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入新屋嶺被捕者集會上發言︰葵涌警署被非禮、保釋後每晚發噩夢

曾入新屋嶺被捕者集會上發言︰葵涌警署被非禮、保釋後每晚發噩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曾經進入新屋嶺拘留中心的被捕者在集會上講述經歷,亦提到曾於葵涌警署被男警非禮,呼籲市民繼續站出來抗爭,參與罷工、罷課、罷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今晚(27日)中環愛丁堡廣場對開空地舉行關注新屋嶺被捕者人權集會,參與者站滿現場。集會其中一位講者是就讀香港中文大學的S同學,她是8月31日晚上太子站的嚴重傷者,其後被捕,一度被帶進新屋嶺拘留中心,台上她說出自己的經歷。

她首先提到自己在受傷到保釋期間,曾經到過醫院、葵涌警署及新屋嶺拘留中心,她認為警方應該交待那三位失蹤傷者,查案則留給記者負責,而「我哋應該企返出嚟行動」。

AP_19270427866063
Photo Credit: Vincent Thian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前往新屋嶺的恐懼

S同學憶述自己前往新屋嶺的經歷,她當時在葵涌警署羈留所(俗稱臭格)睡覺,突然有一名女警要她起來,並鎖上手扣,說羈留所沒有位置要離開。她提出要聯絡律師,但女警只說去到新屋嶺再看能否安排。

就這樣她上了一架旅遊巴,全車漆黑,她全身發抖——但不是因為寒冷,而是因為害怕——車上警察分發醫療手套,警員戴上時發出「啪啪」聲,她想起早前北區醫院有警員虐待被捕人時,都是戴上醫療手套。前往新屋嶺期間,全車在漆黑的環境中,沒有人說話。

去到新屋嶺,值日官要求S同學在紙上指出自己的名字,她發現名字做了標記,註明是「中大某學生代表」,但她表示警方情報有錯,她並非有關代表。她表示新屋嶺的搜身室沒有門,只靠微弱光線看到裏面情況,有女警要求她舉高雙手搜身。她指出因為沒有門,如果有男警在場可以看到整個過程。

之後她去了另一間房放下個人物品,房間有一直立式、橙黃色的燈,S同學腦中想起三個字︰酷刑室。另一個倉有一隻黑狗,但不是警犬。

Screenshot_2019-09-27_立場直播_927_聲援及關注新屋嶺被
《立場新聞》Facebook直播影片截圖
S同學講述新屋嶺拘捕中心的情況。
感謝被捕社工

S同學特別提到,她要感謝社工陳虹秀,因為後者在被捕者下車時提醒「被捕人士有其權利」,後來她們在女性監倉,有男警衝進去時,陳虹秀亦據理力爭。

陳虹秀是「陣地社工」成員,近月多次在示威現場提供心理及青少年支援、呼籲警方冷靜,8月31日於灣仔被捕,其後被控在修頓遊樂場一帶參與暴動。

S同學指在新屋嶺保釋離開後,要獨自走五至十分鐘山路,環境昏暗。她雖然在新屋嶺內沒有遇到「好差對待」,但亦認為如果不是有社工在場,也不敢想像會發生甚麼事。她質疑警方為何要把新屋嶺佈置成這個樣子,又認為只有警方繼續有濫權,而且發生地點沒有閉路電視,甚麼地方也可以是新屋嶺。

指控男警拍胸非禮

然後她播出謝振中在記者會上,反駁警方濫權、虐待被捕人士、使用性暴力等指控的影片,謝振中要求指控者不要匿名,要拿出證據,更稱指控「無稽」。S同學回應指,她現在就站出來指控警方。

她提到自己9月1日到葵涌警署,負責扣押她的是早前在太子站被指扮成示威者的女警,當時左手要扣上索帶及寫上被捕者編號(AP number),即使現場有其他女警,但該女警仍請另一位男警協助,而那名男警在扣索帶時非禮S同學,拍打其胸部。

在同一日,有兩位女警帶她去如廁,廁所無法關門,後面有閉路電視,亦可聽到男警在場閒談。她在如廁期間,兩名女警看到其性器官及如廁情況。S同學質疑謝振中為何可以完全未查清楚,便稱指控是無稽之談。

她又指831太子站當晚有三位嚴重傷者在記錄上消失,下落不明,政府部門應該交待消楚。S同學並提出要抵制港鐵,她指警方一開始說謊稱月台沒有傷者,而港鐵竟然協助警方、漠視傷者安危,即使有港鐵職員看見她們被打仍視而不見。

她表示,當晚救護員被警方及港鐵阻擋,無法救治傷者,但在座每位香港人都是香港的救護員。

撐下去,跟香港人並肩作戰

自新屋嶺保釋出來後,S同學自言每一晚都發噩夢,夢見「速龍小隊」打人、港鐵職員視而不見、葵涌警署不愉快經歷,以至去新屋嶺期間的恐怖過程等,要「食到嘔先知自己飽」。

她自言直到被捕當日前,也跟很多人一樣,不願付出太多但想見到勝利的一天。然而在721、831之前,沒有人想過警方會跟黑社會勾結、港鐵會跟警方合作,而這個情況,隨時可以發生在任何人身上。

她形容現時局面好像UNO遊戲中,「我draw 2你draw 4」,但要問的是到底誰給「功能牌」警方,讓他們可以做錯而不負責任。她認為要對準政權,因為是政府提供資源給警方、用納稅人的錢支薪給警察、下放權力給他們打人,所以要推翻政權而不只是警察。

被捕之後,S同學指很多人問她如何幫助被捕人士,她認為最大的幫助,是實際見到人站出來。她憶述自己被捕之後每一晚都想死,直到有一晚去到沙田,聽到有人叫「香港人加油」的口號,就覺得要撐下去,跟香港人並肩作戰。

S同學呼籲集會參與者積極參與三罷,為所有受害人、死去的同路人站出來,她指「無人知下一步會點,無人100% sure會贏」,但只要站出來,就仍然有贏的機會。

發言末段,S同學作出聲明︰「尚未煲底下相認,本人絕不會自殺」,並鼓勵同路人,提醒無論發生甚麼事,都不是他們的錯,一定要堅強「捱到煲底相見的一日」。最後她播放樂隊My Little Airport重新演譯LMF的《今宵多珍重》。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