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日軍在吉里巴斯的「塔拉瓦玉碎」,令美軍相當不解

二戰日軍在吉里巴斯的「塔拉瓦玉碎」,令美軍相當不解
Photo Credit:United States Government@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塔拉瓦玉碎」並不是第一場玉碎戰爭,也沒有像阿圖島那樣被名畫家紀錄,但卻實是很早期的玉碎戰爭。美軍搶佔了塔拉瓦機場,也讓後來的作戰有更多順利進展的機會,一路往日本挺進,讓日本本土備受威脅。吉里巴斯在太平洋上的重要戰略地位由此可見。

剛剛和台灣斷交的吉里巴斯是1979年建國,還算相當年輕的國家,說他是小國不過分,因為領土連島嶼都稱不上,幾乎都是低平的環礁,人口也只有十一萬人。說大呢,也不離譜,這是世界上唯一個領土橫跨國際換日線東西和赤道南北的國家。

吉里巴斯最大的一個環礁就是首府所在的塔拉瓦島,這裡在太平洋戰爭戰史裡赫赫有名。這是美軍第一次在登陸作戰中遭遇頑強抵抗的地方,也是日軍採取「玉碎」手段戰到最後一兵一卒的代表性戰場之一。

1943年的瓜達康納爾戰役之後,美軍算是踩穩了腳步,開始研擬反攻計劃。一個路線由麥克阿瑟將軍(Douglas MacArthur)帶領,從澳洲北上,通過印尼、新幾內亞、菲律賓、台灣、沖繩抵達日本。另外一支部隊則由尼米茲將軍(Chester W. Nimitz)帶領,從夏威夷進發,準備透過現在的吉里巴斯、馬紹爾、塞班島、天寧島、關島,進擊日本本土。

美軍選定的第一個攻擊地點,就是塔拉瓦島。這是美軍陸戰隊首次在日軍防禦措施完備的基地實施奪島。日軍的吉里巴斯指揮官柴崎惠次在島上築有堅固的半地下室碉堡,他曾經誇口美軍就算有一百萬大軍,打一百年也無法奪取塔拉瓦。

Victory_on_Tarawa
Photo Credit:U.S. Military@Wiki Public Domain

1943年11月21日,經歷過瓜達康納爾戰役的美軍陸戰隊第二師啟動登陸作戰,日軍的火網讓登陸的美軍備受威脅。七十四小時的作戰,登陸的一萬八千六百名美軍中,死傷者達到三千四百名,「塔拉瓦的恐怖」絕非隨便說說。看過任何一個參與過的老兵回憶,或是看看當時留下的珍貴紀錄片,都會感覺到當年的戰場震撼。

為了奪島,美軍調來了戰艦「馬里蘭」,以艦砲強力轟擊日軍基地,也造成日軍重大的損傷,柴崎惠次將軍本人也在巡視前線時被砲彈擊中喪生。由於美軍佔了優勢,日軍最後的困獸之鬥,就是「萬歲突擊」。意指全軍在火網中向敵軍採取衝鋒,以肉搏戰爭取最後勝利機會。

日軍的「戰陣訓」當中,有不受生擒屈辱之類的說法,在部隊訓練時長官多會再三叮嚀的囑咐,這是美軍總無法了解的事。只是這樣的作戰方式既不科學、也無法成功。每每當日軍決定採取「萬歲衝鋒」時,早就已經兵疲馬困,離開戰壕陣地失去掩護,暴露在美軍源源不絕的補給線和火網前面,無異是自取死路。也因此日軍總在最後關頭因為「萬歲衝鋒」全滅,媒體取「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典故,稱之為「玉碎」。

畫家藤田嗣治,曾經在「阿圖島的玉碎」作品前,向每一位觀賞者敬禮。他在戰爭期間的作品備受爭議,被認為是支持軍方的帝國主義者。「玉碎」以為激勵士氣,掩飾戰爭失利的做法,顯然是軍方所授意。

因為「玉碎」的形容實在太美,美得容不下一點差池。因此曾經發生明明已經「全滅」,結果卻有少部分生還者時,軍方會尷尬地派遣存活下來的士兵參與更危險的作戰,以求犧牲。這種典型的「不解決問題,卻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做法,在水木茂的《全員玉碎》,或者是鴻上尚史《不死之身的特攻隊》,都有過類似描述。尤其是水木茂親身經歷過部隊玉碎,他卻獨活的處境,借用基層官兵之口,對於「玉碎」的不合理和批判,他有很深刻的反省。

塔拉瓦戰役中,日軍幾乎全軍覆沒,被俘人數僅有個位數。沙灘上五位俘虜垂頭喪氣的照片,至今仍是太平洋戰爭的典藏畫面之一。其實,這五個人很可能就是塔拉瓦戰役唯五個活下來的日本兵。塔拉瓦戰役雖然犧牲巨大,但沒有如柴崎說的要打一百年,事實上不到一百小時就結束。美軍站穩陣腳,準備繼續往馬紹爾群島進擊。

5_Japanese_POWs_on_Tarawa
塔瓦拉戰役後被俘虜的五名日軍|Photo Credit:U.S. Navy @ Wiki Public Domain

「塔拉瓦玉碎」並不是第一場玉碎戰爭,也沒有像阿圖島那樣,被藤田嗣治這樣的名畫家紀錄,但卻實是很早期的玉碎戰爭。美軍搶佔了塔拉瓦機場,也讓後來的作戰有更多順利進展的機會,一路往日本挺進,讓日本本土備受威脅。吉里巴斯在太平洋上的重要戰略地位由此可見。

吉里巴斯曾經短暫與台灣建交,卻又棄台灣而去。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說兩國關係是「歷經風雨,彩虹更燦爛。」中國會怎麼經營、援助吉里巴斯,目前尚未可知,但中國在海外製造援助的「債務陷阱」惡名昭彰,對吉里巴斯這種亟待開發的國家而言,中國完全不管國際規則的金錢援助既可能是即時雨,也可能是糖衣毒藥。只是這一波外交風雲,最不開心的應該就是美國。

吉里巴斯是太平洋中間地帶,美軍艦隊相當活躍,當年千辛萬苦從日軍手上攻下塔拉瓦,也是為了戰略因素。中國曾經在吉里巴斯建雷達站,讓美國感到芒刺在背,一般咸信2003年吉里巴斯和台灣建交,也很可能事先得到美國默許。現在吉里巴斯選擇重回中國懷抱,到底會不會像王毅說的有彩虹,可能不只是要看中國臉色,還得看美國那邊的風雨停不停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