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落於現實與想像的動容影像: 寫在「in臺南・無影藏」評審之後

錯落於現實與想像的動容影像: 寫在「in臺南・無影藏」評審之後
Photo Credit: in臺南・無影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群熱情的影像創作者深入府城,在「in臺南‧無影藏」競賽中以手眼並重的專注力與創造力,為有形與無形的文化資產繪製一部部在敘事上讓人驚艷、在技藝上教人耳目一新,及在情感上動容的作品。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孫松榮(國立臺南藝術大學動畫藝術與影像美學研究所教授)

動態影像在當前臺灣,無所不在。從業餘與專業的拍攝者、影展到競賽,比比皆是。對於一個凸顯地方性且以文化資產影像作為競賽主旨的「in臺南・無影藏 2019年臺南市文化資產影像競賽」而言,動態影像的意義,一方面意味著宣揚古都的文化圖景,另一方面則賦予那些表徵臺南歷史面貌與精神的各種文化資產當代性的涵意。再者,前來角逐豐厚獎金的競賽者,不是大多來自受過專業訓練的學生,就是各行各業的老百姓。這群熱情的半專業者與業餘者深入府城,以其手眼並重的專注力與創造力,為有形與無形的文化資產繪製一部部在敘事上讓人驚艷、在技藝上教人耳目一新,及在情感上使人動容的作品。

一般來說,能在影展上脫穎而出的作品,關鍵之處,與優質的編導與技術等核心層面脫不了關係。然而,這對於「in臺南・無影藏」來說未必足夠,前提是影片主題與內容須符合文化資產的定義。此一限制也可視為創意的想像,致使參與者的作品必需在天馬行空之際,給予接地氣的歷史感。同時,他們亦不能忘記在忠實地為形形色色的文化資產描繪具體肖像時,遺漏了最為適宜的影像與聲音等面向的思辨與配置。歷史與技術、文化與美感之間,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是故,可以如此形容「in臺南・無影藏」的挑戰:從文化資產著墨、為古都造形,以影像寫史。

這次入圍到決審的影片共有二十部,從紀錄片、劇情片、動畫片到實驗片皆有,充分體現參賽者藉由不同媒介展開創作表現的現象。在這些作品中,我尤其對三部分別來自實驗、劇情與動畫的作品印象極為深刻。值得一提的,它們的特殊之處,能在以紀錄片為參賽大宗的眾多影片中——如獲得首獎的《神舟》即閃現一種強烈吸引著人的耀眼光芒,誘使觀眾能以不同視野看待以文化資產入題的動態影像,如何在未明、感性及想像的在地世界中,緊密地與自身對話、凝視死亡,並想望未來。 相對於《神舟》紀實地聚焦於王船匠師林良太一生奉獻給造船工藝與王船祭典的事件,分別名列前茅的《阿公》、《令》與《惡水淨土》則慧心巧思轉化文化資產的涵義。

《神舟》劇照
Photo Credit: in臺南・無影藏
《神舟》劇照

《阿公》是一部發人省思的動畫片。它的獨樹一幟,在於導演有意將那些在葬禮中顯得喧囂與過度的元素(例如「孝女白琴」)與主角小男生之間的關係給區隔開來。儀式僅出現在片名之前的段落,自此之後,影片著重小男生的視角及其心理感受,尤其是在守靈之夜時,他如何在半夢半醒間,奮力追尋阿公騎著摩托車離開的時刻。這個時刻展現動畫作為形構葬禮追念逝者已矣的核心意義。葬禮最重要之處,與其說是顯得矯飾味道的儀式,倒不如說是生者內心的沉澱。

《阿公》劇照
Photo Credit: in臺南・無影藏
《阿公》劇照

而劇情片《令》,亦有類似的影音張力。與《阿公》一樣,讓人刮目相看的,並非是八家將的陣勢與威武,而是導演如何讓傳統文化在男主角身上發生作用。當在家將團擔任文差的男主角猶豫是否北上參加考試還是出陣時,神秘而靈光般的家將樂聲響起,誘發男主角在巷弄裡尋往王爺廟的路口。不僅如此,鏡頭一轉,街道和周邊建築紛紛染上色彩,人物的臉上換上文差臉譜,他隨即進入超寫實的世界,與神明對話,定奪自己的未來。

《令》劇照
Photo Credit: in臺南・無影藏

至於《惡水淨土》可謂是參賽作品中風格最特別的一部。一來,這與作者身為錄像藝術創作者有關,另一方面則是他有意識地透過慢動作來補捕捉臺南土溝龍武陣。當然,這不是譁眾取寵的作法,而是藝術家希冀以此來招喚這個遠在「二二八」事件中即遭中斷的陣頭。所以,《惡水淨土》接近一種重新復活失傳文化,甚至將具有反抗政權相關的武術身體活化起來的意圖。由此,文化資產不僅是一種表徵傳統之物,更是一種與歷史、時間,記憶有關的政治寓意。《惡水淨土》遂不折不扣是一部介於現實與歷史、寓意與想像的作品。

《惡水淨土》劇照
Photo Credit: in臺南・無影藏

這三部作品的出線,代表意欲表述文化資產的作品並非純為直接且紀實的產物,實際上,還有許多尚待思辨之物,例如哀悼、凝望,創傷等,皆為不可被分割的情感元素,實屬作為體現文化資產的動態影像之吸引力與趨力所在。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