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暴徒撕毀台灣連儂牆,是比法律更嚴重的國安問題

中國暴徒撕毀台灣連儂牆,是比法律更嚴重的國安問題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在台灣訪問的時候也遇到過一些從中共的洗腦教育中覺醒過來、認同民主自由價值的中國學生,但這類學生屈指可數,其他九成以上的仍然是「納粹中國」的「習特勒的孩子們」,他們在我演講時奉命前來鬧場,根本不配到自由世界留學和旅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從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三日台灣義守大學連儂牆被撕,緊接著東吳大學連儂牆也被毀壞,然後是文化大學、世新大學,再到中山大學,撕毀連儂牆的人士,從校園內的中國留學生擴散至來台旅遊的中國遊客(攜帶小孩的一家三口,連小孩也參與破壞行動),內容從言語衝突進展到肢體暴力,甚至還疑似有人冒充警員。僅僅兩週之內,有五所大學遭到暴力攻擊。台灣的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受到嚴重威脅。

中國暴徒(包括中國留學生和中國遊客)肆虐台灣,肆意破壞大學校園內的連儂墻,甚至暴力毆打香港學生和台灣學生,已經在台灣(此前亦發生在其他國家)形成一道「靚麗的風景」。我個人的建議是,對於此類中國暴徒,必須繩之以法,或者直接遣返回中國,並禁止再次入境。

儘管我在台灣訪問的時候也遇到過一些從中共的洗腦教育中覺醒過來、認同民主自由價值的中國學生,但這類中國學生屈指可數,其他九成以上的中國學生仍然是「納粹中國」的「習特勒的孩子們」,他們在我演講時奉命前來鬧場,面目猙獰,舉止暴戾,根本不配到包括台灣在內的自由世界留學和旅行。

我在臉書上作出遣返若干中國留學生的建議,立即有台灣臉友發言說,台灣是法治國家,一定要依法行事,不可操之過急。我對這種鄉愿的立場不以為然。首先,台灣是否真的是法治國家,我相當懷疑。陳水扁卸任後遭到司法追殺,而馬英九卸任後卻能趴趴走,難道不是對法治的嘲諷嗎?其次,中國人在台灣踐踏民主自由,已形同黃禍,不單單是法治問題,更是國家安全問題。美國在珍珠港遇襲之後,將數十萬日裔美國人關進集中營,雖然不符合法治原則、多年後美國政府也公開道歉,但在當時是迫不得已之舉,防止了第二次珍珠港事件發生——當時確實有定居夏威夷的日本僑民充當間諜,搜集情報送給日本軍方,美方的舉動也是出於無奈。

台灣政府反應遲鈍。蔡英文總統說:「不管在校園裡還是校園外,任何暴力行為,無論施暴者是什麼身份,我們都不會容許、更不會姑息!」話雖如此,但政府能否將這一宣示付諸實施,我心中存疑。此前發生過諸多類似事件,中國暴徒通常都能蒙混過關,安然無恙。

有網友質疑說,蔡英文的說法「看似義正辭嚴,其實是試著把中生打港生的事情去脈絡化,去意義化,通俗化,一般化的說詞。」中生打港生,中生跟港生這兩個身分,在現在這個時空當然有其特殊性,這會跟竹聯幫的小弟進到學校打人一樣嗎?台灣政府以中生比照其他國際學生,但問題是世界上揚言要併吞台灣的只有中國,絕大多數中生是中國吞併政策的支持者乃至馬前卒,中生憑什麼比照其他國際學生?

台港大遊行  民眾拉起人龍連儂牆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灣的諸多大學,尤其是一些私立學校,因為仰賴中國留學生的學費,以及看重中國市場,對中國卑躬屈膝,在處理中國暴徒橫行校園一事時,通常加以姑息和偏袒。比如,世新大學校方要求撤下連儂墻,進而要求港生以個人名義申請更換連儂牆地點。世新港生表示,這是對港生的「冷暴力」,甚至有港生當場著急落淚。前世新大學副教授、高教工會秘書長陳政亮表示,從現任校長吳永乾上任後,以高壓管制學校,對校方不利的行動、言論都會被撤下。而這位吳永乾校長,是此隨同台灣親中媒體代表團赴中國朝拜的唯一一名大學校長,其深藍加粉紅的立場毫不掩飾。與之相似,義守大學創辦人赴中國拜見國台辦負責人,卑躬屈膝,點頭哈腰,一幅奴才相,何其不堪,其創辦的學校焉能有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

台灣的大學校長和教授們,應當像中山大學陳至潔教授那樣,奮起捍衛校園的自由民主。陳至潔在臉書上留言說:「敢動我的學生,我就動你。來一個我就動一個。校方要是想私了和解什麼的,那你校長就不用幹了。同學們,要是發現有人破壞文物,就蒐證,圍住他們,立刻報警處理,也告訴校方。他們敢動手,就不要想著可以脫身。校園是言論自由與人身保障的聖地,你賤格自己反對港人與台灣追求的基本人權與民主體制,我沒有尊重你的任何必要。警察,憲兵,海巡,調查,國安,你們要是受案而不處理,或是想大事化小,就等著被納稅人唾棄!」這段話擲地有聲,讓人肅然起敬。

任教於加拿大約克大學的台灣學者沈榮欽也評論說,對於中國暴徒的暴行,台灣學生與校方的回應相當軟弱無為,台灣教育部將之視為大學自治事項,也不敢進行干預,任由各校自行處置,結果是將一個可能具有擴散力的集體行為,分拆為各校獨立的事件,進而忽略了背後更大的企圖與協調的可能,反而顯得台灣當局對此回應遲緩,更凸顯出台灣人不敢捍衛民主價值的決心。長此以往,中國各色人等在台灣將更加猖獗地從事顛覆活動。

沈榮欽建議說,世新大學校長與學生會,應該參考一下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McMaster University)的處理方式。此前,維吾爾族人權活動人士受邀在該大學演講,演講過程遭到中國學生騷擾。其中一位在會場大吼大叫的中國留學生,公然告訴加拿大國家電視台CBC,他們的行為受到中國政府指揮。隨後,麥大學生會發起投票,正式取消受中國大使館資助的「中國學生與學者協會」的地位,從此該協會不再具有法定地位及享有校園資源。麥大學生會表示,這是要保障學生表達意見能夠享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因此,沈榮欽追問說:「連加拿大學生會都能如此果斷,台灣世新等校的校長與政府當局能無愧乎?」

香港的厄運,對台灣的來說是前車之鑑。台灣生存,仰賴於台灣人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意志。連到台灣侵門踏戶的中國留學生和遊客都不能處理,又如何像「銅豌豆」一樣挺過中國的武力威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