諮商心理師是台灣最奇葩的「醫事人員」,處處難容於現有法規

諮商心理師是台灣最奇葩的「醫事人員」,處處難容於現有法規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期待社會可以有面對心理健康不同的觀點,讓民眾們遭遇心理困擾時可以不用只靠自己孤軍奮戰,看看在這片土地上努力許久的的諮商心理師,究竟是怎樣一個東西。

這一切的原因,來自於絕大多數的醫事人員都在醫院或診所裡工作,因此相關的法令都是以「醫院」與「診所」當成思考的基礎,而且預設一個醫事人員會固定在同一個地方工作。但是如此一來,就等於限制了諮商心理師可以提供服務的形式,因為很多地方根本不是所謂的醫院或診所。

例如,心理師在監獄與性侵加害人晤談,但監獄不是醫院;心理師想在公司提供員工諮商,但公司也不是醫院;諮商心理師也無法直接到個案家中做家族治療,或者透過電腦網路諮商。

這一切的規定,當然都是避免患者接受服務時受到傷害,就像牙醫不能器具搬一搬就在夜市幫人看牙齒,其實都是為了確保服務品質。然而有時卻會造就所有人都知道有個案需要幫助,卻受限於法規,而只能看著個案受苦的結果。

當提供服務的彈性與保障放在天秤的兩端,一邊的傾斜都會造就另一邊的問題,因此也沒有簡單答案去說怎麼做最好。只能夠期待衛福部更理解諮商心理師,從中找到能夠適當的權衡空間。但是當絕大多數的醫事人員都還留在醫院與診所,只有一個特別奇葩的諮商心理師需要到處跑時,也還缺乏實務上足夠的力量去產生對話。

持續打拼,也期待社會更多理解

這些困境綜合法律與整個社會的文化脈絡,諮商心理師的困境絕非三言兩語能夠解決,諮商心理師仍然需要在自己的崗位上奮鬥,也可能需要從原本舒適的花圃向外踩向汙濁的泥水,才可能更擴展為台灣心理健康的使力之處。

這十年來走的不容易,也期待社會可以有面對心理健康不同的觀點,讓民眾們遭遇心理困擾時可以不用只靠自己孤軍奮戰,看看在這片土地上努力許久的的諮商心理師,究竟是怎樣一個東西。也許我們無法滿足所有的需要,但是在心情不快樂的時候,我們一定是在這裡陪著你們的。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