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現場】便衣警察無故警告記者,更以胡椒噴霧威脅

【採訪現場】便衣警察無故警告記者,更以胡椒噴霧威脅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月示威現場不時有警員對記者態度惡劣,無故警告、威脅記者,昨日更有多名記者被警方襲擊,警隊必須正視這個問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9月29日晚上7時10分左右,我以《關鍵評論網》記者的身份在灣仔拍攝,被警員無故警告並以胡椒噴霧威脅。

事發位置在軒尼詩道近菲林明道交界,我面向銅鐵灣方向,當時該處警察設立了封鎖線。我剛到現場時,防線左邊(從我的角度看)有警員以強光照射,拒絕提供警員編號,後來我見他走到右邊,於是也跟了過去,但因為失誤未有記錄影片。

7時9分有一位男士想穿過防線,警員告知他未能穿過,該男子指向旁邊的恆生灣仔大廈,未知是否表示想前往該處,前面的警員表明「唔過得,暫時封咗」,旁邊的便衣警員(下稱警員A)只多次說「封咗」、「兜路」,另一位便衣警員(下稱警員B)嘗試解釋,手放男子肩上並在他耳邊說話。[1]

與此同時,封鎖線前的示威者一直有批評警察,有一位女子見警員B跟該男子交頭接耳,便問是否又有卧底。那名想前進的男子貌似是街坊,不太可能是甚麼卧底,不過在場警員聽到後反應非常大,高聲要求女子不要煽動群眾。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亦在現場,有警員問張該女子「係咪佢嘅人」,要求他「管好」,其中警員A反應異常激動,質問張︰「無證無據佢話卧底喎,煽動啲群眾喎,咁叫咩呀?」,又叫張超雄︰「咁你叫住佢(指該女子)啦」,張冷靜回應︰「叫咗啦」。

現場所見,該女子的質疑未有煽動現場的示威者有任何行為,反應最激烈的似乎是警察。

vlcsnap-2019-09-30-18h54m26s206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警員A

警員A胸前有委任證,但因為現場擠迫、我戴上眼罩及警察電筒的強光,以致我未能看清楚內容。當我叫住警員A並嘗試看清楚委任證及問他時,他大聲呼喝︰「警察呀!」我回應︰「我夠知你係警察啦,你個委任證係幾…」警員A立即打斷︰「咁咪得囉!」警員B同時問我是否挑釁。

我解釋︰「我問佢咩編號因為佢行使警權…」警員B再次打斷︰「你記者嚟㗎喎」(我當時身穿寫上「PRESS記者」的反光衣、掛上記者證、頭盔上亦有註明記者身份)我說︰「我係記者,我頭先…」然後警員B大叫︰「你影到乜咪乜嘢啦!」警員A亦高叫︰「你影到咪得囉!」

我重申︰「我想要了解佢係邊位警察!」警員B重複︰「你影到乜嘢咪影乜嘢囉!」旁邊有位警員和應︰「咪就係囉!」我回應︰「我影唔到佢個樣嘛!」(這兒我說錯了,應是無法拍到他的委任證。)

然後警員B立即給我第一次警告,我亦即時問清楚︰「你警告我乜嘢?」他只叫我後退,「不要阻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但未有解釋是否警告我阻礙他執行職務及如何阻礙,同時以胡椒噴霧指向我(我則有後退兩步)。我旁邊另一女子批評警員B,他隨即把胡椒噴霧指向她,叫她走開。

我轉而問警員B的警察編號(因為警員A已經走開),警員B以手指指向我喝斥︰「唔關你事!唔好嘈!行開!」我反問︰「點解唔關我事?你行使警權,我有需要知道!」

929_pepper_spray_2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警員B的手指及胡椒噴霧

警員B這時走過來,指向我的記者證說︰「又係你呀?扮街坊呀?」明明他在廿秒前才警告過我,我亦怕他看不清楚,報上「關鍵評論網」的名字。下一句他卻問「你邊間報館呀?」我再答︰「我都話關鍵評論網,你聽唔聽到?」警員B回答︰「聽唔到呀!」我唯有又講一次,他卻叫我「大聲啲啦」。

我重複要求︰「我只係想知道你嘅編號啫,因為我睇唔到你編號,我亦都見唔到你出示委任證,而你係行使緊警權。」警員B起初扮聽不見,之後揚手說︰「走啦」我解釋︰「我只係根據《警察通例》第20章03條…」他則語帶不屑說「通例」兩字,我問他︰「警察係咪需要守《警察通例》請問。」警員B再次沒有回應,向其他市民說話。

約十秒後,持攝錄機拍攝的警員向其他人說︰「我哋舉咗旗㗎喇」警員B又突然指向我說︰「總之而家我話畀你聽,你唔好衝擊!」我則解釋我沒有衝擊,警員B補一句︰「你唔衝擊我唔會郁你」,但仍未有回答委任證及編號的問題。

十幾秒後,這條警察防線就開始後退,警員B最終未有向我噴射胡椒噴霧。我拍下影片記錄了整個過程,《眾新聞》亦從另一角度拍攝到事發經過。[2]

昨日有不少前線記者受傷,例如《香港電台》記者遭警員推撞及警棍擊中手部[3]、《端傳媒》攝影記者被警員近距離故意用胡椒噴劑直接噴向面部及器材[4]、本地印尼語媒體《Suara》記者右眼中彈[5]等,其中襲擊《端傳媒》記者的警員更面露笑容,記者旁亦沒有任何示威者,明顯是衝着記者而來。

相比之下,上面提到的事件可謂微不足道。但問題正正在於,我們不能因為有警察嚴重濫權、施暴,而習慣那些「較輕微」的違規行為,同時警方必須正視前線警員的情緒問題。

近月屢次有前線警員在鏡頭下仍未有克制、情緒不穩,甚至有敵視記者的跡象,如果警方重視與傳媒之間的關係,則必須提醒所有前線警員遵守《警察通例》第39-05條的規定,「互諒互讓的態度,盡量配合傳媒工作」及「不應妨礙傳媒的攝錄工作」。[6]

重申一次,《警察通例》第20章有以下規定︰

20-03 在市民要求下披露身分

在不損害行動效率的情況下,人員於行使其法定權力時,在市民要求下應披露足以辨別其身分的個人資料。人員按要求表明身分後,應最低限度透露以下資料︰

  • 警員、警長、交通督導員及高級交通督導員——職級及警務處職員編號
  • 警署警長及以上職級——職級及姓氏

在防線上的警員如非推進或撤退期間,既然有時間回答記者問題,就應該屬於「不損害行動效率」的情況,可以披露有關資料。而且任何市民均可作出有關要求,並非記者專利。

而《警察通例》第20-14(2)條更寫明「便衣人員不論是否當值,在與巿民接觸和行使警察權力時,必須表明身分及出示委任證」。[7]

相關文章︰

註︰

  1. 影片見此,因為我以為沒甚麼事發生,所以很快便停止拍攝。
  2. 《眾新聞》Facebook專頁影片
  3. 警阻被截查者用手機 本台攝影質問期間遭警棍擊中手部(香港電台)
  4. 端傳媒強烈譴責警方向記者施放胡椒噴劑(端傳媒Facebook專頁)
  5. 【尖嘴爆眼少女2.0】印尼女記者遭克警射爆眼!右眼球破裂 視力減退(蘋果日報)
  6. 《警察通例》第39章〈警察與市民和傳播媒介的關係〉
  7. 《警察通例》第20章〈警署與各科組日常處理的事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