注。她閉上眼睛,做了幾次深呼吸後說:「我的胸口感到很憤怒,如果我的前夫敢像我爸爸這樣對待我的孩子,我一定會殺了他!」

看到安娜終於感覺到憤怒,我其實很開心。「憤怒」是安娜童年時期從來無法去感受的情緒。我邀請安娜和心中的憤怒再待久一點。但很快的,安娜的肢體訊息改變了,她開始解釋:「我現在知道我爸爸也有自己的困難,他有創傷症候群,沒有辦法好好對待我。我也知道他改變了,在我生孩子之後,我爸爸變成一位和藹的祖父,他對我的孩子非常好。我知道他用這些行為來彌補我,而且我們後來關係很好,變得很親密。」

情緒變化三角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回到前面介紹的「情緒變化三角」,當核心情緒要冒出來時,防衛機制就像拿著盾牌的士兵把核心情緒壓下去。當安娜的憤怒慢慢升起,她的防衛機制就出現了。「幫父親的行為合理化」是安娜的防衛機制,她會說:「爸爸這樣對我是有原因的,我不可以對他生氣!」

諮商中,我看到許多個案不敢對父母親生氣。他們告訴我:「我怎麼可以生爸媽的氣?他們這麼辛苦把我養大。」好像一旦對父母生氣,就會否定父母一切的好。但是,人並不是非黑即白,人很複雜,每個人都有許多面向,有一部分的你可以對父母很憤怒,一部分的你對父母很感激,另一部分的你因為父母的行為感到受傷,這些都是可以同時存在的。

和情緒待在一起

能夠「覺察情緒」和能夠「和情緒待在一起」不同。很多時候,當我們覺察到有情緒時,內心出現的第一個反應是批評與指責——我不應該感到生氣、我怎麼還會難過……。不管是哪種情緒,我們不斷告訴自己:「有這種情緒是不對的。」

身為一位諮商師,我在諮商室中引領個案去感受情緒,但在日常生活中我也常覺察到,當情緒出現時,我的內心也會冒出批評的聲音:「為什麼過了這麼久,我還會難過?」「為什麼會難過?我應該要生氣才對!」

當內心冒出指責時,我會不斷提醒自己:「情緒就是情緒,每一種情緒都沒有對錯,我允許自己去感受每一種情緒,我允許每一種情緒的存在。」情緒是能量,需要被感受,才能夠釋放,如果生氣,我們就是生氣,如果悲傷,那就是悲傷。情緒,就只是情緒,沒有對錯。

安娜能夠去感受悲傷,卻無法讓自己感受憤怒,這些未被感受的憤怒並不會離開,而是可能累積起來,變成憎恨。我曾聽過一位老太太說,和前夫離婚四十年後,這四十年來她的內心都充滿怨恨,每天受困在想要報復、想讓對方難受的迴圈裡。那些被壓抑的憤怒累積成憎恨充斥在心中,讓她每天都很痛苦。

很多人會說:「時間,是最好的解藥。」這句話或許不完全正確。如果情緒沒有被釋放,就算時間過再久,這些情緒還是被儲存累積在身體裡。那些未被釋放的生氣可能會變成憂鬱或是憎恨,反而讓自己深陷在走不出來的迴圈中。

憤怒,你想要做什麼?

很多人會把生氣和「暴力行為」聯想在一起,所以認為生氣不好也不應該。我常會聽到個案說:「生氣有什麼用?事情都發生了,又不能改變,這樣生氣只會讓自己難受。」的確,或許生氣無法改變事實,但是就像我一再強調的,生氣或憤怒是一個核心情緒,它沒有對錯。

憤怒的情緒在傳遞一個訊息,在告訴你:「你被侵犯了。」而當你不仔細去傾聽憤怒,可能會讓別人繼續侵犯你,繼續越界,繼續用你無法接受的方式對待你。當你不願意去感受生氣,就是不讓自己的聲音被聽見、不重視自己的需求。這些不滿、怨悶,以及忽視自己的需求持續累積,就可能造成更嚴重的後果。

對安娜來說,生氣是一個陌生的情緒,因為在她小時候從來沒辦法去感受生氣。對許多人來說,成長的過程也常被教導不可以生氣,讓許多人無法面對憤怒這個情緒。

我試著幫安娜去碰觸生氣的感覺。「安娜,你願意花一點時間和憤怒待在一起嗎?」安娜點點頭,閉上眼睛。我繼續說:「去觀察身體現在有哪些感受?只要觀察就好,不需要做任何改變。」

過了一會兒,安娜說:「我覺得臉頰脹熱,頭也很脹熱,除了憤怒外,我也感到噁心,我爸爸這樣對我,根本有病!」

「再花一點時間和『憤怒』與『噁心』兩種情緒待在一起。你覺得,如果『憤怒』和『噁心』可以做任何事情,他們想要做什麼?」我問。

「想要對我爸爸大吼,想要罵他這樣對我是多麼噁心和變態,想罵他這樣傷害我多少,我想罵他髒話,告訴他,他噁心死了!」安娜回答,她的聲音微微提高,我感覺到她的憤怒。

生氣這個核心情緒,需要被感受與釋放。安娜需要用任何不傷人的方式去釋放這些憤怒,而「在腦海中想像」就是一種很好的方法。我常常邀請個案,如果他們覺得安全,願不願意嘗試以想像的方式把憤怒這個能量發洩出來。我也這樣邀請安娜:「你願意用想像的方式,不論是在腦海中或大聲罵出來,讓你的憤怒與噁心對你爸爸大吼嗎?」

安娜點點頭,閉上眼睛,進入想像的世界。在她的想像世界裡,快六十歲的安娜,站在十歲小女孩的身後,陪著她一起朝父親大吼,告訴父親他的行為多麼讓她受傷。

不管是小女孩安娜,還是現在快六十歲的安娜,都無法理解為什麼父親這樣對她。父親已經過世了,安娜永遠無法得到父親的解釋和答案。但是,那位一直活在恐懼中、覺得自己沒有價值的小女孩安娜,今天有了機會去感受憤怒、去捍衛自己、去讓自己的聲音被父親聽到。

每個人都需要找到不傷害人的方式來釋放自己的憤怒。有些人喜歡去空曠的地方大叫、在車裡尖叫、在房間裡打枕頭、撕紙張……等等。美國著名心理學家庫伯勒—羅絲(Kübler-Ross)曾提到,醫院裡應該要有個房間可以讓任何人發洩自己的憤怒,去裡面好好地吼叫、丟東西。我也覺得每個地方,不論是學校或公司,都需要一間「憤怒室」,有一個安全的空間讓大家可以進去好好釋放抒發憤怒。

生氣需要被感受,需要用安全的方式被釋放,而不是被評價。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療癒,從感受情緒開始:傷痛沒有特效藥,勇於面對情緒浪潮,就是最好的處方箋》,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留佩萱
繪者:Mo Pan

這是一份邀請,邀請你來感受情緒
唯有直接面對,才能一步步解開你的沉痛枷鎖
為了前進,你必須回到過去
而復原的路,沒有人可以替你走……

我們總是急於處理傷痛,卻不知道應該先學會「感受」。我們習慣以壓抑來隱藏情緒,卻忘了當這些情緒層層堆疊於心,總有一天會成為滿滿的岩漿,隨著傷痛與情緒的火山爆發。

諮商師留佩萱以溫暖動人的筆觸剖析情緒的本質,透過實際諮商案例與知名創傷事件,引導你更全面且有深度地認識與覺察情緒。從解讀自我防衛機制,到直視個人核心情緒,全面學會真切感受情緒的方法,帶你走過情緒的暴風雨。

除了自助,還能學會如何幫助需要走過傷痛的朋友,一起建立一個能夠理解情緒、包容情緒的友善社會。

「情緒,其實是一種能量,也是一種指引,
當它向浪潮一般撲襲而來,你能做的就是任它流淌而過,
只有感受過,你才得以在人生大海中繼續航行。」

getImage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