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帝國的吉哈德》書評:不只是「聖戰」,三種面向的「吉哈德」才是伊斯蘭的真諦

《伊斯蘭帝國的吉哈德》書評:不只是「聖戰」,三種面向的「吉哈德」才是伊斯蘭的真諦
聖壇重建時,穆罕默德將黑石放置在斗篷上(繪於1315年)|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筆者在讀完本書後,深以為現今伊斯蘭社會如果想要再次振興,依靠的不是石油累積的財富,也不是以伊斯蘭為名展開的恐怖行動,而是回歸最初穆罕默德傳教時的信念,建立彼此互助的烏瑪。

作為三大亞伯拉罕宗教的殿軍,伊斯蘭教在很多方面可謂吸收了猶太教以及基督教的優點,在漫長的中世紀,由伊斯蘭信仰所構築起來的社會體制,堪稱是文明典範。在步入近現代世界體系以前,「社會正義」、「文化寬容」、「鼓勵工商」一直是伊斯蘭世界的指標象徵。儘管從十九世紀後葉,面對基督教歐洲國家的侵略擴張,伊斯蘭社會往往被指控為落後、封閉,透過歐洲視角所見的伊斯蘭無不是一派「病夫」模樣,然而這與歷史上的真實情況相去甚遠。

現今的伊斯蘭研究已較過往豐富許多,無論是談阿拔斯王朝時期巴格達(Baghdad)的智慧宮(Bait al-Hikma)如何將古代希臘文獻翻譯為阿拉伯文,促進歐洲文藝復興的發展,或是伊比利半島南端的格蘭納達(Granada)令人驚豔的農業技術與宮殿建築,比起一兩百年前的人們來說,在這個時代我們反而比較貼近中世紀當時對伊斯蘭文明的認知。但這些再次挖掘出來的歷史仍偏重於外在表象上,儘管現代的我們認同了古代伊斯蘭文明的卓越與貢獻,卻還是對伊斯蘭信仰的內在價值不免陌生。自911事件以後,將伊斯蘭總結為恐怖分子的宗教這種議論,實在讓人感到遺憾。

本書《伊斯蘭帝國的吉哈德》,正是將焦點放在伊斯蘭的核心價值「吉哈德」上,試圖向讀者釐清許多被誤解的概念。作者小杉泰坦言,本書是作為日後有關伊斯蘭宗教的思想理論著作的先行整理,透過伊斯蘭帝國的歷史發展來認識穆斯林的信仰與價值觀,對一般讀者而言,是部了解伊斯蘭世界基本情勢的入門書。筆者讀完本書後,覺得有三個有趣的主題值得分享討論。

伊斯蘭信仰的真諦:三種面向的吉哈德

「吉哈德」(Jihad)在過去常翻譯為「聖戰」,其實這不是個好的譯法,正確來說,「吉哈德」有努力、奮鬥的意思,將此譯為聖戰,只是單指「吉哈德」體現於對外擴張、打擊敵人的那一面,而且這還是歷來伊斯蘭教各種派系、法學所公認意義最窄的解釋。本書指出,吉哈德在伊斯蘭信仰裡具有三種面向,分別是「內在的吉哈德」、「社會的吉哈德」、以及「持劍的吉哈德」。

「內在的吉哈德」是指穆斯林面對內心的邪惡時,要竭盡全力與之對抗,戰勝它使自己成為一個符合安拉(真主)期許的善人。很多宗教都有類似的理念,例如佛教講求自身修行來斷除各種執著妄想,基督教講求要奉行上帝的旨意遠離撒旦的誘惑。與之相較,「內在的吉哈德」在《古蘭經》中是被提及最多次的吉哈德,也是伊斯蘭教裡最為重視的信仰實踐。

「社會的吉哈德」是指依照《古蘭經》的正義公平精神,努力打造一個符合這種規範的家園社會,因此伊斯蘭教鼓勵穆斯林從事工商業來賺錢,因為用透過正當貿易賺來的錢來使自家殷實,是榮耀安拉的方式之一。同時伊斯蘭教也設有「天課」、「齋戒」、「宰牲節」等措施來體現社會正義。「天課」是指穆斯林依照個人財產多寡,繳納一定額度給其他貧窮的穆斯林,在現代福利國家出現以前,伊斯蘭的「天課」制度可以說某種社會救濟措施,它使有錢人藉由天課將財富回流給窮人,達成社會秩序的穩定,避免持續累積貧富差距而造成混亂。

「齋戒」是在伊斯蘭曆法裡的第九月,從日出到日落這段時間禁止飲食、性交等行為,藉此讓大多數穆斯林體驗那些貧窮弟兄姊妹的生活,培養其同情心並節制奢華浪費的行為。「宰牲節」相當於漢人文化裡的新年,這天穆斯林會準備好一頭羊,宰殺後分成三等份,一份給自家享用,一份送給親朋好友,一份則施捨給平日無法吃到肉食的窮苦人家,因此窮人在這天也能因此像富人一樣好好吃上一頓。這些儀式或節慶,在伊斯蘭信仰裡,是為了體現「社會的吉哈德」而設立的。

最後我們來談「持劍的吉哈德」,很多人會有這種印象:「伊斯蘭的擴張是透過一手拿劍一手持古蘭經這種方式進行的」,然而這種描述其實是歐洲人的偏見所致,如果回到穆罕默德的時代,他在傳教的過程裡,最主要提倡的都是「內在」與「社會」的吉哈德,但是當敵人試圖用刀劍來摧毀穆斯林信仰真主的自由時,那麼穆斯林也不得不拿起刀劍來捍衛自己的信仰,依本書的觀點,這才是真正「持劍的吉哈德」的意涵。

不過隨著穆斯林在阿拉伯半島由少數變成多數,在與拜占庭、波斯等帝國對抗中由劣勢逐漸轉為優勢時,「持劍的吉哈德」不得不重新加以規範,因此在四大哈里發時代結束後,這種吉哈德被限縮於國家君主手上,一般的穆斯林信士是不能發動的。由此來看,若以911事件後極端伊斯蘭主義者所宣稱的吉哈德來說,從法理上來看不合伊斯蘭傳統,從內容上來看也違反了《古蘭經》的教誨――以平民為目標的攻擊行動在一般的穆斯林眼中絕對難以苟同。

照0302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武侯德戰役

阿拉伯帝國快速擴張的根本原因:平等與寬容

讓我們回頭觀察伊斯蘭國家是如何在歷史上崛起的,在西元632年穆罕默德歸真並歷經兩年的內戰後,634年伊斯蘭大軍為了締造安全無虞的國家,正式展開對外擴張,首要目標自然是與當時伊斯蘭相鄰的拜占庭以及波斯兩大帝國。從軍事上的觀點來看,當時伊斯蘭並沒有比它的對手擁有更先進的武器,也沒有發達的軍事組織,表面上看起來,就是一群視死如歸的伊斯蘭信士組織起來的軍隊打垮了這兩個帝國。但是從本書的觀察來看,這兩大帝國長年在敘利亞、巴勒斯坦一帶交戰,當地居民不勝其擾,同時兩帝國在地域治理上未能建立像伊斯蘭社會一般的共同體,當伊斯蘭大軍到來時,既不強制原來的基督徒或祆教徒改信伊斯蘭,還賦予他們在伊斯蘭律法下的保護地位,相較於原先拜占庭或波斯的壓榨政策,被征服的住民其實沒有太多反抗。

另一方面,伊斯蘭大軍對於率先投降的城市予以寬待,對於選擇與伊斯蘭對抗開戰的城市,也不留情地在破城後將全數居民作為奴隸。因此伊斯蘭勢力自634年開始對外擴張後,很多地區其實是為了擺脫原先所屬國的壓榨而投奔伊斯蘭,真正以武力征服的區域並沒有歐洲傳統觀點所認為的那麼多。直到732年,伊斯蘭大軍在現今法國的普瓦捷(Poitiers)敗給法蘭克的鐵鎚查理後,伊斯蘭對歐洲的快速擴張才宣告結束。此時的伊斯蘭帝國由伍麥亞王朝統治,疆域包含原波斯帝國全境、高加索、安納托利亞東部、敘利亞、巴勒斯坦、埃及、北非、伊比利半島等地,在約一百年的時間裡達到媲美亞歷山大帝國、羅馬帝國的版圖,並且是從一個當時無人關心的阿拉伯半島新興勢力,短時間內擴張為大帝國,對當時的基督徒來說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不過與一般的認知相反,快速擴張的伊斯蘭帝國形成之初,境內的穆斯林並未占多數,絕大部分仍是當地原先的宗教社群,按照本書所引述的學者估計,帝國境內社會的伊斯蘭化其實花了至少三百年的時間,並且從未強制要求住民皈依伊斯蘭教,其他宗教、文化的住民幾乎是基於身處伊斯蘭共同體的好處而選擇改信,因此並沒有用彎刀強制他人改信伊斯蘭的風氣存在。說到底,伊斯蘭的穩固在於對內講求共同體化,這點可從伍麥亞王朝之所以後來被阿拔斯王朝取代來看,前者以阿拉伯人為優先,在信仰共同體中建立出等差階級的體制,其實違背了《古蘭經》及穆罕默德「聖訓」所要求的在安拉面前人人平等。

在對外層面上,自穆罕默德傳教伊始,就講求對其他宗教者予以寬容,並否定阿拉伯人在伊斯蘭事業上的獨一性,阿拉伯人不是安拉的選民,只是率先領受真主的民族而已,只要皈依伊斯蘭,無論原先是什麼民族或文化出身,在這個共同體內並不會有差異對待。本書作者小杉泰也間接討論到,東南亞主要是透過商業貿易而使當地改信伊斯蘭教,而當中的原因多少與伊斯蘭共同體的平等、寬容風氣攸關。

現代伊斯蘭社會所面臨的困境與展望

依本書的觀點來說,步入現代世界體系下的伊斯蘭社會面臨幾個問題。其一是烏瑪(Ummah,意指穆斯林共同體)的概念逐漸衰微,本來在穆罕默德時代,穆斯林共同體是不分血統、種族、文化的,只要是穆斯林,在這個宗教群體內彼此平等互助,但是進入現代後,民族國家(Nation)的劃分使穆斯林必須先區分國籍歸屬,讓烏瑪成為不再落實於現實社會的宗教概念,同時歐美國家的法律與文化價值也透過十九世紀以來的擴張強行進入這些伊斯蘭地區中,削弱了烏瑪的存在感。

其二是二十世紀以來許多藉著伊斯蘭名義形成的恐怖行動或組織,雖然不被當代多數穆斯林所認可,與實際上的伊斯蘭律法或價值觀也有所相悖,但是多數對伊斯蘭內涵了解不多的人們,往往以這些恐怖分子的宣稱作為對伊斯蘭信仰的全部理解,這更加導致在不同宗教或文化群體之間誤解加深。其三是在這種困境下往往導致原來的穆斯林更加偏向保守的立場,他們以堅守傳統,按數百年來的伊斯蘭文化脈絡排斥外來影響,喪失與外界的對話,也喪失自我革新的機會。

事實上若以伊斯蘭的長期發展來看,八至十世紀時盛行的穆爾太齊賴派(al-muʿtazilah)就是受到希臘哲學的影響,可見伊斯蘭信仰並非不能與其他文化溝通交流,然而國際政治局勢的劣勢與極端分子的行為,往往讓穆斯林被其他文化社會敵意以對,而這又使伊斯蘭社會以封閉的姿態加以還擊,陷入惡性循環。

筆者在讀完本書後,深以為現今伊斯蘭社會如果想要再次振興,依靠的不是石油累積的財富,也不是以伊斯蘭為名展開的恐怖行動,而是回歸最初穆罕默德傳教時的信念,建立彼此互助的烏瑪。在此烏瑪之內,個人以「內在的吉哈德」對抗邪念,團體以「社會的吉哈德」打造公平正義之家,同時若面對有人欺凌壓迫穆斯林同胞的情況,這時才能展開「持劍的吉哈德」去討伐敵人。在今日社會裡,穆斯林彼此間更應相互扶持,以「吉哈德」來讓自己、讓群體變得更好,而不是成為中國清真器官供需鏈的幫兇。

相關文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伊斯蘭帝國的吉哈德:一部奮鬥、正義與融合的伊斯蘭發展史》,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小杉泰
譯者:薛芸如

為何「伊斯蘭」可以憑著宗教原理開創帝國?
重新質問今日對伊斯蘭「以武力傳教」的印象。

在文明的空白地帶、七世紀的阿拉伯半島誕生的伊斯蘭,
究竟如何做到融合多民族與異教徒的統治政策?

因為「九一一事件」而廣為人知的「吉哈德」(Jihad),長期以來一直被中文世界翻譯為「聖戰」,從而把伊斯蘭和恐怖主義密切聯繫在一起。然而隨著近年來台灣相關伊斯蘭書籍的出版,「吉哈德」的意思並不等於中文的「聖戰」一事,已漸漸為人所認知。不過,真正的「吉哈德」到底是什麼意思?它從七世紀到二十一世紀經歷了怎樣的演變?穆斯林又會在什麼時候拿起「劍」而戰鬥?而我們心中屬於刻板印象的「聖戰」思想又是如何形成的?大部分讀者並不清楚。

為了解決當代對伊斯蘭的普遍誤解,伊斯蘭政治思想史的研究者、本書作者小山泰教授,從七世紀穆罕默德夜半出逃開始寫起,一直寫到二十世紀後半期的伊斯蘭復興運動及二十一世紀的「九一一事件」、伊斯蘭國的出現和崩解,大跨距地引領讀者暢遊於伊斯蘭的歷史和思想史。作者認為,只有深入理解伊斯蘭這種新型態帝國在「空白地帶」發生和演變的獨特歷史,才能夠解讀「吉哈德」一詞原初的意義與至今的流變。

《伊斯蘭帝國的吉哈德》能夠帶給台灣讀者什麼啟示?

本書關於「吉哈德」的見解,有助於讀者思考台灣社會裡日益增多的伊斯蘭人口,和他們的「吉哈德」(奮鬥),該如何與自己的文化相融。關於當代中東地區伊斯蘭世界的紛爭,及關於恐怖主義、自殺襲擊、反恐等國際政治,台灣讀者一定要跳出「現代中東政治」的脈絡來加以理解,而要深入到伊斯蘭從七世紀出現、到二十世紀面臨西方現代性挑戰的歷史去理解。

本書的啟示是:

用方塊漢字所構築的思想體系,充滿了中華式的和西方式的對伊斯蘭的雙重誤解。這不僅僅是因為我們不了解伊斯蘭的歷史,更無法理解伊斯蘭強調奮鬥、正義、融合的政教合一的獨特體制,甚至對這種教義和體制感到沒來由的恐懼。這本以「吉哈德」為關鍵字的伊斯蘭思想史,或許可以讓漢字世界裡一直臣服、信仰、追逐世俗權力的人們,思考另外一種迥異的價值並願意為之而奮鬥、奮戰。

來自日本講談社的全球史鉅獻

《伊斯蘭帝國的吉哈德:一部奮戰、正義與和平的伊斯蘭發展史》屬於日本講談社紀念創業一百週年,所出版的「興亡的世界史」套書第7卷。這套書的出版是希望跳脫出既定的西歐中心史觀和中國中心史觀,用更大跨距的歷史之流,尋找歷史的內在動能,思考世界史的興衰。八旗文化引進這套世界史的目的,是本著台灣史就是世界史的概念,從東亞的視角思考自身在世界史中的位置和意義。

(八旗)0UWH1007伊斯蘭帝國的吉哈德-300dpi立體書封(書腰)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猜你喜歡


新創盛會線上回歸,技術、經驗、創投全都包!7月15日AWS Startup Day現正報名中

新創盛會線上回歸,技術、經驗、創投全都包!7月15日AWS Startup Day現正報名中
Photo Credit:A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AWS Startup Day 即將於 7 月 15 日重磅回歸,此次不只聚焦新創趨勢與數位應用,更聯合 AWS 創投新創媒合會,提供參與者豐富的資源,所有與新創生態系相關的夥伴都不容錯過。

隨著Web3.0去中心化的趨勢開展與現在進行式的產業數位轉型浪潮,雲端技術早已成為許多早期新創發展產品或服務的關鍵金鑰,甚至為其奠定高速發展的穩健根基。而台灣雲端服務供應龍頭 AWS(亞馬遜網路服務公司)更自Web2.0時代開始就從未缺席,始終在技術新知、應用實務等方方面面致力支持新創,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免費論壇活動──AWS Startup Day也將於今年7月15日重磅回歸,在線上和參與者相會!

今年度AWS Startup Day持續聚焦新創趨勢與數位應用,精心規劃八場新創專題演說,非常適合長期關注新創生態系統的相關人士,或是正要起步、成長的新創夥伴報名參加。

立即報名2022 AWS Startup Day!

五大特色議程安排,給你滿滿新創觀點與技術乾貨

AWS_Startup_Day活動特色02
Photo Credit:AWS

「新創如何運用雲端科技打出一手好牌,投注資源延續未來業務?」這是今年AWS Startup Day欲探討的核心議題之一。為解答雲端科技之於新創企業的珍貴價值,AWS以「國際市場」、「創投趨勢」、「多元創業」、「雲端技術」、「焦點產業」等五大特色精心規劃講座內容,完整收錄新創趨勢脈動、雲端技術實務、佈局策略觀點與創投媒合等新創事業歷程的重要節點。為此,AWS不只力邀Web3.0、電商、串流、B2B解決方案等不同領域的新創合作夥伴,分享選擇AWS開展新創事業的策略考量,更毫不藏私地解析雲端技術如何快速又穩定的開拓事業。

議程02
Photo Credit:AWS

無論新創還是育成,想要洞見機會就不能錯過AWS Startup Day

活動對象
Photo Credit:AWS

任何產業或技術的發展,不單要前人的引領,也需要後繼者無窮盡的創新思維與打破框架的勇氣,缺乏其中一個環節,生態系都無法平衡永續。所以無論是天使創投、孵化器,還是剛起步或處於早期新創的企業,只要你身為新創生態系統中的一份子,渴望尋求創意突破或開展新興業務,AWS Startup Day都是你絕對不能錯過的最佳活動。

填單取得2022 AWS Startup Day 免費入場券!

尋找下一個新創獨角獸──同場加映AWS年度創投新創媒合會

本次AWS Startup Day除新創及創投相關講座外,AWS更直接邀請多家國際及台灣知名創投公司,與AWS Startup Day同場舉辦今年度唯一的線上「新創創投媒合會」,欲透過串聯本地深具潛力的新創與創投,幫助台灣新創企業獲得更豐富的資源,孕育下一個獨角獸。

根據AWS釋出的消息,媒合會將以早期天使輪或Pre-A輪融資為主,重點關注AI/ML工具和平台、智能零售、MarTech、Web3.0、媒體和娛樂等產業,並以快速輪流的形式替新創獲得最大的曝光。

立即報名2022 AWS Startup Day,共構台灣新創生態系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