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塑生活》:2050年,海洋裡的塑膠總重會比生存在裡頭的魚群還重

《減塑生活》:2050年,海洋裡的塑膠總重會比生存在裡頭的魚群還重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目前估計,每年進入海洋的塑膠量大約介於四八○到一二七○萬公噸之間。這個數量幾乎相當於每分鐘都有滿滿一垃圾車的塑膠進入海洋,而英國政府更預估,未來十年,塑膠進入海洋的總量有可能成長為今日的三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威爾.麥卡拉姆(Will McCallum)

毒素

眾所皆知,位居食物鏈越上層的生物,其體內累積毒素的機率就越大,衍生的問題也越嚴重,而這個過程就是所謂的「生物累積」(bioaccumulation)。汞是生物累積中比較著名的例子之一,我們常在鮪魚或劍魚之類的掠食性魚類身上發現極高含量的汞,因為它會累積在生物的肌肉組織中。人類身處整個食物鏈的最上層,這些毒素最後的落腳處往往就是我們體內(所幸食品法規可以為我們做合理的把關,避免我們將含有大量毒素的生物吃下肚)。然而,可以預見的是,在人類捕獲這些掠食動物前,生物累積很可能已經為牠們本身帶來一系列的問題,比方說讓牠們生病,或是妨礙牠們繁衍後代等。

另一個生物累積的著名例子是多氯聯苯(polychlorinated biphenyls,PCBs),這種化合物自一九三○年代開始被廣泛使用(如防燃塗料、日光燈等等),直到一九七○年代世界各國才開始禁用它,最終在二○○二年,全球終於全面禁用這種化學物質。這些汙染性化合物會在工業過程中溢漏到環境裡,再透過生物累積的過程,累積在富含油脂的哺乳類海洋動物體內,如鯨魚和海豹。一旦多氯聯苯在生物體內的累積量超出「安全」範圍,它們就會對生物造成許多問題,如降低動物的免疫力,讓牠們比較容易受到寄生蟲的感染,或是妨礙牠們繁衍後代等。更令人難過的一個現象是,這些哺乳類海洋動物在哺育後代時,會消耗自身的脂肪來產乳,所以最終這些累積在牠們脂肪裡的毒素也會透過乳汁,進入牠們年幼寶寶的體內。

剛剛說的這些,與塑膠汙染有什麼關係?美國聖地牙哥州立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海洋塑膠在海裡就像一塊海綿,會持續吸收水中的其他有害毒素,如多氯聯苯。這表示,在這些塑膠還沒被魚類、淡菜或牡蠣攝入前,它的毒性就已經開始增加,此現象無疑會助長海洋塑膠在生物累積過程中的影響力。目前學界才剛開始研究這個現象,但這些初步結果實在令人憂心。另外,海產體內累積的毒素究竟會對人體健康造成多大的影響,現在這方面的研究成果也還處在相對初始的階段,尚不足以歸納出任何明確的結論。話雖如此,政府公共衛生體系還是必須將這個議題列為優先處理的項目,因為我們的食物受塑膠汙染的機率正不斷升高。

塑膠如何進入環境?

在了解塑膠汙染擴散到多麼遠的地方,又用什麼方式影響野生動物的生存後,此刻該是時候好好了解一下,這些塑膠一開始到底是怎麼進入環境的。

我平常常被問到三大問題,以下我就透過回覆這些問題,讓大家循序漸進地了解整個塑膠汙染的概況。第一個問題是:已經有多少塑膠流入海洋了(還有,我們沒辦法清除它們嗎)?要確切知道海洋裡已經有多少塑膠是個棘手的任務,因為有許多因素都會增加預估的難度。舉例來說,你需要考量到塑膠的種類,有哪些塑膠會漂浮在水面、被沖上海灘,又有哪些會沉入海底、埋入我們看不見的海床;除了看得見的塑膠,海洋裡還有許多我們肉眼無法看見的塑膠,如塑膠微纖維或微塑膠;還有,海洋本身的浩瀚無垠,或許更是我們難以估算出準確數值的最大因素!我們所居住的藍色星球,有三分之二的面積都被海洋覆蓋,雖然我們已經對這片汪洋裡的一小部分海床進行探查,但要做到全面調查整個海洋到底受到多少塑膠汙染,還是存有非常大的難度。

儘管這項任務困難重重,美國海洋保護協會還是與麥肯錫商業與環境研究中心(McKinsey Center for Business and Environment)合作,共同預估出海洋裡已經有一.五億公噸的塑膠。這是一個令人憂心的數字,但艾倫.麥克亞瑟基金會(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估計,依照我們產出這些塑膠廢棄物的速度,到了二○五○年,海洋裡的塑膠總重甚至會比生存在裡頭的魚群總重還重。

老實說,我們實在很難想像,有任何科技或人力能夠清理掉這高達一.五億公噸的塑膠。因為這樣的塑膠量相當於三百座世界第一高塔「哈里發塔」(Burj Khalifa)的重量;只不過這三百座高塔並不是矗立在杜拜的土地上,而是分崩離析地散布在世界各地的海平面和海溝裡。簡單來說,要徹底清除它們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所以雖然淨灘之類的舉動非常值得嘉許,對環境或公共建設嚴重受到塑膠迫害的地方也相當重要,但基本上,這些行動對改善塑膠汙染的幫助都十分有限。如果我們真的想要徹底改善塑膠汙染的問題,那麼就應該把全球運動的重點放在減少大眾對塑膠的需要性,因為唯有這麼做,我們才能真正從源頭防堵塑膠流入海洋。當然,我們還是必須撿起散布在海灘上的塑膠,政府和企業也必須發起大規模的淨灘活動;可是,如果我們一直不減少整體的塑膠使用量,最後這些淨灘活動就只會永無止境地不斷重複上演。

據估計,海洋裡已經有一.五億公噸的塑膠。

第二個問題是:每年有多少塑膠進入海洋?目前估計,每年進入海洋的塑膠量大約介於四八○到一二七○萬公噸之間。這個數量幾乎相當於每分鐘都有滿滿一垃圾車的塑膠進入海洋,而英國政府更預估,未來十年,塑膠進入海洋的總量有可能成長為今日的三倍。

第三個問題:這些塑膠都是從哪來的?這是個比較難回答的問題。研究顯示,海洋裡大約有近八成的塑膠都是來自陸地,而非來自航行在海上的船隻。陸地的塑膠可以透過許多方式進入海洋,包括:

  • 洗衣。我們衣服裡的塑膠微纖維有機會在洗衣的過程中,隨著水流釋放到環境中,海洋裡大約有三分之一的塑膠都是來自這些塑膠微纖維。
  • 不當丟棄。隨意棄置的塑膠製品可能會被風吹入水路,然後隨著水流流入大海。
  • 掩埋。無法回收利用的塑膠,最終可能就會被載運到海岸附近的垃圾掩埋場掩埋,此舉除了可能會讓部分塑膠不小心落入海洋,落入海中的塑膠更會隨著洋流漂散到世界各處。

就現今不斷產出的大量塑膠來看,即使我們大力改善廢棄物和回收方面的基礎建設,也無法徹底防堵廢棄塑膠進入環境的所有管道。況且,就算這些塑膠洩漏到環境中的比例很小(即依循正規管道處置的塑膠,不小心從處理系統「洩漏」到環境中),也會對環境造成重大的影響。事實上,科學家推估,當前大約有近三分之一的塑膠廢棄物都不會進入廢棄物和回收體系。

我們衣服裡的塑膠微纖維有機會在洗衣的過程中,隨著水流釋放到環境中,海洋裡大約有三分之一的塑膠都是來自這些塑膠微纖維。

回收

過去二十年間,塑膠的產量不斷飛漲,到了二○一五年,全球的總塑膠產量甚至來到了三.二億公噸,這個重量比全世界人口的總重還要重。更重要的是,這個數字在未來二十年還會再增加一倍。自一九六○年代塑膠袋問世後(它是第一個被大量使用的廉價塑膠製品),塑膠出現在我們生活和社會中的比例就越來越高。時至今日,它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普及的程度,已經讓人難以想像沒有它的日子。

過去幾年,大量使用一次性塑膠製品——顧名思義,這類塑膠在使用一次後就會被丟棄,而且它們被使用的時間大多只有短短數分鐘,丟棄後卻很可能必須耗費數世紀的時間才能分解——的風氣,更成為大家迫切想要解決的問題。因為這些年來,儘管我們對這些塑膠的用量呈指數狀態快速增長,但我們在廢棄物或回收方面的基礎建設,卻幾乎沒有針對它們做什麼特別的發展,這使得更多塑膠洩漏到環境之中。根據統計,全球產出的塑膠大約只有14%進入回收系統,而其中更有近5%的塑膠只是被回收而已(沒有被再利用)。

世界各地設立的廢棄物處理系統各有不同,但縱使是像荷蘭或日本這類擁有比較先進廢棄物處理系統的國家,其產出的塑膠廢棄物數量,也遠超過它們系統的負荷能力。現在我們都站在同一個十字路口上,想要應付這些數量龐大的塑膠廢棄物,我們有兩種選擇:一為繼續這種「你丟我回收」的艱苦戰鬥,努力發展出效能更高的廢棄物處理系統,好應付這些日益增長的垃圾量(雖然一定還是會有大量的塑膠在處置的過程中洩漏到環境裡);另一個選項則為,我們可以重新思考產品的設計方式,揚棄「用過即丟」的一次性文化,改以更周全的角度去設計各種產品,並在產出每一樣產品前,都一併考量其後續的處理問題。

我相信,大家一定都心知肚明該選擇哪一項做法。目前尚沒有任何證據指出,有哪個地方的廢棄物或回收系統,能夠在完全不對環境造成衝擊的情況下,處理掉我們產出的廢棄物——以焚燒處理為例,它就會釋放大量毒素到大氣中,還會增加二氧化碳的排放量。當然,發展我們的廢棄物基礎建設還是有其必要,因為這是我們減少環境中塑膠總量的必要手段之一,但對全球而言,這套方法絕非長久的解決之道。

洋垃圾

我們除了要想辦法解決各國國內的廢棄物處理系統問題外,同時還必須去關注「洋垃圾」的問題。這些「洋垃圾」即各國在全世界轉運的廢棄物,每一年,光塑膠廢棄物的轉運總量就高達數百萬公噸重。那些沒有地方、沒有設備處置自家廢棄物,或偏好把廢棄物賣給其他國家處理的國家,都會透過結構複雜的回收商網絡,將自家廢棄物以海運的方式長途運往他國處置。換句話說,就算你正確處置了你使用過的塑膠廢棄物,但之後它說不定還是會在售往他國回收、焚燒或掩埋的過程中,造成整體環境的汙染。

二○一七年年末,中國宣布,他們將不會再收購其他國家的塑膠廢棄物,因為他們國內的塑膠廢棄物產量與日俱增,所以他們的廢棄物處理系統不再能夠,或不再願意處理這些國外的塑膠廢料。歐洲和北美國家為此大傷腦筋,因為他們必須另覓其他國家來處理自家的廢棄物。就現況來看,西方國家有可能會將自家的廢棄物運往東南亞國家處理,不過此舉恐怕會讓這些國家的廢棄物系統負荷過重;況且部分東南亞國家本身,也因使用塑膠衍生不少問題,此舉無疑會讓他們的處境更加雪上加霜。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不該妄加指責其他國家讓更多塑膠流入海洋的原因。雖然嚴格來看,很多塑膠確實是從這些國家進入到環境中,但是這個結果卻牽涉到許多其他的因素,例如廢棄物出口、缺乏安全的飲水而必須飲用瓶裝水、極端氣候毀損基礎建設,或是企業一開始產製這些塑膠製品時,就沒有撥出經費投資處理廢棄物的相關設備等;上述的種種因素都會使這些國家,不太可能有效地處理各國不停產出的大量塑膠廢棄物。

菲律賓就是其中一個例子,二○一五年,一篇登載在《科學》(Science)期刊上的研究指出,菲律賓是汙染海洋的第三大國。然而,二○一七年綠色和平與「擺脫塑縛」(Break Free From Plastic)運動共同協辦的馬尼拉灣淨灘活動,卻可讓人看清這個問題背後的真相。該場淨灘活動共蒐集到了五萬四千六百二十件塑膠廢棄物,工作人員盡可能記錄下蒐集到的每一項廢棄物品牌後,統整出了汙染這片海灘的前五大品牌,其中囊括了三家非常知名的跨國企業,分別為:聯合利華(Unilever)、雀巢(Nestlé)和寶僑(Procter & Gamble)。這些企業都在某些國家不斷承諾自己友善環境、永續經營的決心,但是顯然,在世界的另一頭,他們還是造成環境汙染的一大幕後兇手。

這些販售快速消耗品的企業,對環境造成的最大問題,就是增加「小包裝」產品的產量。小包裝的產品因為裝填的產品分量很少,所以表面上可以讓消費者以比較便宜的價格購入一些日用品,例如洗髮精。不幸的是,這些被大量販售的小包裝產品,多半是以內側帶有塑膠薄膜的鋁箔袋包裝,而這類包裝完全無法再回收利用。這意味著,這些企業產出的塑膠包裝,除了會因為人們的不當丟棄而占據東南亞的各個海灘,更因為它們沒有任何回收價值,所以當地的拾荒者也不會有意願去撿拾這類廢棄物。因此,面對這場塑膠汙染,我們可以看到一個現象:大家往往都是把矛頭指向這些東南亞國家(因為從他們國家流入大海的塑膠量確實比其他國家高),反而鮮少去譴責那些不顧後果、生產出這些小包裝產品的企業。

這些企業只顧著養成大眾使用「拋棄式產品」的習慣,絲毫沒有考慮到消費者會怎麼處置這些產品的包裝,也沒有撥出足夠的資金協助政府設置處理這些包裝的基礎建設。就憑他們沒有負起企業責任,好好處置自家產品用畢後衍生的廢棄物這點,就足以讓他們受到應有的譴責(像汽車和電子等產業,就有發展相關的廢棄物處理工業)。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指出,塑膠汙染已讓東南亞國協(ASEAN)在航運、觀光和漁業損失了十二億美元以上,同時還衝擊到沿海居民的生活品質,讓他們必須天天清理出現在自家門前的塑膠廢棄物。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減塑生活:與塑膠和平分手,為海洋生物找回無塑藍海》,臺灣商務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威爾.麥卡拉姆(Will McCallum)
譯者:王念慈

如果我們不有所作為,
塑膠絕不可能從我們的日常中自行退場!

塑膠的殺傷力驚人,海洋首當其衝,
愛海洋不只拒絕一根吸管,你還可以做得更多!
作者邀所有愛海洋的讀者,一起行動。

「那我們可以做些什麼?」
這本書正提供最佳解答。

海洋中的塑膠垃圾有一天會比所有魚類還要多?
這已不是假設,我們必須採取行動,避免這一天的加速到來。
本書榮登英國亞馬遜環保暢銷書第一名,
全球最實用手冊——由英國綠色和平海洋部主任
收錄最新研究和建議,
以實用、有趣和簡易方法教你日常生活減用塑膠!

每一年,大約都有1270萬公噸的塑膠進入海洋系統,奪走超過一百萬隻海鳥和十萬頭海洋哺乳類動物的生命。到了2050年,海洋裡的塑膠總重,甚至會多過所有魚群。塑膠汙染是我們這個世代的環境大患,身處這個世代的「你」又可以做些什麼,反轉這股趨勢?

減塑生活》是本淺顯易懂的日常減塑指南,站在反塑運動最前線的作者,透過本書,告訴你如何經由生活中的小小改變,為這個世界帶來大大的不同。舉凡買個可重複使用的咖啡杯,或是自發性清掃自家附近公園或海灘環境等簡單的小動作,都可以輕易改變我們生活的整個大環境。

作者威爾.麥卡拉姆是英國綠色和平海洋部主任,他不僅收錄最新研究與實用建議,以及相關領域科學家的軼聞,還有全球各地社區的成功案例,使這本書能成為一本實用手冊,教導人們如何在自家、社區和工作場所,開始終結對塑膠製品的依賴。書中提出的建議從用環保杯買咖啡等簡單動作,到較鮮為人知的方法:例如用洗衣袋裝衣物,減少洗衣過程中衣物纖維釋出等,無所不包。此外,本書也引導讀者一同監督大型機構如企業和政府等,迫使他們擴大施行減塑措施,為生活帶來最大的改變。

我們必須動員數十億人跟我們一起行動,以聚沙成塔的力量,將這股減塑的風潮推及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本書要給世界各地每天為這股塑膠汙染浪潮奮戰的每一個你!

這本書是喚醒大眾守護環境的一記警鐘——
希望能藉此串連起世界各地的力量,
終結人類對塑膠的依賴。

本書特色

  • 本書榮登英國亞馬遜環保暢銷書第一名,以實用、有趣和簡易方法教你日常生活減用塑膠!
  • 受國際熱烈回響與矚目,甫出版即售出15000冊以上,版權至少售出十一種語文。
  • 作者說他倡導減少塑膠污染,最常被問的問題是:「那我可以做些什麼?」這本書正提出解答。
  • 從自己家裡和社區開始改變,人人都能保護海洋不受塑膠危害。
getImage
Photo Credit: 臺灣商務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環境』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