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獨立運動、佐科威的最後任期與美中對弈——多事之秋的印尼

修法、獨立運動、佐科威的最後任期與美中對弈——多事之秋的印尼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年五月成功連任的印尼總統佐科威,原被各界寄予厚望能實現深化民主改革,然而印尼國會卻欲通過限制婚外性行為、女性墮胎權等具爭議的新刑法草案,引發的社會抗爭對佐科威的第二任期形成挑戰。

這幾日印尼首都雅加達與各大城市皆有零星的抗議活動,主要是針對最近備受爭議的「刑法修正草案」與「肅貪委員會」(KPK)獨立調查及運作的憂慮。「刑法修正草案」中讓社會與國際間一片嘩然的,是該修正草案將非婚姻狀態下的性行為、同居行為、任何理由的墮胎,及污辱國家正副元首皆視為犯罪。若法案通過,將使印尼與民主及世界潮流背道而馳。

而自2002年成立的獨立機構「肅貪委員會」,雖然不可免地背負許多人情政治因素的壓力,但至今為止的肅貪成果,仍有殺雞儆猴之效。尤其針對某些政治人物與企業家的懲罰,雖不能說盡如人意大快人心,但讓社會兢兢業業嚴守本分的公民們,稍吐怨氣的感受還是有的。如今印尼政府欲將此獨立機構納入政府體系,使其失去獨立地位,對肅貪委員會淪為虛設的擔憂顯而易見。

諷刺的是,現任總統佐科威,競選主軸喊出的的是「民主、進步」的願景,但卻在他即將正式開始連任任期的十月前,欲通過這樣的法案。日前他邀請發起學生運動的大學生代表們至總統府,希望與學生代表們「交換意見」,但學生代表們已對此「婉拒」,他們擔心如此將讓外界有「密室協商」之慮,表示只要總統承諾撤下上述法案,學生抗爭旋即結束。事實上佐科威總統清廉愛民的形象至今還算維持,因而社會輿論普遍認定是佐科威總統背後的政治與保守宗教勢力迫使總科威總統不得不下這一棋。

印尼大學生與隊種部隊對峙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印尼大學生不滿國會欲通過弱化肅貪委員會的新法及審議剝奪公民自由的刑法修正案,24日上街抗議,與協
助印尼警方維安的海軍特種部隊對峙。

佐科威總統政治之路在印尼也算奇蹟。他從一位「政治素人」當選梭羅市長、首都雅加達省長,爾後又當選總統並在今年再度連任,像這樣家族中完全沒有軍方勢力背景而能當選總統的,佐科威應算是第一人。他雖是人民以信任的一票票將之推上高位,但治理國家與執行政策卻仍得多方勢力的支持配合,否則也只能當個跛腳總統。因而眾所周知,佐科威正在背後仍須拉攏軍方與宗教的勢力,這也就是為何近年來政敵在社會上發動的反對抗爭,能一次次雷聲大雨點小的和平結束,若沒有背後勢力的支撐,印尼大概不會有這些年政治上算是穩定的國際評價。

然而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現在就是佐科威總統接受嚴重考驗的時刻,他這次是否會受制於背後強大勢力而強勢通過上述備受爭議的法案(當然也有媒體揣測,這或許是佐科威不需考慮連任後、藏了多年的真面目),又或者能順應、利用強大民意與背後勢力相抗衡而撤銷法案,這實在關係著國家未來的走向。

事實上印尼正值多事之秋。最東部的省份巴布亞(Papua)一直以來都有大小不斷的獨立抗爭活動,今年印尼國慶日(8月17日)後動亂更為加劇。巴布亞有著世界最大金礦,以前為荷蘭殖民地,1963年聯合國將巴布亞交給印尼管理,1969年正式納入印尼版圖。

這兩年來世界兩股勢力—-中國與美國,以世界版圖為戰場,相互不斷出招,雙方鬥得如火如荼。佐科威政府上任以來,大幅開放中資參與印尼公共建設,中國更藉東協之便,幾乎是傾巢外銷至印尼,這些舉措不但使印尼本地製造業哀鴻遍野,更直接導致印尼對於中國的倚賴加深,這也非美國所樂見。因而巴布亞現今的獨立抗爭運動是否背後有美國權衡利益後的介入支持,可能與如今香港持續抗爭背後美英的支持有異曲同工之妙。

上述法案與巴布亞問題帶來的抗爭都會為近期的印尼社會帶來一定的動盪。但與其他國家不同的是,其他地區的抗爭多選在週末進行(如台灣的各種大遊行、目前香港的撐港運動),但是在印尼的抗爭,絕大多數都是在週間進行,而且是上班工作時間,好像上班制。如若遇到週五的大禮拜,通常是選在午間大禮拜後才開始進行,下班時間就解散,如若有激烈暴力抗爭到晚上,天亮前也大致解散了。週末基本上就是大家休息,沒有遊行沒有抗爭。就算是有,也是寥寥數人,一下子就解散。印尼社會有些動盪時,一般人民上班上課總被影響,但是週末真是一切如常,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這樣的印尼式「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的抗爭型態真是讓人哭笑不得。總統佐科威就算再傷腦筋,週末兩天還是有時間可以喘口氣的。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