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大地布的巴拉冠誓約:翻桌、與警察對幹,只為了保衛部落

卡大地布的巴拉冠誓約:翻桌、與警察對幹,只為了保衛部落
卡大地步部落對於部落內部的開發案,總能展現團結,為部落發聲。突圍2018年,廠商欲在部落附近開發光電,族人北上抗議。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李修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傳承是什麼?就是「祖先很久以前在作的事,我們一直還在作。」卡大地布青年如是說。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邱韻芳

聽過金曲獎最佳原住民語歌手桑布伊(Sangpuy)的歌聲嗎?被他古樸又充滿力量之嗓音震撼的同時,是否好奇為何他年輕的軀體裡會住著如此「古老的靈魂」?那麼去看Uki Bauki導演的天.地.人首部曲《Mainay.男人》,我想你應該可以得到解答。(編按:Mainay在卑南族語中是「勇士」的意思。)

「在部落當一個很努力的年輕人,會互相合作會團結的;在當獵人的時候當一個很棒的獵人,很有智慧很勇敢的獵人;然後一直到老,當一個很有態度很有智慧的長老。沒有很難啦,但是對啊,就是這樣而已⋯⋯我也一直在學習。」

紀錄片一開始,桑布伊,這位卡大地布部落(編按:Katratripulr,又稱卡地布部落、知本部落)「巴拉冠」青年會所的前前前前任青年會會長,緩緩地說出了他心目中的巴拉冠制度。不過,桑布伊只是《Mainay.男人》裡眾多現身的前會長們之一,透過這部影片,Uki導演紀錄了卡大地布最小八歲、最長93歲,許多不同年齡層男子的身影與話語,就是他們,一代代巴拉冠的成員,構成了過去、現在與未來保衛這個部落最強悍的力量。

臺東的卡大地布部落,是卑南族傳統四大部落之一。卑南族社會有嚴謹的年齡階級組織與會所制度,分為「少年會所」(達古範)與「青年會所」(巴拉冠)。男孩約八、九歲進入達古範,透過每年猴祭在山上的試膽與野外訓練,讓他們開始學習和傳統領域有關的事務;到了十三歲左右,經過神聖的成年禮儀式進入巴拉冠,正式成為青年會所成員,接受更嚴格的訓練。卑南族在過去曾經統治了整個東台灣,就是因為有強大的男子會所制度。然而,這樣的強悍和榮耀並不是褪色的歷史,Uki導演有關卡大地布 「悍」衛祖靈、拒絕遷葬的行動紀錄,強而有力地證明了這一點。

若只是看到卡大地布族人翻桌、與警察對幹的舉動,可能會無法理解他們為何需要如此地憤怒和「粗暴」。在我看來,Uki之所以選擇呈現族人與警察直接衝撞的畫面,就是要透過後續描繪去凸顯卡大地布面對公權力為什麼要這麼地「悍」,以及為什麼能夠這麼「悍」的緣由。卡大地布的祖先葬在部落的至高點,被稱做Tanauwa(瞭望之地)的第六公墓,但臺東市政府卻未經同意,就要把第六公墓遷到離部落很遠的第三公墓,而如此草率地想把守護著卡大地布的祖靈挖出來,理由竟然只是為了發展觀光!

「一個開發政策是決定一個族群或決定一個部落的滅亡,這是他們(地方政府)沒有想到的,可是對我們來講這是切身的關係……。」卡大地布前前前前前任青年會長如是說。對他而言,面對這樣明目張膽侵害部落傳統領域的挑釁,如果不能勇敢地起身去對抗,那麼青年們在巴拉冠裡面所接受的一切訓練、觀念、教育就完全的沒有意義。

從2011到2015年,卡大地布族人持續五年用盡各種方式和地方政府協商,包括社會運動、法律途徑等,這場文化與祖靈信仰的保衛戰換得的代價是共有九人以妨礙公務和侮辱公署被起訴,但他們依然無怨無悔。因為,進到巴拉冠後就變成一個男人,成為一個男人就必須要具備某種能力和態度,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保護部落和保護所生長的這塊土地。

 「Mainay u(你要成為男人嗎)?」
 「Mainay ku(我要)!」

這不是通關密語或口號,而是從少年會所畢業的「達古伐古範」要進入巴拉冠成為「法力勝」階級時,必須在眾人面前大聲承諾的神聖誓約。在天.地.人二部曲《巴拉冠誓約裡,Uki鎖定這兩個最年輕的階級——達古伐古範和法力勝,透過對這些男孩與青年在祭典、日常互動和勞動中的細膩描繪,傳達「成為男人」這簡單幾個字所負載的深刻意涵。

 「你試膽時有哭嗎?」
  「我哭超慘的。」
  「為什麼要試膽呢?」
 「訓練我們的膽量,讓別人知道卡大地布的小孩最厲害。」

達古伐古範是最小的年齡階級,這群八、九歲到十三歲的孩子,除了每年猴祭兩天一夜在山上的試膽和訓練之外,還做些什麼呢?青年會會長笑著說,達古伐古範就是「每天玩耍,看長輩作事情,讓自己過的快樂」,然而這樣的耳濡目染卻讓他們迫不亟待地想要進入巴拉冠,經過被打屁股的成年禮儀式成為法力勝,然後做苦工、被折磨三年。

所謂「做苦工、被折磨」並非玩笑之語,法力勝是巴拉冠的最低階,必須作苦力、勞動,對長者絕對服從,是「被使喚」的階級。他們幾乎「無時無刻都要撿木頭生火」,因為不讓巴拉冠的火熄滅是法力勝的責任;換青年會長時需要翻修巴拉冠,法力勝就得在近四十度的高溫下,到處(甚至遠赴屏東)去蒐集一把又一把的茅草。

 從早到晚 我們靠著雙手
 一草一木的割 一草一木的搬
 太陽底下 一起鬧 一起流汗 一起搬
 一起唱 就算心裡多幹

 保持這個節奏 度過難關
 哥哥鼓勵我們只能越來越強
 不會讓你 輕鬆的躲藏
 左閃右閃的 矮∼一起扛

 一直燒 一直燒
 不會熄滅 一直燒 一直燒
 熱血 一直燒
 耐心 一直燒
 怒火 一直燒 一直延燒
 (出自葛西瓦《熱火一直燒》)

我其實不太喜歡紀錄片裡有音樂,總覺得大多配樂只是純鋪墊,甚至造成干擾。但Uki的作品例外,她的音樂處理總令我驚艷,如MV般的效果造就了影片非常獨特的律動感。尤其難得的是,《巴拉冠誓約》裡的兩首配樂《熱火一直燒》和《使命Katipu版》是Boxing樂團主唱葛西瓦特地為這部片中,青年們在酷暑中割茅草,和悍衛祖靈反遷葬這兩個環節所寫,歌詞、節奏、畫面的搭配,好到讓觀者很難不跟著熱血沸騰。

傳承是什麼?就是「祖先很久以前在作的事,我們一直還在作。」卡大地布青年如是說。

想要瞭解傳統卑南族強悍的男子會所制度如何能夠在當代繼續維繫嗎?鄭重推薦來自於年輕的噶瑪蘭族導演Uki Bauki之手,很青年很部落又很文化的天.地.人系列-《Mainay.男人》與《巴拉冠誓約》。

本文經芭樂人類學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修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